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南方植物:莼菜 张羊羊  

2013-11-02 06:46:53|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方植物:莼菜  

张羊羊

 

看到有人把太湖的春莼菜誉为“水中碧螺春”,觉得这个类比还算恰当,太湖莼菜和碧螺春一样,采摘工艺都是一芽一叶,颇费功夫。只是“碧螺春”我是着实爱喝,莼菜却不太爱吃。莼菜美名传诵了千年,我这一说有点不厚道,却也是真心话(就像莼菜的文章写完了,后来丢得无影无踪,本不想再写了,觉得再写也写不出第一遍的感觉,因心存牵挂重写一遍,写着写着却觉得比写第一遍更有意思,这也是真心话)。

《诗经》里第一个出场的动物是雎鸠(南方也叫水老鸦),第一个出场的植物是荇菜,我以为就是南方水乡的莼菜。但黄河沙洲边的荇菜是孤独的。另一种植物茆菜似乎更像莼菜。泮水,出曲阜西流入泗水,在那里可以“薄采其芹”、“薄菜其藻”、“薄采其茆”,如此丰富的水生植物品种,似乎更符合莼菜的生长环境。李时珍在《本草纲目》里就为莼菜释名为茆,并把它的大致习性描述了一下“莼生南方湖泽中,惟吴越人善食之。叶如荇菜而差圆,形似马蹄”。荇菜和莼菜长得那么相像,我估计到现在也有很多人难以将它们识辨,不知道是不是同一植物因为南北气候、地理的差异,产生的两个异种,何况已有“南橘北枳”的先例。

莼羹鲈脍,一个并列式词组,两道佳肴,不管尝没尝过,多少也能引起你几份想象,咽几下口水。然而,“莼羹鲈脍”是一个事件。《晋书?张翰传》载“翰因见秋风起,乃思吴中菰菜,莼羹,鲈鱼脍,曰:人生贵得适志,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驾而归。”当年苏州人张翰在洛阳做官时,齐王司马冏执政,召授他为大司马东曹掾,张翰见王室争权,于是托言弃官还乡,不久,齐王冏败,张翰因此得免于难。以前读李白的《行路难》只觅得“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的豪迈之情,理解了“君不见吴中张翰称达生,秋风忽忆江东行”的所指,才懂得政治原本就是这么残酷,不免感慨万千,张翰还是有远见之明的。宋人王贽就在诗中写道:“吴江秋水灌平湖,水阔烟深恨有余。因想季鹰当日事,归来未必为莼鲈。”

“陆之蕈,水之莼,皆清虚妙物也”,李笠翁拿陆地上的各种菇和水中的莼菜做羹,加上蟹黄和鱼肋,起名叫“四美羹”,据他所言是客人尝了以后都赞叹从今以后看到别的东西都不想动筷子了。其实我挺喜欢李笠翁的文字,不乏精到绝妙的观点,有时却也感到他的话有点过,且不说他的“四美羹”制作排场有点类似《红楼梦》里一道叫“茄鲞”的美食,那味道也有点喧宾夺主的味道。同为食客,我感觉袁枚的烹饪理论基础更好些,也适合当一位某某宴的评委,他对于美食的评价更为中肯也更为专业。

西湖莼菜汤,我没喝过,号称“江东第一美品”。西湖醋鱼我是吃过,很一般,有说是青鱼最佳,无青鱼鲤鱼也可代庖,我连草鱼、鳊鱼为料的也吃过,都难配得上“西湖第一珍馐”的称号。倒不是我受太湖的恩惠胜于西湖,就说太湖好,我只是对西湖不怎么信任,杭州城只是一只略大的盆景,西湖大概是盆景里的一点装饰,手工痕迹太重,不接天地之气。而太湖就如同一个庭院,内容毕竟比那只盆景要丰富得多。太湖的白鱼、银鱼随便捞一捞,蒸一蒸,撒把点盐花,都不知要比西湖醋鱼要强上多少倍了。即便如此,太湖的莼菜也未见得有多好吃,喝到嘴了嚼也不是,抿也不是,干脆就咽了,柔滑倒是柔滑,却总也找不到所谓的“清远之意”,味道有点四不像。所以再看到类似明人袁宏道《湘湖记》里的记载“清液泠泠欲滴,其味香粹滑柔,略如鱼髓、蟹脂,而清轻远胜……其品可以宠莲嬖藕,无得当者,惟花中之兰,果中之杨梅,可以异类作配耳”,总觉得说得有点玄乎,也过了。大概是江南向来多出才子,他乡为官,每每思念故乡了,就想起水乡的风物和小时候妈妈做的菜,于是莼菜也和其他一些水乡特产一样,进入诗文,成了思乡的产物。

中国人向来喜欢“8”这个吉祥数字。红菱、茭白、莲藕、水芹、芡实、茨菇、荸荠,如果没有莼菜,就变成江南“水七仙”,那怎么能行?于是莼菜被邀请了进来。凭我口感,这八样水生植物中,我最喜红菱,其次荸荠,再次莲藕,这莼菜连茭白也无法相比。况且,莼菜与另七种的性格已有相离,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一书中就有莼菜的形态特征和性状,及其栽培方法的记载。在明以后的救荒所需食物中已经找不到莼菜的影子了,大概也可以看得出它已颇显“富贵”之态。

说是这么说,没有吃过莼菜的也不妨尝尝,毕竟也是二十一世纪为数不多的生态水生蔬菜之一了。然后感受感受,它的味道与你所读诗句里的形象究竟有几分吻合。但莼羹还是无法与鲈脍相提并论的,至少我觉得。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