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乡村四季 张海峰  

2013-11-28 13:56:24|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乡村四季

张海峰

 

 

我的家乡在冀西北的蔚萝大地上。小五台山上还是皑皑白雪的时候,料峭的春风已经迫不及待地催开了山脚下片片杏花,白的、粉的,争着、抢着,竞相绽放,给沉寂了一冬的田野带来新的气象。

差不多过了春分节气,冷飕飕的风才变得温煦起来,但这并不妨碍春天的脚步。柳枝发青,变得轻松活泛,一夜之间,缀满点点鹅黄,老远望去,如烟似雾,随风飘拂。顽皮的孩童折下柳枝,拧成简单的柳哨吹,声音单调,却掩不住那一份满足的惬意。

枯草中有新绿探出头来,一阵阵春风过后,你会惊奇于小草快速的生长速度。农人放出圈养了整整一冬吃着干草的绵羊,绵羊舒展着筋骨,在草地上欢快地奔跶着。

燕子从南方飞回来了,我看到它矫捷的身姿在空中留下一幅幅剪刀的优美图案。农人堂屋横梁上燕子的巢穴,完好如初地留在那儿不曾受到丝毫破坏。农人已经打开了堂门上方的横窗,迎接燕子的归来。与麻雀不同,在农人眼里,燕子是一种代表吉祥和勤劳的益鸟,是春天的使者,它的来去被当成农事的一部分。家里的老人总是告诫孩子们说,逮什么鸟玩也不能逮燕子玩,更不能打燕子,否则会得红眼病。有了燕子的加入,农人的房舍里就充满了欢声笑语。看着雏燕张开嫩黄的小嘴叽叽喳喳等着母燕哺食,听着其间的呢喃细语,心中不禁生出一种幸福和温暖的感觉。

壶流河上的冰雪慢慢融化,河水陡涨,波光粼粼。河畔的田地里,耕牛稳健地从一头走向另一头。春风拂面,农人在混合着粪香的新鲜泥土中播下希望的种子。

 

 

夏来了,田野一片葱茏。树荫下,孩童抬头望着高大的杏树上黄灿灿的杏子,嘴里生津,使劲摇一下树干,扑簌簌落下几颗大黄杏,滚进田埂的杂草丛。蹲着薅苗子的母亲站起来转身一顿斥责,讨吃小子,不怕叫看园子的人看见?那可是要罚款的!孩童瞥了一眼母亲,汗珠正从她嗔怒的脸上滴落到脚下的黍苗上。

入夜,闷热的天气把农人蒸出了屋子。炊烟升起,小小的饭桌摆在了院子里,咂一口二锅头,嚼几粒花生米,吃两口豆腐干,和着阵阵蛙鸣,直喝得大汗淋漓。孩子们点燃了蒿草在院子里绕着圈儿熏蚊子,整个院子弥漫在酒香和草香之中。

家乡十年九旱。抚摸着灰恹恹的庄稼,农人常常发出连串的叹息声。看到西北的天边泛起乌云,农人赶紧拎起碳铵、锄头或薅锄子,随手拎一顶草帽,扯一块遮雨用的塑料布跑到地里施肥,哪怕会被浇个落汤鸡。酣畅的雨水让庄稼又打起精神,变得绿意盎然,吱吱的拔节声,让农人止不住笑出了声。

雨大了也不好。村边有一条干沙河,平时只有一小股水。那一年,农人把从麻潢里捞出来的沤过的白麻,均匀摊开晾在沙河里。突如其来的一场瓢泼大雨导致山洪爆发,洪水卷着大大小小的山石隆隆作响,由远而近从沙河一泻而下。农人看着满沙河的白麻全部被洪水冲走,干着急没办法。洪水很快漫到了沙河边的小学校,水就在校门口的门槛处一漾一漾的,却始终没有冲进校园。后来,校园里开始流传着一种说法:学校院里那一尊巨大的头朝南的石龟下面埋藏着一颗避水珠。

 

 

秋呆子最毒。农作物在干辣的阳光照射下,秸秆慢慢地枯黄萎缩,果实一天天充盈着,饱满着,成熟着。

粉嫩的玉米须变得黑红干枯,绿色苞皮变得干黄开裂,里面露出金黄的玉米棒子。风中摇摆的黍穗将植株齐齐压弯了腰,中秋节的时候,农人就可以吃上新鲜精到的黄糕了。豆叶由黄转黑,大部分脱落在地里,豆荚干裂的声音在骄阳下发出咔吧咔吧的声音,农人只能在清晨时候到地里拔豆子,然后在太阳钻出山巅的时候背着一捆豆秧,沾着两裤腿秋露的湿润回到家。细长的高粱秆子在地里总是鹤立鸡群,火红的高粱穗在一片金黄中成为凸显的点缀。庄稼地里随处可见吓唬麻雀用的稻草人、破布人,可一声吆喝后,还是会看到一群麻雀从地里面扑楞楞飞起来,转而落在另一片田地。走在田埂,偶尔会有一只石鸡或半尺子从脚下的草丛嗖地一下窜出老远,吓人一跳。

收割回来的庄稼都堆放在场面上。农村的孩子不放暑假放秋假,年龄稍大的孩子帮着家里大人在场面上摘黍穗、碾豆子、扇谷子,小孩子则把场面当做了玩耍的乐园,要么拿着葵花杆子玩打仗,要么就是玩做迷藏的游戏,在堆积的各种秸秆中掏个洞钻进去,不让同伴寻着,当听到外面说找不到认输的话后,才从里面出来,头发上粘满草秸和碎末,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

地里空旷了,村边的小河又显现在人们的视野里,像一条弯曲的带子,在秋光下泛着亮光。腌菜的时令到了,母亲们推着独轮车的,拎着荆条筐的,抱着笸箩的,来到小河边。清澈的河水里映出母亲们的绰绰身影,一转眼又被洗菜激起的涟漪搅碎。大白菜、圆白菜、黄家菜、白萝卜、蔓菁、芥菜等等,经过母亲们的双手,洗濯得干干净净。唰唰的洗菜声,嘻哈的说笑声,伴着哗哗的流水声,绕着平整的田畴一路淌向下一个节令。

 

 

下雪了。雪花乘着夜色,簌簌飘落,温柔,轻盈,落在屋顶,落在矮墙,落在草棚,落在屋檐下码得整整齐齐的玉米棒子上,落在微曲的小土巷,落在长满青苔和榆树丛的堡墙上。这是上天送给农人最好的最圣洁的礼物,让他们疲惫的身体得到放松,让他们体味到“冬天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的喜悦。

雪后初晴。黛青色的大南山披上了一层素装,矗立在萝川大地上。喳喳的喜鹊和哇哇的乌鸦不时从天边飞过。整个田野一片银白,表层结了冰的小河依旧哗啦哗啦地淌着水。几棵老柳树突兀地挺立在雪地上,没有绿叶的风韵,却由于雪花的妆点显得素净、丰满、高雅,在蓝天映衬下,透出一种冷冷的美,静谧的美。用脚使劲跺一下树干,毛绒绒的雪花顷刻从树枝上纷纷落下,四处飞散,灵动悠扬。

一起滚雪球、打雪仗、玩“少林功夫”的伙伴中,独少了一个年龄大我们很多的领头大哥,他考上了一所中专学校,几个月前离开我们到外地读书去了。记忆中,村里还没有谁家的孩子这么出息过。每每遇到他的父母,人们总免不了站着闲聊一会,打问孩子的学习和生活情况,打问孩子是否来信或是回家了,谈笑间无不露出羡慕的眼神。

临近年节,村里开始组织喜欢热闹的大人孩子们排练过年的节目,踩高跷、扭秧歌、耍大头人,敲锣打鼓,十分热闹。过年的时候,高跷队要绕街转巷,给各家各户拜年,欢庆新春,送去祝福。农家人热情招呼,递上红包,高兴地欣赏农家人自己的节目,笑容堆满了一张张写满辛劳与沧桑的脸庞。

又下雪了。柔柔的雪花落在我的村庄,落在红红的灯笼上,落在农人恬静的梦乡。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