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一纸江南(以此文代序) 张羊羊  

2013-11-05 18:10:18|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纸江南(以此文代序)

《嘉泽笔记》序

张羊羊

  

“嘉乃丕绩,泽润生民”。据说是辛亥革命后,某个小镇巷口的一幅对联。

我读懂了下联,未读懂上联的所指。只知“嘉乃丕绩”出自《尚书·大禹谟》。

这个小镇取联首字为名:嘉泽。我记得以前坐中巴车时,上面有途经路线“加泽”。嘉泽比加泽好,嘉泽有“好水”之意。

大禹治理过太湖流域,嘉泽东邻西太湖(滆湖),想必大禹与嘉泽多少有点关系。动物都有逐水而居的本能,人更如此。政治家大禹力治水患,才把许多坏脾气的水变成了好脾气的水。

和好脾气的水一起生活,人才可获取幸福。所谓“江南水乡”大抵更有着水文化幸福的肌理。

花都水城,在21世纪已经变成一个遥远而奢侈的地理方位。

此刻我想把这个诗意的名字,献给一个叫嘉泽的地方。

我曾经在一篇文章里写过:我相信还有很多地方住着孩童时代记下的面孔,鸟儿也有纯洁的爱情,草木过着自己的幸福生活。“花影不离身左右,鸟声只在耳东西”,大地耐心的教诲缝补着我们不洁的创伤。

当我走过嘉泽的村村落落,那鸟的天堂,那花的海洋,我发现与我之所信重逢了,这原本只是习以为常的事,而今却变成了难得的快乐。我从城市生活的桎梏中摆脱出来,仿佛重新获得了人性。那一刻,我与阿勃拉莫夫所认为农村应该永存的心灵碰撞,“因为人性的贮存器之一,就是土地,动物和人同它们的交往”。

当你走进嘉泽,你会因为敬畏获得某种神圣的柔软,那里还有荷兰画家霍贝玛300年前的油画《树间村道》的底稿:

我们晃荡在乡村野地

有时候看上去真像流浪汉

可能连野狗都不搭理我们

但有时候我们也很像国王

列队的树木就是我们的仪仗队

是的,那些树会拯救我们日益自卑的心灵。

在工业文明的速度与城市进程的力量面前,我的内心有些无助而悲凉。

江南,应该是一个朴素、细腻、明媚的名词;

江南,不该是一个华丽、粗糙、黯淡的动词。

在速度的谋杀中,江南是否最后消亡为一纸之梦?

嘉泽还留给我一些梦,究竟梦醒何处,我尚不知晓。当我突然面对孩子那一双清澈无暇的眼睛时,我想的是,总该留下一丁点记忆给他们吧,祖辈曾经生活过的地方,那不只是纸上的江南,那里灵动而鲜活:

我们从湖泊、星星

昆虫、树叶……那里

看见了善良的眼睛

在平原和山河边

纷纷认领回

村民、渔民和山民的身份

我相信,有一天

我们将达成共识

一日三餐

享用着适度的文明

我们相亲相爱,生老繁衍

在安宁中度过一生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