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安心云乡处 周伟  

2013-12-25 08:21:29|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心云乡处

周伟

 

  七月流火时,哪里都不想去。每天晚上,也总是静不下来。

  忽一日,接到电话,问我去安化吗?安化——是黑茶之乡,是散文家叶梦大姐挂职的地方。我略一停顿,当即应允。打点尘世的行囊,我辗转两次长途客车,山路弯弯,一路慢悠悠,作非非想。遥望窗外,青山如梦。呵,一叶青梦到安化。

  夜晚的安化,是酣睡在深山的老人和小孩。不经意间,我看到他们的浅浅的梦笑,是那般的美丽和动人。以58岁高龄挂职两年期满的叶梦大姐,在她依依不舍的汇报中,令我最为动容的是她的“我的父老乡亲系列”摄影作品,有那么多的老人和孩子,有那么多的笑。他们的笑是那么的干净,那么的清爽,那么的阳光,那么的纯粹,那么的甜美。我曾经被叶梦大姐的名篇《羞女山》久久地感动着,不料想她的并不专业“笑”的摄影滋润了我的眼睛,滋润所有在场人的眼睛。叶梦大姐在她一篇文章中动情地说:“他们的笑容是那么干净,就像冬天的阳光那样温暖人心。干净的笑容可以过滤我们的浮躁,是我们的精神营养补充剂。在这个寒冷的冬季,笑容让世界温暖。”是的,就是这一张张笑脸,我记住了安化,记住了在深山中挥汗如雨的老人,在水塘边洗着萝卜青菜的老人,迎着烈日拖着板车叫卖的老人,等待日落和儿子归来的老人,还有大山深处花朵般的孩子一瓣一瓣花瓣般的笑容……一路阳光,一叶青梦,一世情怀。我不由地想起我的家乡,想起我的父老乡亲,想起我的童年。

  如水逝流的时光,和自然万物,是时空老人的杰作。在偌大的柘溪水库里,头顶蓝天白云,脚下绿水白浪,纵目青山如黛,我一身的尘俗瞬间被淘洗得干干净净,我也同时感到人是何等的渺小和微不足道。蓝天上白云朵朵,让我想起小时候采摘的一朵朵棉花,没有一丝杂质,干净温暖柔软。小时候,我总是幻想着,飘飘荡荡,自己一会儿就上了九天云霄,伸手叉脚睡在云朵上,舒舒服服一觉睡到大天亮……遐想中,我们坐的冲锋船一会儿慢了下来,过了不久,又慢了下来。我有些奇怪,一问,才得知是在让过身边的一条条小船。如若不慢下来,一个个波浪就把小船掀翻了。望远处,一个个小岛,像一个个刚出笼的馒头,清晨的白雾像篜腾上升的一股股热气。忽然,我看到一个小岛上有一头白狗立定在那里。独独一头白狗,它看见我们的船,只轻叫了三两句,我们的船就慢了下来,朝那头白狗靠过去。靠近了,白狗甩甩尾巴,又朝它身后望望,一个老人送着一个小孩从绿荫处显了出来。这时,船上有人说,是小孩去上学呢。哦——晃忽中,我再一次看到了自己:上小学时,老白(我家的狗名)摇着尾巴一路跟在我的身后,慢腾腾地送我去大队部;上初中了,我要去10多公里外的小镇,老白每回送我时总急急地走在我的前面,时不时回过头来催促我,然后它就守在公路边坐等过往的那仅有的一辆班车。因了老白的忠诚,初中三年我从来不有错过班车。没有老白的日子,我独自在城里赶生活,却总是错过了人生的一次又一次机遇。

  此行,因了主办方的路线选择,我错过了一次走茶马古道的机会。但我仿佛看到马蹄印深深浅浅,马蹄印密密行行,耳边总是回响着悠远的马铃声,马蹄声急,马蹄声碎,在崇山峻岭和山涧溪流之间,绵延着,神秘着,传奇着……有心感知,我错过了古道,却回到了从前。在山这边,天上白云悠悠,满坡茶叶青青,远处炊烟袅袅,近处牛铃叮当,山歌嘹亮。我仿佛听到清晰悦耳的采茶歌:三月清明茶芽发,姐妹双双采细茶;双手采茶鸡啄米,来来往往蝶穿花……谷雨采茶上山坡,男男女女在一坨;心想和妹讲句话,筛子关门眼睛多……在白沙溪茶厂,我看到安化荡气回肠的千两茶制作场景。被誉为“世界茶王”的千两茶,采用上等的安化黑茶为原料,将黑茶发酵、蒸制后放入竹篾篓里,然后在一声声劳动号子中应运而生,传之久远。“压起来咧——把杠抬呀;重些几压咧——慢些几滚呀;小杠要绞匀咧——捆篾撒锁紧呀;压一轮咧——滚一轮呀;哦哦里喂耶——喂喂里哦呀。压了一轮来二轮呀;大杠压得好呀;脚板稳住劲呀;小杠绞得匀呀;粗茶压成粉呀;细茶压成饼呀;好茶销西口呀……压好了二轮来三轮呀;步步地进,步步地滚呀;压出好茶治百病呀;黄肿包吃了能消肿呀;止住泻病喊得应呀;又止渴来又提神呀;无名肿毒冒得生呀;止咳化痰诊痨病呀……”定型后松箍、杀篾、锁口,放在露天处,日晒夜露,自然发酵。七七四十九天,大功告成。

  茶叶是劳动的产物。在采茶和制茶的过程中,我看到了劳动的美丽,还有从前的传统和乡村的智慧。在伏天里,在洒了盐的黄土上,他们知道力量是多么的重要,劲往一块使,不拍打不成器。日晒夜露,吸天地之灵气,取日月之精华,承雨露之惠泽。在白沙溪茶厂的陈列馆里,我看到最初的安化黑茶分为四等:天、地、人、和。一下,让我醍醐灌顶——天地人和,是安化黑茶的秘笈!在乡村,茶是饮料,茶有时又是饱肚的食物,茶有时还是医病的良药。用荷叶、棕、竹蔑篓,这些农家的常用物品,把生命本真的黑色贮藏起来,不馊,存久,易运,搬树桩、砖块一样,经茶马古道,运往西北,行销海外,传奇人间。处远方之远的人哟,黑茶一饮思乡月,玉笛轻歌梦故人。

  在外的人多想回到故乡看看,那就随着我的脚步去洞市老街走走,去永锡桥上望望,在贺家祠堂里驻足追远……

  青石板铺就的街道,蜿蜒在木屋与木屋之间。踏着一级一级泛着亮光的青石板,宽宽窄窄,长长短短,我仿佛从远古走来,也好象是向昨日的驿站走去。街两边一律古朴高深的木屋,旧招牌依稀可辨,沧桑中透露出往日的兴盛。凝神间,似乎听到商贩们吆喝如歌,叫卖似曲。檐外,挂着的一盏盏纸篾灯笼,随风飘曳……老街已老,后人还在,他们没有像一般游区景点的生意人一样,走向前来,热情洋溢,兜售种种赚钱的小把戏。他们一个个淡定、从容、悠闲,我看得出他们过着幸福自在的日子。在他们面前,我们一身都市的喧嚣荡然无存。在老街的尽头,很多游人都围在一个四五岁孩童的面前,大家手中的照相机闪个不停。我走拢去看,孩童系着肚兜,握着一柄短锄,在黑土地里扒翻着蚯蚓,神情是那样的专注和兴奋。是呀,我小时候也是这样的,翻出一根根蚯蚓,然后去塘边钓鱼,一坐一整天,日子有了盼头,日子过得飞快。

  在贺家祠堂里,我最先看见的是祠堂的粮仓,那是我最熟悉的地方。在故乡,我常常在月夜里趴到粮仓里呼呼大睡,惹得母亲总是急急地满院子里找寻,最后总是奶奶找到我。奶奶从不打扰我的美梦,她在一旁陪着我,等我自个儿睡醒了,再陪我数天上的星星。我和伙伴们,有时还在粮仓里捉迷藏,翻筋斗;有时一个个,自个儿把自个儿埋在谷物里,做着各种鬼怪表情;有时,还把一块块仓板拆下来,装上去,弄得满头大汗,快乐无比。当然,祠堂有时也是严肃的地方,不准我们细把戏去凑热闹。是的,我在贺家祠堂里也看到一块“族规民约”的牌子挂在显眼处,里面的内容是整肃族规,教人立本,诸如奸淫、盗窃、打家劫舍者等都是要严惩不怠的。今天,我仍然这样认为,那时的族规民约是一个时期的道德规范,对当时乡村的和睦和安宁,其作用不容小觑。

  离开安化的前一天,山寨里举行了一场篝火晚会。大伙的兴奋如火苗越烧越高,感怀,表演,舞蹈,歌唱,唱和,掌声雷动,欢呼雀跃……山寨沸腾了。而我只是远远地观望着,一个人在月夜下走着,走着,走出了好远好远。晃晃忽忽中,我想我是走进了我的“云乡处”……

  从安化归来,我给我的书斋取名“云乡处”,还试作了一幅楹联:云乡不可期,安心还归去。我不管联作得工不工整,字写得好不好,心里却满是熨贴。茶余饭后,钻进“云乡处”,静下心来,赏读古今名著,神游八方,乐在其中。

  一日,我翻阅着已故老作家邓云乡的一本小书,时有喜欢处,时有感动处。我想,我是真切地感受到书里浓浓的乡风土俗和掌故风物,我是被一篇篇精短文章的白描之美大大地感染了,我是被作者字里行间的恋乡之情深深地感动了……

  我本是一个不好游的人,对游历的文字也总是不屑:游人如织,走马观花,游山玩水,照相留影,购物小吃,到此一游,游而记之,仅此而已……古语云:“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或许,我的游历,在乎于心,我总是在找寻一个心灵栖息的云乡处。在安化,在柘溪水库,在森林公园,在茶马古道,在关山峡谷,在洞市老街,在贺家祠堂,在永锡桥上……蓝天白云下,绿波白浪上,远远地观看着篝火晚会,喝着安化黑茶凝神玄思之际,我或许找到了……

  离开安化时,警官作家杨远新要我在他的留言本上留言,我不假思索地挥笔写下了几个字:文学如梦,心安是福。是的,想不到,流火的七月去安化,我竟有了一种放下一身尘世回到从前的感觉。

“松门松菊何年梦,且认他乡作故乡。”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