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送田姨上山 孙文芳  

2013-12-31 17:50:32|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送田姨上山

 孙文芳

  

     田姨走了,在这样一个春寒料峭的早晨。

     枝头的嫩芽刚刚泛出一点新绿,你却匆匆走完了自己七十四年的人生。

     你就这么静悄悄地走了,带着长长的牵挂和遗憾走了,在儿女们的哭声和如怨如诉的唢呐声中走了。陪伴你的,是一只大红公鸡,还有早逝的爱人。

    “音容宛在!”、“音容宛在!!”

    我怎么也无法相信:那样一个慈祥又坚强的生命,真的就这么离开了我们!然而,鲜艳的花圈、披着黑沙的照片、还有呜咽的唢呐却触目惊心地刺痛着我的心......

    三天前,你还拉着我的手,用含混不清的声音问长问短:“你妈妈好吗?孩子好吗?!”又回过头,艰难地叮嘱自己的儿女:“包饺子......招待小芳.....太感谢了.....

    三个月前,我还喝着你煮的豆钱钱饭,听你诉说对小女儿的思念,诉说自己的病痛;

    三年前,在“夕阳红”的秧歌队里,你是那个最引人注目的骑毛驴的女人——头插着红花,脸上抹着胭脂,怎么看,也不象七十岁的人......

    此刻,你却躺在那薄薄的木棺中,呼不言、叫不应,成为永远的隔世之人!!

    透过模糊的泪雾,我追忆着你的爽朗、你的慈祥、你的半生坎坷、你的一世艰辛——

    十三岁参军、十七岁嫁人、四十岁守寡、拉扯大五女一儿六个子女还有七、八个孙子和外孙。

    在那样一个物质极端匮乏、生活异常艰辛的年代,我无法想象你一个弱女子,是怎样驮负着家庭和工作的重担,一步步走到黎明......

    “天生不愿倾诉苦难,并非苦难与你无缘!”生性要强的你、军人出生的你,展示给世人的,始终是坚强的身板、爽朗的笑声和无尽的关心。相识多年,我从未听到过你叹息,即便是在缺衣少食的日子里,亦或缺医少药的病痛中,你始终对生活充满热爱和感激,哪怕只是一丁点的帮助,也总是铭记在心。就在临终前一天,人称回光返照的弥留之际,竟然还惦记着让儿女们包饺子给我吃!!

    唉,田姨!你心中总装着别人,唯独没有你自己!

    唯一一次见你流泪,是在去年你的小女儿燕子因练** 功被关押劳教之时。那一次,你哭着喊着几乎失去理智,之后,你便一病不起。

    每次去看你,你总是说:“我今年七十三了,人常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我怕是挺不过这一劫了!唯一盼着能最后见我的小燕子一面,只盼着她能好好改造,早点回来......

    从秋天到冬天,你一次又一次地昏迷、一次又一次地住院。按医生和巫师的诊断,你绝对挺不过去年冬天。可你硬是打破了神诋的预言,顽强地迈过了“七十三”那个坎!我知道,你是在等——你还有一个最大的心愿——要见你的小燕子一面!

    母亲的心感动了“上帝”,监所破天荒地同意劳教中的女儿回来看你!

    当整整一年未见的女儿跪在床前哭喊着“妈妈”,昏迷了三天三夜的你竟奇迹般苏醒,甚至还说了句非常风趣的话:“妈妈也在练功哩——练让你好好改造,快点回来的功。”一句话,使守在病床边的许多人都笑了,笑过之后,却忍不住背过身去,偷偷地抹泪......

    自从你的小燕子回来,昏迷多日的你精神忽然格外地好,也能吃了、也能喝了,还抓着二女儿的手不住地喊:“三台、三台!”女儿高兴地说:“我知道,妈妈又想听歌了!她最爱听《渴望》中的《好人一生平安》,每次想听歌都喊:‘三台’,意思是中央三台。”

    可是,病房里没有电视也没有录音机,于是女儿们围在你的床前,给你现场演唱《世上只有妈妈好》和《好人一生平安》,末了,小女儿燕子又唱了一曲《*** 吻》。

    女儿们的歌声中透出哭声,病房中的许多人都在偷偷抹泪。而你的目光,却出奇地安详,平静地从一个女儿脸上滑落到另一个脸上——那已经不是一个凡人的目光。

    当你拉着我的手,我心悸地感到:死神已在催你走!你的枯树枝一样的手指在我的手心中不停地抓呀抓,我真切地感到你是在与死神较劲,在拼命地想抓住什么,以抵抗死神的强拉硬拽。

    小女儿回来的时间是受到严格限制的,她只能在你的身边停留一天。同行的教官在催促,姐姐们在悄悄叮嘱:“别吭声,悄悄走,别让妈知道。”屋里的你却仿佛早已预见,一声接一声地喊着:“燕燕、燕燕!”

    燕燕应声而至,抓住你的手喊:“妈妈、妈妈,我在呢,我在你身边。”

    “去吧,好好改造,妈等你回来!”你说得那么平静、那么肯定,没有一丝的犹疑和悲哀。

    在燕子走后的第二天,你便永远地闭上了那双大而失神的眼。

    按照你的叮嘱,哥哥姐姐们没有通知尚在狱中劳动改造的燕子,为的是让她心中存着一份牵挂,也好认真改造,争取早日真正地回来。

    ......大红公鸡捉来了、长长的号角吹响了,引魂幡举起来了,四个大汉、两根木杠,抬起薄薄的棺材——你,就这么走了。在儿女们的哭声中走了,在如怨如诉的唢呐声中走了......

    那薄薄的棺木,载着你瘦弱的身躯、载着你一世的酸辛;那辆破旧的老卡车载着你,踏上归程!

    你就这样走完了自己的人生,带着长长的牵挂和遗憾,还有年少时未及实现的梦想。

    回去了,回到你出生的地方。

    回去了,去陪伴你长眠的父母,和等了你三十年的夫君。

    灵车载着你缓缓地从市场沟转到西沟,你的一双儿女在车上高高举着你和显然比你年轻许多的爱人的照片。寒风中,我听到他们凄婉的哭诉:“妈妈,您在世时总想着能坐上出租车转一转新修的市场沟,可我们竟没能满足您的这一心愿。现在,您和爸爸好好地转一转,看一看。您看那边——那是咱家原来住过的土窑洞,这边是您曾经工作过的市场沟小学。可是现在,这儿全变样了!新修了这么多楼房,安了路灯,还打通了通往西沟的隧洞!妈,可惜您活着时没看到,现在好好看看......

    料峭的春风,把这哭声吹得很远、很远......

朝阳跃出山峦,将缕缕金辉洒向人间.阳光普照下的世界是如此祥和美好,而一个善良的生命却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