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背来的土地 吉 成  

2013-12-08 08:29:31|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背来的土地

  吉 成

 

如果给你一座无土的石山,你能在上面种出庄稼来吗?回答应该是否定的,不可能。但是同样的问题去问一个叫马树逵的老人,他会乐呵呵地告诉你,能啊。

马树逵生活在宣威市普立乡一个叫攀枝戛的村子里。这里距宣威市不算太远,地理测量也就90公里的路程,90公里的概念是,只要路况好,一个多小时就可以抵达。即使从省城昆明到这里,算路程也最多三、四个小时,真的不能算远。

但如果这样想攀枝戛,那就真的错了。

几年以前我去采访的时候,乘坐的是一辆越野性能极好的日本三菱车,这样好的车,在这样的路上却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从宣威县城到普立乡政府60公里,我们花了两个小时,也将就过得去。而从普立乡政府再到攀枝戛,实际的里程不到30公里,我们却走了近4个小时,好多时候,望着我们的车轮横着往前滑行的时候,我就想,这攀枝戛大约是永远到不了啦,一种天遥地远,地老天荒的感觉弥漫全身。30公里,怎么就会这么远呢?

可是,即使是这样难走的路也是攀枝戛人自力更生用勤劳的双手,坚实的双腿,顽强的意志,肩挑背扛一筐筐、一箩箩的石头修筑而成的。

攀枝戛是一个石头组成的世界,一块挤着一块,一片接着一片,一山连着一山,如果只当是一片纯粹的风景,那攀枝戛真的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如峰如林的奇石,鬼斧神工,千姿百态,妙趣横生,自然天成。远看如千军万马列队,近观又如一个自然艺术博物馆,这是天地之间一种罕见的大美。

的确美,但在这里,在攀枝戛,谈风景是件很离谱的事。这里的人们不需要美景,这里的人们也不认为这满目的石头是美景,因为石头种不出庄稼,解决不了他们最最基本的温饱问题。

土地严重石漠化!

我曾经不止一次的看到过生活在这样环境里的人们那种对于生命的渴望和痛苦的眼睛,那些生命的无奈会像这些石头一样地祼露和挣扎在天地之间,虽然也为他们与自然抗争,与天斗,与地拼的坚强身影感动。然而,在攀枝戛,望着石头的路,石砌的屋,石垒的地,那种触目惊心的感觉还是前所未有。攀枝戛人生存的环境甚至不能说是恶劣,而是残酷!

这一点,土生土长在这里的马树逵比谁都清楚。当然,他不清楚的是老祖宗当初为什么会落脚在这样一个条件如此残酷的地方,这里只有石头,满地的石头。少得可怜的土只在石缝里能找到,一窝一窝的躲着,让那些生命力极强的草啊、小树苗占去了。树有土草有土,人没有土,老天就是这样不公平。树要生活草要生活,人也要生活。而且,随着时间的脚步匆匆,村里人口越来越多,怎么办呢?这里的人对生活的要求其实非常简单,就是能吃饱肚子,玉米、大豆、洋芋、荞麦,只要能吃就行。然而正是这个最简单的要求在这儿都成了大问题,因为这里缺乏能长庄稼的土,这是个大矛盾。

过去的年代,政府也曾动过想让这里的人们整体搬迁的念头。但是对于一个有着几千人口的村子来说,谈何容易,当然只能是想想而已。

马树逵是攀枝戛人,他生在旧社会,家里穷,也没有上过学,当然,那样的穷困之地,他也没有学校可以上。他9岁给人当帮工,一直帮到解放。解放后,他入了党,还当上了这个村的支部书记。也就是从他站在党旗下庄重的举起右手的那一刻,他就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带领大家改变攀枝戛村落后的面貌,让大家过上好日子。

过上好日子,前提是过日子,是生存。要生存,就要有粮食,要种粮食,要有土地,怎么办?背土造地。

与其搬家,不如搬山。

马树逵这么想着,就带领攀枝戛人动了起来。

在攀枝戛这片只有石头的土地上,造地可不是一件简简单单的事,首先得把石山炸平,为了贵如珍珠的土,炸石之前得先将石缝里的土一点点刨出来收集好,再炸石,然后砌石埂,在石埂围拢好炸出来的石地上,先在底上铺上大一点的石头,上面再铺小石头,再上面放上一层碎石,地垒平了,这时候大人孩子再一起动脚动手,背上背箩开始去四山八洼石头缝里找土。一捧,一堆,一点点铺在碎石之上,直到土的厚度达到10公分左右。这样一块土地才算是基本完成。

采访中马树逵扳着指头给我们算了一笔账,造一亩地最少需要24箱炸药,多的时候一亩地要50箱。每箱24公斤,按平均30箱算,就是720公斤炸药,每箱炸药需要80个雷管。还有导火线,需要1000多工时。另外是土层,一方土只可以铺3个平方,一亩地算下来又是多少平方土。造一亩地总的造价在过去物质匮乏的年代也大约要8000元左右。这样的代价实属罕见。

在村里,一个40来岁的汉子告诉我,他们家为了造一块地,全家4口人起早贪黑用了4年时间,7000多元的炸药雷管钱,最后造成了7分地。

这就是攀枝戛的现实。现实是残酷的,但起码,7分土地尚能勉强支撑起一家人的温饱希望。这又是值得欢喜的。

是的,欢喜。

攀枝戛人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不怨天不怨地不怨祖宗,像大山一样地巍然,坚定信念;以大山一样的执着,扎实苦干;如大山一样地坚挺,勇于担当;似大山一样的进取,攀高不止。这是山里人骨子里的所传达出来的一种精神,一种大山精神。

在这种大山精神下多年的坚持,马树逵带领攀之戛人一共削平了6座石头大山,造出了1000多亩地。这不能不说是奇迹。

面对一台台如画的梯地,我们真的很感动。这是真正意义上的伟大创举,创造。

是的,创造。在这里,我们不能将“创造”仅仅看作是一个语义学上的普通的词汇。我们甚至无须把眼界放得太宽,只要注目一下任何一位脚踏实地沿着人的尊严所选定的生活道路默默奋进的劳动者,我们就丝毫不会怀疑,创造,其实是人的生存本质。

攀枝戛人正是凭着这种原始的生存本质,凭借着大山精神创造了土地的神话。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