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春节拾零  丹晨  

2013-07-19 12:46:26|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拾零

  


  宋代王安石的诗《元日》描写了当时过年的民俗风尚:“爆竹声中一岁除,东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噇噇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屠苏,是一种酒,那时习惯在正月初一合家按长幼顺序饮用。噇噇,形容大吃大喝。一千年来,这个节日习俗好像至今也没有太大改变:震耳欲聋的爆竹声、满街新贴的春联,合家团聚的年夜饭……一派和谐欢乐的气氛。当然也有变化,最明显的是少了走亲访友登门拜年,连贺卡都少了许多,多了电话、手机短信、电子邮件的拜年祝贺。从除夕晚开始到初一整天,家里电话铃声不断,短信信号频频显现,自己也不断往外发信打电话,去年竟打爆了一个手机,今年就比较注意了,只敢间隔着发信打电话。信里的祝词也在翻新,有位朋友说:“想了一年的词,还是祝你快乐一句最好!”看来这是人们共同的心声。

  这个时候,连千里之外平时联系少的亲友的声音也会声声入耳,常常因此忍不住动了感情有时竟会热泪盈眶了。有位中学同学给京城好几个老同学寄了红包,因为对方有病或家人病或有麻烦……其实她自己就是一个病人,也不富裕,但说只是表示一点心意,决不可推辞引她生气。这份真诚和仁义使我诚惶诚恐也更使我感动。

  大家在电话里互相诉说近况,好几位都是七十开外的古稀老人,竟都还在为子孙兢兢业业服务,有的为一大家子五六口人吃饭作全程的买汏烧,有的看管照顾孙子孙女,有的上有老下有小一个不能少……别以为他们在诉苦,你很难分清是埋怨还更似美滋滋。生活本来就是复杂丰富苦乐交融的,哪能简单划一岂不了无生趣了。

  就像我与一位老同事通话,真佩服她的坚毅和豁达。她的丈夫缠绵病榻十六年,全靠她悉心照顾,不久前还是离去了。女儿是位老飞行员,要接她一起住。她八十五岁高龄了,身体健朗活络,没有接受女儿好意,却愿意独自生活得充实安详,还一个劲儿安慰、叮嘱别人好好生活。

  我的一位堂妹在外省文艺团体工作,有副高职称,在电话里说,最近她的工资涨了一倍。她独身已近十年,一个人享受这份工资实在太惬意。虽然风韵犹存却不愿再婚,一则遇人难淑,二则自由惯了,不愿别人来分享。到处旅游,北美欧洲都去过,马上要去台湾地区玩了。听得出来,她兴奋得有点狂喜了。这时我忽然想到一位少年时代的老友患病多年,平日电话很勤,最近却没有音信,颇使我不安,赶紧去电,果然他又住院病了一场,幸好正在康复中,我的电话慰问使他高兴,他讲述他病中深切的感悟,说:“健康第一,钞票什么都是空的……”他和我那位堂妹在同一个省也涨了工资,所以他特别说到这点。

  然而,年初三收到一位年轻朋友的电子邮件却引起了我的不安和不平。本来只是一封一般的贺信,但他打着打着电脑却憋不住说起近日一桩不大不小的尴尬遭遇。他是位留学欧洲已两年的博士生,这次回乡探亲,节日也去走访几位大学老师。有一位竟对他说,等他完成博士论文后,要求和他联名在欧洲发表。年轻朋友说,论文与那位教授毫无瓜葛,八竿子打不着。他怎么也想不到教授先生会提出署名的要求,使他大为烦恼得通宵失眠。读者朋友一定会想,这有什么好烦恼的,无理的要求回绝就是。年轻朋友也想对教授说“不!”但那位教授在江湖上却颇有地位名望权势,以后在这个专业系统里讨生活还得看他脸色受制于他。年轻朋友忽然觉得平日里热心追求所谓“思想自由”“人格尊严”,被人践踏起来毫不费工夫。他说:“更要命的是,践踏是被践踏者的光荣……”怎么办呢?他失眠了!

  我平日听到这类故事颇多,但一位熟人的遭遇还是使我震惊。我能体会到一颗稚嫩单纯的心灵受到伤害后的苦恼。我想帮助他,但却想不出一个万全之策,既能使他的研究成果不被侵夺,又能将来不受暗算。难道真的要像《圣经》里说的那样:“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里衣,连外衣也由他拿去……”此话见于《马太福音》第五章。但我说不出口,要求年轻朋友这样去做不仅升不了天堂反倒像是推他下了精神地狱。我只得对他说:“你不能答应他!”我看过年轻朋友写的文章、作品,他是有才华肯吃苦努力奋斗的人。我相信他会得到学界认同的。我希望他坚持知识分子应有的骨气,决不向丑恶低头。尽管这样会有麻烦。在回信中,我没有对这位教授说什么。现在对高等学校里这样的事真有点见怪不怪,但毕竟是学界的耻辱。我想起《诗经》里有一篇《硕鼠》,说那田鼠没完没了地偷吃粮食,气得诗人责斥说“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汝,莫我肯顾!”倒是指出了硕鼠贪得无厌,不顾人家死活。

  年轻朋友看了我的信说:“这正是我意识深处所认同的做法。你的来信增强了我的信念。”

虽然如此,在这个欢乐祥和的春节里,我却像蒙上了一层灰色的阴影,心里总有点郁闷,觉得不是个味儿。

    2010715日,冯秋子摄于德国埃森街头。旁边是荷兰姑娘莉斯劳腾,灯光师艾德文的女朋友,我们俩结伴去剧场路上。

    我们应邀赴德国埃森国际艺术节展演舞蹈剧场作品《回忆》(一小时版本)。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