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印度记 于坚  

2013-07-21 17:28:10|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坚


     我少年时期读过《西游记》,以为印度太遥远了,恒河就是天上的银河。玄奘取经穿越大漠,大约一粒沙子就是一步路吧,如果把他踏过的沙粒每一粒都想像为星星的话,可以重建一个宇宙。印度是去不到的,那是一个神话。所以当我登上昆明飞往加尔各答的飞机时,有做梦的感觉,仿佛正在奔赴刑场,我要去的是天国。我很怀疑这趟航班,它真的是飞往印度吗?机舱里散发着某种熟悉的气味,这种气味来自一个有着巨大腹腔的机器人,它们统一使用航空公司制造的香水,一进机舱你就会闻到,这架飞机也不例外。几个印度人走在我的前面,眼睛发亮,手掌发亮,每个人紧紧地抱着一个用黑色塑料袋和胶带纸包扎得圆滚滚的大包裹,几乎塞不进行李厢去,但转了几下,一个个都塞进去了,黑糊糊的一排,像是宇航员的次品头盔。我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的行李,路上一直在想。

    才飞了两小时,飞机就下降了。书上说,加尔各答(Calcutta)是印度最大的城市,有300多年历史。该市有文字记录的历史,开始于1690年不列颠东印度公司的到达,公司的代理人约伯·查诺克在这里建立了贸易站。从1772年直到1911年的140年间,加尔各答一直是英属印度的首都,现为东方最大的商业中心之一。罗宾德纳特·泰戈尔出生在这里。看不出来下面住着九百多万人,加尔各答黑茫茫的,灯火稀疏。上一次我在芝加哥夜空飞过,那城市也是九百万人口,地面辉煌得就像一只正在黑暗之灶上翻炒着无数钻石、星子的大锅。

    机场大厅是国际标准,宽坦,光滑,广告牌上有个印度女郎在推销某种香水。导游来了,一个中年男子,黝黑、热情、神情质朴天真,他会说简单的英语。他往我脖子上套了一串白色的鲜花,香气浓烈,这国家真的是一个花园。在这花香扑鼻而来的瞬间,忽然想起四十年前,我在昆明秘密阅读泰戈尔,他的诗,就像一个语词组成的花园。

车窗外面看不清楚加尔各答,这里没有辉煌之夜。偶尔出现几盏昏暗的路灯,瓦数太低。路面凹凸不平,有些高架桥悬崖般倒塌在公路的一侧。旅馆到了,头上缠着土红色头帕的锡克人跑过来提行李,我看见那种司空见惯的大堂,印度女士请我出示护照登记。这是玄奘到过的印度吗?那个印度在沙漠深处,还是在这黑夜的后面,我等着天亮。

诗人于坚

于坚,云南作家、诗人。作品《只有大海苍茫如幕》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全国优秀诗歌奖。著有诗集《诗六十首》、《对一只乌鸦的命名》、《于坚的诗》,文集《棕皮手记》等。与诗人韩东、丁当等创办《他们》文学杂志,影响很大。

印度记

于坚

  最近去印度走了一圈。印度的城市,现代化程度远不如中国,混乱、脏、灰尘、垃圾,但很好玩,不像中国那些集中营般的现代化荒凉小区,一搬进去,人生似乎就被固定了,不外乎工作挣钱,超市购物,然后回家关上防盗门,上网、发呆或者看电视、打麻将。只有物质的豪华舒适,没有生活的乐趣,充满孤独感。

  印度没有中国式的城管,百货摊摆在人行道上;公共汽车没有门,随时可以停下来上人;三轮车夫在大街小巷欢乐地飞,人们公然在大街上洗澡,乌鸦在公共汽车的车篷上蹲着,神牛站在街心岿然不动,汽车害羞地绕开。大师穿着脏兮兮的白袍,神采奕奕地在人群中飘过;即兴召集起来的示威游行队伍,跟着往恒河边抬尸体的队伍、祭祀的队伍呼啸而过,城市天天赶庙会般地热闹。贫贱者因精神接近神灵而在陋巷自得其乐,贵族因依据神的旨意行事,也不会因财富而诚惶诚恐。人们普遍安心、纯朴、善良、诚实。到处是寺庙、神龛(印度垃圾桶很少,但神龛无边无际,甚至有马赛克瓷砖砌的)。价值连城的文物在大街上摆着,很少有人会朝它值多少钱这方面去打主意,那是神的家具。

  如今中国,人越来越贱于物了。物被顶礼膜拜,视为身份地位的象征,住别墅开高级轿车就自动高人一等。而在印度,流行世界的拜物教没有多少市场。所谓脏乱差的东西都是物,而人在物质之上。汽车、飞机、空调、电视机什么的,都脏兮兮的,开着奔驰并不能令人对你刮目相看。它们的本相从来没有被遮蔽起来,它们不过是工具,谁会成天把一把粪瓢或者锄头、大锤什么的擦得亮堂堂地供着?脏兮兮的奔驰只说明它代步代得很卖力。物是一种最下贱便宜、可以随便糟蹋折磨的毫无尊严的东西。满街行驶着排泄物般的汽车,许多被撞得头破血流、七凸八凹、口眼歪斜、遍体鳞伤仍继续使用,那意思一定要把这个机器用到吐血而死。司机是主子,是他在用车而不是车在用他,他才不怕车子受伤。这些钢铁牲口没有性灵,因此可以毫无人性、毫不吝惜地使唤折磨。

  我看网上许多有关印度旅行的文章,几乎众口一词地批评印度人所谓“脏乱差”的生活方式。人们已经不理解印度,或者更严重,是已经丧失了理解印度的能力。而在一千年前,中国曾经对老印度顶礼膜拜,印度思想曾经深刻地影响过中国文明。人们已经没有玄奘那样的耐心去思考为什么印度是这样的?为什么那个世界没有我们流行的焦虑、安详而从容?为什么那个伟大的文明没有跟在全球化的市容检查团后面亦步亦趋?

  文明的模式不只一种,活法不只一种。也许是时候去印度看看了。

印度令我最震撼的是,人们像恒河一样平静安详。

  评论这张
 
阅读(6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