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我见青山多妩媚 蔡葩  

2013-07-23 08:20:39|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见青山多妩媚

——在鲁院读东坡

蔡葩

 

 

苏东坡和鲁迅是性格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却是我一直以来最心仪的文学家。

因为种种因缘,我得以在这个树木婆娑、幽雅静谧的鲁迅文学院奢侈地品读苏东坡。虽然阅读东坡于我,这样的美好日子来得太迟,但却太暗合我此时的心境了。

 “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算来着甚干忙。事皆前定,谁弱又谁强?且趁闲身未老,须放我些子疏狂。……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满庭芳》)——后两句恰是其《行香子》的尾声:“几时归去,做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且趁闲身未老”,乘着年轻有闲暇,四海为家走一走,“风波浩荡足行吟”——东坡每到一处都留下一段佳话,哪怕是被贬黄州惠州儋州,他依然酿美酒,做东坡肘子,制东坡墨——东坡真是死不悔改的乐天派!

东坡被贬到我的故乡海南,身世飘零,死生未卜,这很伤诗人的心,却打不败诗人的精气神。 1099年,苏东坡被贬海南的第二年,做《纵笔》绝句曰:“寂寂东坡一病翁,白须萧散满霜风。小儿误喜朱颜在,一笑哪知是酒红。”人老了,酒喝多了偶尔才会脸红。而年已过花甲、老病缠身的东坡,在“食无肉”的儋州,对酒当歌,脸上还泛起了红云,孩子们还认为诗人是美容有术呢!东坡用欢快的笔调写人生的苍凉,岁月的无常,充满童稚之心,赤子之情。如今谁还能够如此豁达潇洒,谁还能像东坡一样,九死一生回到中原,还能吟唱“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还能说“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把海南岛说成是他此生去过的最美的地方?

读着这样的文字,遥想中国历史上那个被贬地最遥远的诗人苏东坡,我的心理节奏不得不放慢下来。每一天都如此舒缓,每一刻都如此幸福与恬静,每一秒都不愿意轻轻略过。只有窗外小鸟翻飞到我的窗户,歌鸣几声,偷看我几眼,才让我回过神来,对着鸟儿微笑,对着苏子无言颔首。

 此时正是北京最好的季节。我在八里庄,在鲁院,独自一人阅读东坡和鲁迅,这样的巧合让人深感生活与命运的微妙安排。《鲁迅全集》提到东坡的地方似乎不多,但两人诗歌里的精神气质却有不少灵通之处。同在西湖,同为写景,苏东坡的《夜泛西湖》“菰蒲无边水茫茫”,鲁迅则说“老归大泽菰蒲尽”,意象相通,似乎早就约好了。同为讽刺,东坡的“辛苦骊山山下土,阿房才废又华清”,与鲁迅的“莫向遥天望歌舞,西游演了是封神”实在是异曲同工:东坡怒斥皇帝骄奢淫逸,鱼肉百姓;身处民国的鲁迅则痛说乱世的舞台乏善可陈,难出新意,思想的禁锢怎能产生美妙的艺术?东坡和鲁迅相隔近千年,但伟大的心灵却是相通的,精神是契合的。东坡豁达、乐观、知命闻达天下。同是遭罢黜、贬抑,屈原选择投江,东坡选择向死而生,东坡的达观,可谓千古一人;鲁迅犀利、深刻,爱憎分明,有时甚至是刻薄,但并不妨碍他成为民族魂。

伫足在文学馆路鲁迅塑像前,我还有一桩心事放不下:那就是鲁迅先生所列的那张著名的读书清单。我想这个书单影响的不仅仅是我这一代人。“五四”以来的读书理论里,最激烈和最深入人心的就是“不读中国古书论”。在这样的声音中,影响最为深远广泛的要算鲁迅先生。19251月,《京报》副刊征求“青年必读书”十部的书目,鲁迅应邀写了一篇《青年必读书》的短文。鲁迅的文章很短,却有个挺长的附注,足以颠覆国人的传统观念。附注里说:“……我以为要少———或者竟不———看中国书,多看外国书……”这让我求知欲很强的心灵受到极大的震动!鲁迅当时讲的中国书,即指中国古书,这层意思,他又在一年后的《写在<</span>>后面》和《古书与白话》等文章里反复阐明。鲁迅敢说“不读中国古书”是因为他是饱读古书的鲁迅,因为他是鲁迅,是权威,在“五四”精神不容质疑的年代,我们欣然接受这张书单了——好几代人其实都和我一样!由此,我们早早失去了与古典亲近的机会,造成了我们与传统文化的隔膜和后天不足。

鲁迅得益于古书却反对人读古书,这一点,是我多年来感到难解的。我只能从鲁迅先生生活的时代背景与潮流,试图与他达成谅解:鲁迅说“不读中国古书”的时候正是1925年。那是一个国难家仇交加一起的苦难年月,中国之大,却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谈何读书读古书?“昔宋人议论未定,辽兵已渡河”,这是历史的教训。在国门被坚船利炮打开的时刻,有志青年还是学些造船造炮,金融会计这类的西学,救国图强来得实际些。救国心切的鲁迅和他那一代的知识分子,将国家不强盛、科技太落后归之于“读古书”。于是,“打倒孔家店”成为“五四”新文化的时代强音,孔孟之道乃至宋人东坡等等,自那以后,几乎被束之高阁,直到文革,古书几被销毁殆尽,命运多灾的中国古典文化连同创造了这一辉煌文化的大师们,都一同进入历史的“垃圾堆”。我们与传统的断裂日久矣,重读经典,认识古代先师,追寻传统精神,已然成为我们不能放过的事情。

读古典便绕不过东坡。东坡精神和文化遗存之于中国,相当于莎士比亚之于英国。而东坡的人格精神,尤其让他成为千百年来中国读书人共同喜爱的文化偶像。东坡曾对他弟弟苏辙说:“我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弃儿。在我眼中天下没有一个不是好人”(林语堂《苏东坡传》)。东坡与各阶层的人群交往,免不了出现矛盾和冲突。如果是被别人误会了,他会坦然面对;如果误会是自己造成的,就主动与人和解。他与置他于死地的政治对手也来讲和,那就不是一般的学人可以做到的了。流放东坡的王安石从宰相的位置下来之后,东坡成了皇帝和太后身边最大的红人。此时他的朋友以为打击对手的机会到了,期待他对王安石及余党进行“反攻倒算”,可是东坡无动于衷,这让他“圈子里”的人十分不解和失望。不仅如此,东坡还不断写信给失去权力、隐居金陵的王安石,或共叙友情,或讨论学问,两人的关系反而密切起来。加害东坡的人可以列出长长一串名单,可是在东坡得势时,他总是一概宽恕,一个也不以怨报怨,反而是以德报怨,尽力去帮助他们。“与自己的对手和解”,这让东坡人格魅力永不褪色。“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亦如是”,东坡用喜乐的心情看人处事,处高位不得意,被贬黜不失意。东坡的胸怀襟抱,世上难有超越者。

关于宽恕,我还想起鲁迅先生的一句话,那就是“一个也不宽恕”。这句说得“够狠”的话,成为鲁迅先生遭人诟病的话柄。其实,脱离当事人所处的历史背景评判是非是十分危险的。鲁迅除了有过一段短暂的公务员经历之外,终生都处于“异见人士”的地位,不能见容于北洋政府和国民党政府。如果他没有硬骨头精神,没有永不妥协的意志,恐怕他早就被击垮了。而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文化界的情况堪称复杂,几乎所有现代史上的文化名人,都曾与鲁迅有过论战,互相攻击和谩骂。鲁迅被骂“收卢布”,这在当时可是要判死罪的,有人还骂他是日本汉奸,同样是死罪,就连后来被誉为“继鲁迅之后中国的第二面文化旗手”的郭沫若都曾经骂他是“双重的反革命”。总之,这是一个纷繁杂乱的年代。在这样的情形下,后人要求鲁迅一味地宽容,显然,对于鲁迅来说,这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

鲁迅先生嬉笑怒骂的文章,曾激荡过我青春的心灵,让我为之热血沸腾。可是,有一段时间,我却有些疑惑了。幸运的是,20多年后,我在鲁迅先生的眼皮子底下阅读东坡,重读鲁迅和他的时代,东坡与敌讲和、化敌为友的胸襟和态度让我看到了人生的另一种可能性,另一种高度,另一种一般人难以抵达的境界。我为之欣喜若狂,为之会心微笑。每天清晨,我在文学馆路的新鲁院默默地拜望鲁迅先生,我在想,要是东坡先生与鲁迅先生同一个年代,他们该是一对性格迥异却能惺惺相惜的朋友吧?以东坡先生达观幽默的人生态度,该会给这个有些性急的绍兴才子一盏温暖的茶,一杯自酿的酒吧?说心里话,东坡的与“自己的对手和解”和鲁迅先生的“一个也不宽恕”,都是两个有原则敢担当的男人做得很漂亮的事。只是鲁迅先生的“一个也不宽恕”,在对涉世未深的年轻人讲述时,应该回到它的历史现场,回到鲁迅先生所处的艰难岁月。我们,不要对鲁迅先生要求太高,或把他奉为神,或把他妖魔化,他,已经活得很累了。他是我们这个缺钙的民族值得骄傲的灵魂。

2010年的秋天我在鲁院,仰望着一棵棵由浓绿变成金黄的银杏,犹如仰望那些不断在我思想深处行走的前人:鲁迅,东坡,这两个分属于男人中的极品,越是接近,他们越是带给我越来越深刻的喜悦,让人的灵魂不由自主地颤栗,涌出拥抱生命的热诚和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