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山里的世界 何申  

2013-08-25 10:38:06|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里的世界

何申


  我在承德生活,承德在塞北绵绵群山里。我出热河城去乡村,乡村在莽莽大山间,在无边草原上,在清清小河边,在幽幽山坳处。有歌曲唱:山外的世界很精彩。我说:山里的世界同样精彩,对于写作者尤其是。

  最初反复读《讲话》,字面上好似读得很懂,发言也说这回明白了。但写了好长时间,还弄不清路数,不知道作品卡在哪里。那一年冬天,农民走上致富路,我到县里,见到给致富者披大红花骑大白马走大街敲大鼓的场面,其中一老汉正是电影《青松岭》钱广的“原型”。我惊讶了,隐隐觉出这里面有故事。于是,我就跟定了马队,结识了“老钱”,随后又“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去寻他。“老钱”当年被丑化,屡受批判,先不愿见我,但看我心诚,便长叹一声聊了起来。接触时间虽然不长,得到的鲜活素材,绝非我憋在屋里能编出来的。往下再变成文字,如《青松岭后传》小说(和电视剧),以及以同样方式从大山里淘出来的中、长篇如《穷县》、《穷乡》、《穷人》、《富起来的于四》、《奔小康的王老祥》、《梨花湾的女人》等等,就立刻被刊物编辑看重,发表了又受读者喜爱,还屡屡改编成影视作品。

  应该说到了这时,我才算得上是开了点“窍”,而这些个“窍门”,其实早就写在《讲话》中。再读《讲话》,“倍感亲切”,就由先前的一句套话变为实话,由出自口里变成发自心中。想一想,文章中的一些道理,好像就是讲给自己的。别人咱不敢说,我的创作“源泉”在哪里?我的“生活”路在何方?这回我知道了:在山里,就在山里,就在山里干部民众为创造新生活的寻常日子里……

  70年前,问世于中国西北黄土高坡上的《讲话》非同一般,其内涵丰盈立意高远。文章既有言及当时具体的个性的内容,更有一般的具有普遍意义能使文艺工作者受益久远的道理。彼时的延安,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各阶层的文艺精英,对创作的理论和实践有着各种各样的想法与行为。这是中国近代史上少有的文艺创作者历史聚会,又是一次不可再复制的各种文艺创作思想的相互碰击。毛泽东以一个革命实践者的感觉,对延安这些人的“生活”做了深入的了解,以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为指导,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于是才有了这篇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讲话》。70年的实践表明,《讲话》绝非因人而重,恰恰是因其内容厚重观点准确分析透彻,才被文艺工作者视为如路标与航灯般的重大历史文献。

  我在天津长大,津门故里永远是我梦中的少年乐土;但我创作道路的起点,则是在避暑山庄旁的斗室中,至于成全我文学之梦的土壤,毫无疑问,是我身边的无边大山大川草原河流,还有那些可亲可敬勤劳纯朴的村民、整日忙活不停的县、乡、村干部。我写了他们几十年也没写够没写烦,反而兴致愈增,其原因就在于这山里的世界,比先前更精彩了,“精彩”得更有写头了。

  比如,热河城郊,县镇周边的老农,转眼间住进高楼,一老汉开始憷头电梯,天天拎把镰刀爬20层,边爬边想,我就当上山砍柴,一扬胳膞,把个小偷吓得跪下了;老伴看200平方米空屋闲着可惜,干脆辟出一间养鸡,清晨,雄鸡一唱群楼白;比如,青壮年多数去打工,不少老人被儿女接城里住,大山里的小村变得静悄悄。而静中的生活又蕴含怎样的不平静,一座三层楼,怎么快变玉米粒埋起来?原来在搞购销,生活方式变了;比如,原先翻一座大山,人行两天车行半日。那有个鸡鸣三省的深山村,由于太偏远闭塞,当年真有老人闹笑话,60年代干部下乡,见了问:听说日本人走了?现在高速路隧道几分钟穿越,深山变成旅游宝地,老汉的工作就是坐在凉亭抽旱烟陪游客聊天。难道,咱不想听听他说些啥吗?

  当今写作者的创作条件越来越好,家里洋楼别墅少则百十平方米客厅书房,老一辈在哪个招待所弄间房写作成了笑谈。每日里辞不掉的宴请,山珍海味,吃得身体指标不该高的都高,写作上该提高却高不上去。于是就苦恼,就反思,也明白,该往下跑跑。可下去又憷头,开着轿车去?没等找着人,就该往回返了。住下,住农民家?半夜炕上猫走,黎明雄鸡干扰,冬晚没热水泡脚,方便下蹲费劲。甭说京城作家,就是我在山里生活这么多年,也有些不适应……

但越是不适应,越说明我们身上对某种生活的亏缺。今年“五一”去我老伴当年插队的深山村,那里不富裕,老房东半夜起来包饺子,圆白菜馅。端上来嚼一个,好酸,难往下咽。后来明白了,这时节,园子里只有小葱,这圆白菜是头年腌的,难怪这味儿。中午躺会儿,耳边有什么动静,醒来一看,老猫带俩小崽正挨着我睡。再到院里,一只大公鸡抖动红冠,领着六七只母鸡吃饱了正往山上溜达,我脱口而出:这大概是天下最幸福的家禽了!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