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沂水情怀 赵丰  

2013-09-20 14:06:37|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沂水情怀

赵丰


我的目光刚触及到沂河的那个瞬间,就感觉到,它是有灵性的。

蒙是山,沂为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仁者和智者,自然界都有和他相对应的事物。喜欢什么,完全是一个人的抉择,谁也无法强制他的意志。

山是静止的,水是灵动的,人的情绪可以随波逐流。河流,适宜于思想的驰骋,因之被思想家反复咏颂。古希腊哲人泰勒斯认为:水是万物的本原和母腹。“水生万物,万物复归于水”。泰勒斯是第一个用抽象的哲学语言提出万物的根源问题,并给予解答的人。在黑格尔那里,水又具备了思想的要素。在他眼里,人的思想犹如一条河。唯有不断变化,才能跳出浪花。

在临沂市新区,我看到了沂河。沂河在此处的宽阔,完全可以和黄河、长江比美。一座闯世界记录的橡胶拦河大坝,将沂水形成了一片浩大的湖面。正是傍晚,迷蒙的水气,将一座城市滋润得如同蒙着细纱的神秘女郎。湿润的目光,让眼前的景物具备了诗的气象。城市的噪杂和喧哗,让一条河隔断了。坝下的大人和孩子,不知在弯腰捡拾着什么。这是大海边的闲情。聚集在临沂这样拥挤的城市里,有如此的闲适,也就够了。

行走在沂蒙湖的边缘时,晚风正在驱散白昼的炎热。沿着河水行走,两岸芳草鲜美,绿树成茵。文人笔下的碧水青山,天光云影,在这里得到了验证。

拜访了沂河,再走进临沂城内的王羲之故居,便悟出“书圣”的境界。沂水的精灵,开启了王羲之的心扉。清晨或者黄昏,他在河边走着。一缕缕风,像一支飘动的笔杆,在水面上涂抹出飘逸的文字。河水随风的颤动,勾画出一个个飞舞的汉字。王羲之眼前一亮,沂水帮助他揭开了汉字结构的秘密。于是,他顺手捡起河边的一根树枝,在大地上龙飞凤舞起来。

《兰亭序》又名《临河序》。计二十八行,三百二十四字。据说,东晋永和九年(公元三五三年)三月三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羲之与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人在山阴兰亭流觞饮酒,赋诗唱和。羲之用蚕茧纸、鼠须笔,乘兴写下了这篇“遒媚劲健,绝代更无”的序文。对它的问世,我向来有着自己独特的感受。大凡传世的文字和书法,无一不是寂寞的杰作。那应该是一个月夜。羲之在沂河边行走,月光下的沂水,起伏跌宕,变幻莫测,呈现出生命里的轨迹。忽然,狂风骤起,河水激情万丈,惊起千堆雪。如潮的情感,冲击着羲之的胸襟。他疾步回到书案前,打开窗,把宣纸如月光一般铺在案上,然后,在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洗砚池”里盛满一桶水,墨笔一挥,顿时清风出袖,明月入怀,将“清流激湍”引以为“流觞曲水”,铺展出沂河月夜的景致。一字一行,尽显人生况味。

夜深人静的时刻,一个人在河边踽踽独行,总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俯仰之间,《兰亭序》已为陈迹,雕琢在王羲之故居里一面巨大的石壁上。天落着细雨,壁上的文字笼罩着忧愁。欢和悲,为人生最基础的两种感情。五十岁的王羲之历经了四十余次的辞官后,终于进入了“万物静观皆自得”的哲学意境。这是人生之大幸。回归沂水之间,他才领悟了生命的意义,悟出了书法的极致境界,成为一个大写的人。

老子曰:上善若水。沂水,是王羲之生命里独特的气象。自然界的一切物象,包括功名利禄,在他的心胸中,已是弹指一挥。唯有沂水,是大智慧,大境界。

沂河之畔,还诞生了一位智者:诸葛亮。诸葛孔明的传说,已被罗贯中浓彩重墨。据传,诸葛亮在故乡沂南的时间只有八年。而一个杰出人物的问世,在其诞生之地,必定有着常人无法破解的命运密码。三国时的沂河,它蜿蜒的皱褶之间,真的就藏匿着一个人的智慧么?

临沂市区东南有两座山岗,古代相传此处遍生一种灌木,春夏之交,此木鲜花盛开,花朵形似云雀,东岗为黄色,西岗为白色,故两座山岗得名金雀和银雀。站在银雀山汉墓竹简博物馆的门前,环顾四周,怎么看也不像座山,甚至没有丝毫山的痕迹。可是,它却被誉为“天下最小名山”。孙武、孙膑、汉墓、竹简。这些古时的人物和事物带着泥土的气息,以及神秘的气象,在临沂的天空悠荡。在遥远的时空隧道里,银雀山的四周不会有如此众多高大的建筑物。那时,它就是一座山,一座突兀的山头。沂河的水,缠绕着它的躯体,它的灵魂,或者,和它遥望着,恋人般的相守着一个秘密。银雀山是男人,沂水是女人,缠缠绵绵,如泣如诉。这样的风光,是皇宫贵族里的人期盼的葬身之地。可是,它却掩埋着古代两位军事家的军事思想。一枚枚竹简上,虽经泥水的长期浸泡,而竹简上的墨迹却仍清析可辨。

银雀山脚下的水,应该是沂河的脉络。

山是骨骼,水是血脉。由此,便有了大写的沂蒙。

喜欢瘦水的感觉,却无法领略到沂水的涓涓细流,那细碎的涟漪潺缓自如,如泣如诉。宽阔、雄壮,固然是一种美,是一种大调。可是,我更喜欢沂水的小调。如果有机会,一定要看看它的源头,它的分支。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