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田园上的陶渊明 仰孝顺  

2013-09-26 12:48:19|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田园上的陶渊明

      仰孝顺   

        

公元2007年的一天,我翻看着一本薄薄的《陶渊明诗文选注》,在一边翻书玩的侄子指着一本厚厚的书说:“这人就是电视上讲课的人”,我说“那是易中天”。他就翻过了封面,念到:“易中天,生于1947年”,“哦—”,他说:“我晓得了,易中天这一晌为什么没讲课了。他要过六十大寿”。我认为此语可为“新世说”。就找到《世说新语》看有没有陶渊明的清谈。陶渊明正是魏晋时期第一诗人,开中国田园诗歌之先河,但《世说新语》里没有。陶渊明比《世说新语》的编者刘义庆早逝二十多年,《世说新语》理应记录陶渊明的只言片语,为什么没有呢?我猜想,这与陶渊明“性本爱丘山”,“草庐寄穷苍”,“甘以辞华轩”的性格性情有关。官僚阶层历来是中国人中人格最卑鄙的一群,陶渊明又最厌官场黑暗又怕官场惊险,“不愿为五斗米折腰”,自然不愿和达官贵人交往,甚至让我辈怀疑他从政的本事,而不得不过隐居田园的生活,那他的言语就“不是与外人道”,不愿为外人道,自绝于官场名利场,外人又怎会知晓而加以记载呢。

我常认为,当隐士并非人之所愿,往往是迫不得已无可奈何而退而求其次。人人都生活在名利场中,大人物有大名利,小人物也有小名利,就连尼姑僧道乞丐也概莫能外,况且是那些心大才兼济天下之人呢?当隐士也自有当隐士的条件,既要有才又要有财,琴棋书画诗文总要来得一样,高官厚禄总要保证衣食住行不愁,否则,千百年来的下层民众岂不个个都成了隐士?所以当隐士就有三种情况,一是诸葛亮一类以隐求名,高价待估;二是王维一类以隐求安,明哲保身;三是庄子、陶渊明一类无政府主义的自由主义者,以隐适意,以隐避祸,采取不合作态度,清静自守。

江河日下,如果上溯中国五千年历史文化的长河,你总会看到长河两岸总有一些曲折一些水草一些田园,在这些水草田园自相映发的岸边,总生活着一群类似农民而又不称职的农民,他们耕种而不问收获,他们忧闲而不失忧郁,他们常常远望天边却又柱锄沉然。这些人有时被称为失意文人落迫书生,有时被称作隐士,甚至有人叫他们精神病患者。是的,在常人的眼中,他们一定患了精神病,他们以他们病态的精神去清洁大江大河中的泥沙。

田园上的陶渊明,就是这样生活在桃花源中生活在浔阳柴桑(今江西九江),生活在发黄的历史中,生活在满身铜臭的人群中。

陶渊明隐居在“古田舍”,这古田舍在浔阳柴桑,令人想起“浔阳江头夜送客”的情景,也让人想起“柴门”“桑麻”之类极富田园、乡土、故乡、山村意味的词汇。柴桑宜于陶渊明,陶渊明更宜于柴桑。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归园田居》)

这就是陶渊明隐居在柴桑的村舍。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归园田居》)

这就是陶渊明在柴桑的生活。

饮酒、赋诗、作文、弹琴,到邻居家吃饭喝酒,也邀请邻居到自家里吃饭喝酒,甚至和乡村的父老乡亲一样,早出晚归,种一些绿豆芝麻,但种得最多的自然是高梁和菜园中的小菜。高梁可以酿酒,小菜可以下酒。酒总是与诗人结缘,总是和隐者结缘,酒让隐者生活在自足的小世界里。我的一位朋友就说:“没有烈酒,灵魂深处的激情不能洋溢。”陶渊明也当过祭酒、参军等小公务员,就连当彭洋县令,也是因为“公田之利,足以为酒,故便求之”(《归去来兮辞》),那像我们今天当官的只为升官发财,喝公款报销的中外名酒还要悠着点,怕喝坏了肠胃喝短了寿命,少了祸国殃民的时间。陶渊明自谓:“偶有名酒,无夕不饮”,并写有《饮酒》诗二十首,道尽饮酒真趣。有人统计陶渊明一生一百二十多首诗中,写到酒的超过一半,真个是篇篇都有酒气。“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田园上的陶渊明,几乎过着与上流社会老死不相往来的生活,只和乡里村夫交往交谈,“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但陶渊明终究不是一个称只的农民,他是田园上的一个闲人。他种下的粮食不够一家人食用,甚至到了乞食的地步,到邻居家混吃混喝。他曾自述:“性嗜酒,家贫不能常得。亲旧知其如此,或置酒而招之,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到了晚年,陶渊明将一生对田园的热爱对故乡的感恩对官场的厌恶之性情理想凝聚为一篇《桃花源记》,成为陶渊明之后中国文人和中国学生的必读文章:“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阳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耕作,男女衣着,悉如仆人,黄发垂鬓,并怡然自乐……”。这就是陶渊明的田园,也是所有中国人的田园,将近七百年后,中国才子苏东坡在被贬 的路上,摩索玩味着陶渊明的诗文,一首一首地唱和,集为《和陶诗》一百三十五首,成为中国和诗中之绝响。

冬季将尽,仍没有一场大雪能让我走进去。瓦蓝的天空和耀眼的阳光很坦白地透露着忧郁。我读着陶渊明的冰诗雪文,嗅到的是田园的气息,是庄稼成熟的气息。这些文字是从泥土深处挖掘出来的红薯洋芋,是从秸杆上采摘下来的稻谷麦子,是一千六百多年前的一地雪花,让我的灵魂在冰雪之中渐渐冷静。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