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遗落时空的马铃声 胡巧云  

2013-10-20 23:32:24|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遗落时空的马铃声

胡巧云

 

东莲花,一座马背上驮出来的村庄,一串遗落在恒久历史时空中的古道马铃声,于悠悠流淌的岁月中,拂去云烟,弹尽浮尘,任凭光阴的大手匆匆掠过村庄上空,弥久安然地停靠在巍山九曲十八弯的红河源旁,经年的恪守着那份不事张扬的宁静和安谧。

期遇东莲花是藏匿已久的心思,未曾想乍然一见便已惊鸿。秋水碧荷,袅袅晨烟,葱葱林木,青青稻田,慈祥的老人,头戴白纱的回族少女,青瓦土墙的古民居,停靠路边的小马车,眼前如画般的美景,便是已有五百多年历史,并被誉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的东莲花村。

东莲花,曾经马帮锅头的聚集之地,昔日茶马古道上的重要驿站。随着渐去的马蹄声,那些岁月不曾带走的痕迹,终究慢慢沉淀为一种厚重而又独特的魅力,吸引着世人走进它,走进一部述说着悠悠马帮历史的传记。那一池绿红,一叶,一茎,一花,或许就是传记上淡描的工笔画,正幽幽散发着独特的韵味,那延伸而去的青石小巷,是历史勾勒而成的阡陌,在秋日早晨的阳光下,被光阴和马蹄打磨得光亮的石子正泛着淡淡青辉,让人在时光的交错中,一不小心就跌进那些斑驳了的历史中去。

迎着秋日里的习习凉风,漫步在贯穿相连的村子里,让人有种说不出的古朴清秀之感。一脉涓涓的地下水流,顺着葱翠的树荫,绕过宏伟的清真寺,淌过轩敞的院落,沿着深深古巷缓缓流去。

回环的深巷,出阁架斗的重门深院,宁静清幽的大马厩,无不显示着回族人民的勤劳和智慧,那些镶嵌着花纹的陈旧马鞍、失去光泽的马铃串、发着铁黑的炊具、锈迹斑斑的大刀和那一盏落寞的旧马灯,无一不在讲述着那段尘封已久了的往事。

昔日茶马古道重镇的巍山,有许多马帮走南闯北,赶马贩运,而东莲花的马帮也在祖祖辈辈的苦心经营下日趋兴盛,到了民国初期,东莲花早已成了家家养马,户户经商的富甲之地,其中以马如骥、马如骐、马如骧三兄弟为首的7队马帮多达350多匹骡马,并远走于各个东亚国家。1941年,马氏三兄弟分别在东莲花建了马家大院,其中以马如骥大院规模最大。当时的东莲花成了马帮锅头云集的重要驿站,曾一度被誉为“滇西小上海”。可以犹想,曾经的东莲花上演着何等的繁华和风云。

遥遥古道路,悠悠马铃声。艰辛的付出必是换来丰厚的财富,但当我踏进保存完好的马如骥大院时,还是被那大气的院落、精美的建筑、儒雅的风范所深深折服, 在“六合同春”的古老大院里, “一碉两院三门四阁五堂六天井”是其建筑的最大特色,东西耳房、厅房与南面的主照壁构成南院“三坊一照壁”;主房、东西厢房、大门和角楼构成北院的“四合五天井”,四边每一坊房屋正中的堂屋,六扉雕花的隔扇门无不彰显着宅院的气派,所见之处的照壁、栏枋、檐角、窗棂均是雕刻精巧的艺术;清雅的彩画、古朴的手绘、翰墨飘香的真迹,老宅里的一切,无不让人萌发那种沉寂百年的古久情愫。

沿着花园角楼向上,堪幽迂回的廊檐里,秋日缠绵的阳光透过所有的缝隙,刺成一道道芒光,折射成岁月的书名号,轻易地就落在了主人泛了黄的旧照片、落在了那古老而精美的家俱,落在了那半窗衔接的格子花窗上。岁月仿佛就此静寂,而我,生怕一不小心就惊动了阳光下的那些蛛丝和微尘,无意的就打破了,那时光深处远去了的旧梦,和那些深藏了百年的悲欢离合与爱恨情仇。

最高处的碉楼,是主人出于匪患出没时期的安全所处建造的观察哨。当我怀着小小的神秘感,打开那扇布满岁月印迹的小窗时,栉次鳞比的屋脊如同一纹纹大鱼立即展现在眼前,远处恢弘的叫拜楼高高矗立在其中,几座斗拱小巧的碉楼分散在四周,似乎洞悉着周围的一切,守护着村中的一方平安。

倚着被岁月磨得光滑锃亮的廊栏,突然发觉,无论从什么角度去看,老宅里的每个角落都在散发着独特和亘古的光芒,每一个细节都像是一页精美的建筑文字,在这些可以触摸得到的岁月痕迹里,或许让我解读到的,是一种水滴石穿的民族坚韧精神,是一种疏野之后打造儒雅的高贵,是一种磨砺之后静默的升华,是一种叫做马帮文化经过千锤百炼之后的经典浓缩。

古宅深深,岁月悠悠。注定来到古驿站的每一个人,都将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大风掠过,尘土散尽。一条马蹄垒垒的古道,终将还是要覆盖在层层堆摞的岁月中。而我,如果可能,只愿静坐在老宅四合院的那片天空下,听流云慢慢飘过,看红霞渐渐退却,待暮色四合,弦月落泊之时,就着一池荷塘月色,聆听破晓时群马的嘶鸣,锅头的集结。然后,静待那一串带着幽幽牵挂的马铃声渐行渐远,渐行渐远……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