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都柳江三章 陈跃康  

2014-01-11 08:20:20|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都柳江三章  

陈跃康

 

江如练,水似绸

穿梭织锦柳眉舟

绣成千里花腰带

侗歌一曲系春秋

梦幻都柳江,未临其境,想象其名,已然令人陶醉!

这曾是琼瑶童年时代,溯流而上,在船上生活了二十天的河流。

一、江水之流,女人一生

都柳江发源于贵州喀斯特高原有世界蓝宝石之称的黔南山区。整个都柳江的流程,几乎就是女人一生美丽而曲折的写照。

当她在高原的发源地自由奔流,一路欢歌笑语时,就象一位天真活泼、无忧无虑的小姑娘!

江水穿过三都水族自治县城,绕街走巷,繁华而喧闹,使她一下就成熟了许多,恰似羞答答的少女,腼腆而好奇,在翠竹丛生的河谷中安静地流淌,与世无争,却又窥视着世间的密秘。

江水在这里被取了名:叫都江。好似丫头长大了,要有学名一样。     

都江弯弯曲曲,在群山丛岭间继续往东南流淌,渐渐就有些心慌意乱了,似乎生出一些模糊的期盼,仿佛有白马王子在远方等她。

流经莽莽尧人山,她期期艾艾,情窦初开;

绕过巍巍雷公山,她在古榕树下,神采飞扬,万种风情;

穿越浩瀚的九万大山,两岸侗歌如潮,芦笙似浪,将她迷恋得心花怒放,流连徘徊。

此刻,女儿的心,已不由己,姑娘的情,慨然相托!

层峦叠嶂的山,百里相送,滩阻浪转的江,依依回眸!

嫁了的女儿,泼了的水,都江到此便过了从江县城,一步跨出了贵州的门栏,进入广西的地界。

久久长长的等待和盼望,羞羞怯怯的欣喜与面对,在被喜悦陶醉而头脑空白的片刻,已然就被迎进了因柳宗元之故而命名的柳州之城。

似乎这就是家了,这就是她流动生命的驿站,安身立命的婆家!

这时的都江,已岸宽波涌,几成丰腴可人的少妇。

从三都到柳州,她在崇山峻岭、千山万壑中蜿蜒了五百多公里,于是便将三都、柳州各取了一字,这江,就叫都柳江,仿佛缘定了女人的一生!

遥想当年,童年的琼瑶,会有怎样的感受?

二、爱情化作柳眉舟

都柳江,轻波细浪,四季载碧流翠;

江两岸,梯田连绵,侗寨星落棋布。

在都柳江畔,沟通两岸物运,迎送两岸亲情,全依赖于一条条形似侗家姑娘细细弯弯美眉的柳眉舟。

柳眉舟,用都柳江两岸大山深处的高大杉树制成,宽约三尺,长约数米,舟体轻巧,吃水线浅,造形优美,操作灵活,一次能载六、七人,是都柳江人出门的水鞋、过江的浮桥。

柳眉舟的诞生,有着一段美丽、动人的故事: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都柳江阻隔了两岸侗族村寨的往来。在

孑孑(侗语,音:nia)温村,原有两个侗家寨子,隔江相望,两岸的青年男女,只能以歌传情,却不能牵手言欢。

一对聪慧的侗家青年,罗汉(侗族小伙子)叫孑孑,女孩叫温,俩人情投意合,天天对歌言情,进而以歌启智。

一日,小伙子唱道:“小妹眉毛弯又弯,好象天上的月亮船”; 

女孩唱道:“阿哥挺如山中树,任凭风吹和浪打”;

唱到这里,两人心中都有所感悟。  

于是,勤劳的罗汉便以山中的杉树为材,制成木船;聪明的侗家姑娘就以自己弯弯的柳眉为船造形,用了三天三夜,小伙子终于制成了能横渡都柳江的小船,取了一个动听的名字:柳眉舟。

这样,罗汉与侗家姑娘能天天相聚舟上,倾诉爱慕之情……

后来,这两个寨子就合称为孑孑温侗寨。

从此,在都柳江边,有侗寨的地方,就有柳眉舟;有歌声的大榕树下,就有柳眉舟。

柳眉舟也成为侗家人打渔的工具,远行的伙伴,赛歌的擂台。

现今,都柳江下江镇的巨洞村一带,以柳眉舟为歌台的“江上侗歌”,惊艳天下,成为展示侗族文化的一道亮丽风景线,吸引了众多的海内外游客。

美眉化为柳眉舟,风姿绰约,点化了都柳江沿岸五百里独特的侗家风情,使粗旷、质朴的贵州高原,多了几分含情脉脉的温柔。

美眉化为柳眉舟,极尽浪漫,承载着无数历史的积淀与岁月的风雨,都柳江见证了这一切,等待天下的游客去欣赏、去解读!

……

三、枪手部落最后的盛宴

都柳江是侗民族的母亲河,养育了五百里风情独异的侗族文化与风情。

然而,都柳江心胸开阔、包容天下,不但养育了侗民族,也滋润了散居于这片土地的水族、瑶族和苗族。

岜沙,就是坐落在都柳江则畔一个古老的苗寨。

据说岜沙人的先祖,是蚩尤在涿鹿战败之后,苗民族迁徙时的开路先锋。

这一支部族,强悍、坚韧、执著,能攻善守,纪律严明。他们为苗民族的悲壮溃退,杀出了一条血路,从洞庭湖溯沅江而上,抵达清水江流域,在苗岭山麓开疆拓土。 

千里苗疆,山高林茂,肥沃的泥土、良好的生态,九黎部落勤劳和顽强的精神,使这支古老的苗民族与苗文化得以了保存和留传。

岜沙人的先辈,在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后,没有居功自傲,在苗岭的千山万壑中把关守隘,占据一方。而是选择了山青水秀的都柳江畔,安居乐业。

冷兵器时代,逐鹿中原的铁血弓箭,在农耕社会演化为狩猎的火枪。从此,岜沙的部族就在这都柳江则畔、九万大山之中耕狩度年,潇洒人生。

火枪,是岜沙人区别于其它族群和村寨的标志,也是这支部族勇烈历史的见证,岜沙苗寨被世人誉为最后的枪手部落!

过去的时光里,岜沙的男人,上山狩猎,坚毅而果敢;岜沙的女人,下地种田,晨耕复晚织。

在与世无争的漫长岁月里,岜沙有如世外之桃源,寨民们与树为友、以林为伍,生于林,死于树,生生息息,渐渐悟出了人与树的天然哲理。

在岜沙人的理念中,人与树是同一的生命之躯,人是活着的树,树是死去的人!人活着,是树魂附体,人去世,是人灵归树。

岜沙人还认为,有树才有林,有林才有鸟,有鸟,枪手才有目标和尊严。因此。对树的维护,就是对尊严的维护。

所以,在岜沙苗寨,原始的图腾是树,树是整个苗寨的守护神;爱树、护树、敬树,是岜沙人世代相传的祖训和寨规。人亡,葬于树,人生,植一树;在岜沙苗寨,你看不到亡魂的坟头,只有鲜活的树林! 

岜沙的男丁,成年时都要举行割礼仪式,这种割礼是用锋利的镰刀将男丁的头发剃光,只留一小绺,盘于头顶,称为“户棍”,表明自己可取妻生子,自立门户。

如今,现代社会的吞食习性,潮水般涌进了都柳江畔的这座文化孤岛。打破了岜沙千年的宁静,世世代代善于披坚执锐、严防死守的岜沙人手中的猎枪,此刻已不是防范外来敌侵、守卫山寨的武器,而是迎宾的礼仗了!

来到岜沙,观看了岜沙人对本族群传统习俗的情景再现,当岜沙的姑娘、小伙子,面对络绎不绝的游客,因日复一日地表演而显得木纳的神情时,让我十分惊呀!一种敬畏、忐忑之情竟突然悲哀起来:

旅游,也许就是枪手部落最后的盛宴了!

... ...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