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深 山 书 简 向 迅  

2014-01-12 07:40:08|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 山 书 简

向 迅

 

紫鹊界很有山高水远的感觉。

雪藏在那么狭远的深山里,紫鹊界有着不可思议的美。湖南山水好,三湘四水滋养出了一些好地方。在长沙,不止一次地听见一个叫思蒙的名字,欲让人抓狂。光听那美名儿,就把人带入了梦境。我一度认为,凡事都是讲缘分的,特别是那些浪漫的邂逅。世间好风景多,但不是所有的都会被你遇见。它们固守千年,一直在等待有缘之人。

若不是携一身凉意的秋雨前往紫鹊界,怕是一生一世都会错过。原来不知道湖南有个紫鹊界,去了方才晓得,呀,世上原来还有这么美丽的所在。也才在万千感慨之中,恍然所悟,不见得你没有去过或者你没有听说过的地方,就不漂亮。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在赶往一个预定的处所,却理直气壮地忽略了途中漫无边际的美景。

大师在民间,是前些日子的一种声音。尚无法考证,仍值得怀疑。但如若说美景在民间,那自是无懈可击的至理名言。

紫鹊界处在货真价实的民间,并孕育着民间。它是滋生民间的温床,也是民间的一个细胞。

在紫鹊界,我触摸到了久违的温度。绵绵秋雨,挟裹着上帝的漫天云雾,在紫鹊界变幻着魔术。秋雨时小时大,云雾时近时远,把个紫鹊界整得幻如仙境。不过,那种温度是如此强烈的从秋雨和云雾中游弋出来,牢牢地抓住了我的心。那是屋檐下的红灯笼,在雨帘中散发出的古典的气息;是木架板屋在那样一面山坡上,流露出的烟火味道;是那云雾下时隐时现的梯田,闪烁着鄂西山地的影子;是谷地里暗黄的灯影,在黑夜中流淌成金。

是的,眼中所见的一切,和鄂西山地是多么地相像!

来到紫鹊界,我仿佛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我是那些个在时光中将渐渐老去的浪荡者,而故乡从来不会。在这样一个以秋天的长天为背景的场合相遇,还有什么比这更温暖!所以我们在山上,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在篝火边放肆舞蹈,狂热喊叫!那是要喊出内心热烈的火光,在觥筹交错间,在篝火的恍惚下,喊出一个滚烫的故乡!

紫鹊界的雨,颇有些惆怅。从屋檐上落下来,织成一张网;在院子里梨树的果实上悬挂着,欲落未落。有人不停地从木板梯上上上下下,雨声不停。不停的雨声,如举棋不定的棋子,粒粒落在我心里横亘着的棋盘上。

紫鹊界的云,还有雾,都很有看头。如若紫鹊界少了它们,那是可以预见即使是一个多么完整的民间,肯定是沾有不少俗气的。烟火气不可少,不然清冷气寡,而云雾也断然缺少不得。雾洗紫鹊界的清晨,云锁紫鹊界的黄昏,都是极养眼养心的时候。

紫鹊界的饭食,任人挑剔,都是无比满意的。腊肉、冻鱼、粉皮、蕨菜,都是山里货。记得在去紫鹊界的途中,一路穿村过镇,街巷里脆生生的瓜果蔬菜,是怎样勾起车上人的满腹食欲。在此吃过三两顿之后,才觉得以前经常光顾的那些农家乐烹制出来的冒牌货,有多蹩脚!

这些固然都给人铭下印记,可最让我放不下的,还是那屋前屋后举目可见的梯田。

落脚的地方是紫鹊界演艺中心。凭栏而观,梯田重峦叠嶂。梯田是从山脚蔓延上来的,是从另外一片山坡蔓延过来的,是从天边从云海里蔓延过来的,是从岁月深处从历史里蔓延过来的。蔓延的梯田,像涌动的波浪,向心底翻卷过去;像一本本书简,低声默诵稻谷写成的中国汉字。

当云雾散去,当那么大的一片梯田向我涌来的时候,我一语不发的站在那里。我不得不承认,那一刻,我的灵魂无比干净。绵延而去的梯田里,稻谷正在日渐饱满。哦,山脚的稻谷已经一片金黄,山腰的正由青转黄,山顶的还在眺望。其实,满坡梯田里的稻谷,早已做好了准备,只等待秋风的一声号令,就要给紫鹊界铺满黄金,遍地金光灿烂,把紫鹊界变成人间天堂。

不止我一个人,沉浸于绚烂的梯田铺就的色彩。像晴天天边的云霞落在大地上,像苗瑶女子织就的色彩斑斓的织锦。从鄂西山地走出来的人,突然就羡慕起眼前波澜壮阔的画面。羡慕起世代居于此地的苗瑶及侗族同胞。梯田间阡陌交通,清一色的木架板屋点缀在稻田间,其质地和色彩与整个画面是那么协调。仿佛那些板屋也是从地下生长出来的一样,是人们种植的结果,所以它们也成为了紫鹊界的一部分。

万亩梯田,是上帝从天堂放下来的天梯吗?不是,那是生活于此的人们,经年累月编织的画册,是用血泪和汗水筑起的殿堂,是用心——一锄头一锄头挖出的民族图腾!面对那信仰一般经卷一般的梯田,我肃然起敬!我知道我该敬佩的是谁!

鄂西山地与这里是多么雷同!我熟识紫鹊界的生活,知道稻浪涌出的芬芳的背后,是几多的艰辛与劳累!刀耕火种的生活,远远不是我们看见和想象的田园之美。是的,我们所看见的,的确是诗情画意的田园,但若你不是布衣出身,断然不会体味其中辛苦!不过,即使是那些在此地抛汗洒泪的人,看见了这即将丰收的画面,都要在皱纹中犁出满脸喜悦!也只有他们的喜悦,才如稻谷一样,有着举足轻重的分量!

从一粒稻谷里,我闻见了诱人的芬芳!从古老的梯田里,我看见了一部生活的血泪史!

去过紫鹊界的人,大都知道那些满天满地的梯田最早开垦于秦汉年间,故被称为秦汉梯田。苗瑶南方少数民族为避秦时乱,栖息于此。他们以雪峰山为天然屏障,在此开垦梯田,世代躬耕。虽然紫鹊界山高水远,其历史渊源与桃源明笔下的桃源如出一辙,但仍避免不了官军的征伐,人们没有过上向往中的生活,依然向更偏远的地方逃亡。

那几个一直逃亡在路上的民族,是伟大的民族。他们在紫鹊界的时候,开垦了紫鹊界梯田,一部分人逃到广西,又凭借简单的劳作工具,开垦了与云南元阳哈尼梯田齐名的龙胜梯田!他们是梯田的开辟者,是梯田文化和南方稻作文化的缔造者。他们生命力的强悍令人敬佩,而他们亲手编织出的世界奇观,令人叹为观止!

据说在如今的紫鹊界,除了少数的民族聚集地外,很难找到瑶族人的身影了,只能在深山中寻觅到诸如瑶人冲、瑶人峒、瑶人屋场等地名。在紫鹊界民俗演艺中心的场院里,望着远方起伏连绵的雪峰山脉,思绪万千。想象着一个民族从一个地方被迫离开自己经营多年的家园,逃亡到另外一处深山,是多么的悲怆!

少数民族都是有自己的信仰和图腾的!不知怎么,我突然就想起了在南岳衡山上遇见的那些苗人。在去往祝融峰的途中,我看见那么多的苗人背着香火虔诚地登着石阶。他们中有白发苍苍的老人,有中年妇女,也有刚会学步的小孩。他们全部身着黑色的衣裳,扎着头巾,从路的两边恭敬地走着。从山脚爬上祝融峰,不是轻易而举的事情,但更令人吃惊的是,他们都是从邵阳辗转而去的。

只要有信仰之灯照耀,一个民族的内心就会无比强大,坚不可摧!只要有信仰之灯的指引,一个民族就会不断创造神话,声满天地!

紫鹊界就是一本自秦汉以降就开始被山民书写的大书,山民们以锄头为笔,以血汗和梦想为墨,在书简上狂草人世春秋,写就紫鹊界的编连史!如今,我们看见的那一垄垄的稻子,就是即将收割的诗行。连绵起伏的意象,沉甸甸的意境,紫鹊界在我的眼中如史诗般气势恢宏!

悄悄来临的夜晚,因了濛濛秋雨,湿漉漉的。那个夜晚,有人喝醉了,有人装疯,有人把木楼板踩得咚咚作响,有人把梦敲醒了……夜很深很深,但因了濛濛秋雨,连那场院里的狗吠声,都是湿漉漉的。唯一不是湿漉漉的,是那个穿着解放鞋的中年保安在篝火晚会上唱出的一支山歌:郎在高山打鸟开,姐在河边洗菜来……

再一次打开紫鹊界这本大书的,是清晨的光亮。炊烟缭绕在板屋之上,云雾缭绕在近峦远山。我依然没有看见苗瑶人的身影,只见万亩梯田在我的眼底焕发着金灿灿的光亮,那是掷地有声的颜色。我一心幻想厮守于此,住板屋,躬耕田畴,春种秋收,任时光绿肥红瘦!

紫鹊界让我记住了好多东西,有两个地名让我过目不忘:一个叫贡米岭,一个叫八卦冲。前者盛产稻米,后者生长想象。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