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伶仃洋怀想 天疆(张勇)  

2014-01-12 07:42:16|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伶仃洋怀想

天疆(张勇)

 

1

一道雨虹从我眼前的伶仃洋面升起,渐渐地消失在彼岸的尽头。很久,我才从这片大海的上空醒来。雨打浮萍的岁月隔在一片伶仃洋的水面,似隐似现,若即若离,唯有他幻化出的雨虹光照千秋。

几只海鸥扑打着翅膀,“唧唧……”地呜叫着,掠过我的头顶,一闪一闪,飞升到大洋的天空。它们一定是想去呼唤那只大鹏展翅飞翔,来告慰脚下这片热土。如若不是,深圳怎么会简称鹏城呢?一个城市想飞跃到天界,一定有它历史的必然,这种必然是我来到这片水域才逐渐清晰的意识。崛起,不是巍峨的高楼,不是毗邻早年英属香港应有的从属地位。唯一的解释,只有故主早年墨迹挥干的屈辱.那只元兵的官船途径此地的劝降,不曾引来文天祥劝降宋主的信函,却留下了千古铭记于心的诗句.他就留在了珠江的入海口处。

押解的船已经远去,诗句却从海水深处清晰地涌来,一浪浪催促着后人,永不停止。

只是一次路过,就有了这片永恒,让华人的世界热血沸腾,让海水的色彩永不退色。蓝色是属于生命生成的颜色,它不擅于留在陆地,只有辽阔的海水易于保存,以至于天空都映照成这种色彩。水淼淼存根.天苍苍书卷。气节属于一个英雄的时代.那是伶仃洋的波涛幻化出的精灵。此刻,我走在深圳湾婉蜒曲折的海岸边,海风把我的思绪撩醒,醒的苍凉。大海辽阔,彼岸的地名还有很多,而这片海域独属于一个人,就像海洋的胸怀属于特定人的胸膛一样。宽广,博大,秉然傲世,让人们至今还清晰地记得。

太阳缩小了我对大海的想象,时间的精灵把历史切割成碎片.我承受了一个没有云彩的天空,它的遥远被我听见。细心聆听,那藏在船舱里的桨影涛声被一个巨大的圆轮收回,阳光焦灼成万道金光.从海面冉冉升起。天就在当顶,那儿有宋时明月,黄昏夕阳下,落泊沙滩头。我知道,这是“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汗青。”搅起的惊天巨澜,伶仃洋里的凄雨,久久地映照着乾坤。英雄的身影虽已离去,而他的英灵却留下了青史流芳的正解.把这片海域灼热。如今,一艘艘万吨巨轮,正日夜穿梭游弋在故人已去的海面上。

 

2

 

人体的成分与海水应该没有两样,都是流动的水分子构成,只是,唯一不同的是必须由坚硬的骨骼作为支撑人体的支柱。鲜红的血色一定也是从海洋渐变而来,故此,陆地才有了稠度,周身才恒定在一个温度区间,这是热血动物独有的特质。爬行的还在爬行,那是低级的冷血动物,永远也站不起来.更无法久久地屹立在伶仃洋的大浪风口。

走过了天地的蒙昧初化,记得一群远方的彪悍牧民,跨过了他的疆界,先祖掳掠到北方是大宋的耻辱。金国不是诗的国度,靖康事变分离了故土,北宋和南宋,一个漫长的时期,朝政松怠,所以才造成了临安的苟且偏安,危卵之下安有大厦。多少个阴霾密布割地沦陷的日子.坚守那一处逶迤雄伟的长城都成了梦中的奢望。在秦桧手中,岳家将的抗金帅旗抵不过“莫须有”的罪名,奸臣当道,十二道金牌招回的是惨烈的忠臣蒙难,有谁会想到,历史的长卷会由一片伶仃洋的海水宋作了解。都是从海洋走出来的生命.生存的意识却差异迥然。

阴影笼罩的时代,民族危机四伏,北方又崛起一个强大的蒙古汗国。南宋末年,听到更多的是“惶恐滩头说惶恐”的隐隐伤痛。江河日下,很多友人曾对文天祥说:“现在元军三路大兵进兵,你以鸟合之众迎敌,无异驱群羊斗猛虎。”英雄就是英雄,回答沥肝衷肠:“我也知道如此,但国家养育臣民三百多年,一旦有急,征天下兵,竞无一人一骑应召,我万分悲痛。所以不自量力,以身赴难,也许只有这样能保存社稷。”国破家亡,妻离子散,虽然文天祥遭受巨大打击.但其抗元的意志至始至终没有动摇。他带兵退粤,在潮州、惠州一带继续抗元。祥兴元年,文天祥不幸被元军俘获。当他被元军用战船押解到珠江口外的伶仃洋时.元军要他写信招降张世杰,被他断然拒绝,招降书写成了《过伶仃洋》的慷慨诗词。威逼,酷刑,没有让文天祥屈服,即使忽必烈召见许以宰相、也被他严辞拒绝,惟有“但愿一死!”的肺腑之言掷地有声。

“孔日成仁,孟日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衣带铭的《绝命词》是悲剧的时代,而诞生的悲剧人物,用“热血腔中只有宋,孤忠岭外更何人”的崇高气节,永生在这个天地间的伶仃洋海面上。我望见了那一片桅帆,涨潮的时候,永远不能归航。所以才有“伶仃洋里叹伶仃”的感叹,那是脚镣和五花大绑。

,多么像我的老父亲,总是默默地耸着肩膀,虽然高大,却阻止不了游牧人的步伐。坚固的基石虽然傲然屹立.总是在金人来临的时候弓下腰去,更别说强大的元军了。我感到疼痛,这种疼痛像是哭过.常常湿漉漉地沿着裤脚渗入到我的身体中,让血液凝固。从东京开封,到扬州,再到临安城的杭州,江山,就这样一点点衰老,先进的农耕被铁骑蚕食殆尽。一点点吞进游牧的毡房,失掉仅有的屏障永远是历史的伤痛。山峰无数,一座座相连,一座座退却,直至尽头的南方水乡。渐渐地消失,尽头,留在大海的伶仃洋上。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