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凤凰寻梦 湘云  

2014-01-15 10:13:33|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凤凰寻梦

湘云

 

    ……若溯流而上,则三丈五丈的深潭清澈见底。深潭中为白日所映照,河底白白的小石子,有花纹的玛瑙石子,全看得明明白白。水中游鱼来去,皆如浮在空气里。两岸多高山,山中多可以造纸的细竹,常年作深翠的颜色,迫人眼目。近水人家多在桃杏花里,春天时只需要注意,凡有桃花处必有人家。有人家处必可沽酒……

                                                     ——沈从文:《边城》

 

(一)

 

有人说清冷而寂寥的冬季,是不宜出游的。可对于边城,沈先生有言在先:“秋冬来时,人家房屋在悬崖上的,滨水的,无不朗然入目。黄泥的墙,乌黑的瓦,位置却永远那么妥贴”。于是背起行囊,我去寻一个被称为边城小镇“凤凰”。想去看看最南边的“苗疆万里墙”;想去寻找一个叫翠翠的女孩子,听听那些总能让她灵魂轻轻浮起来的歌……

黔北、川东、湘西一处极偏僻的角隅上,有个名为“镇筸”的小镇,这城便是“凤凰”古城前身。它背倚南华屏风,西边,是一条明政府为防苗人起义,把苗疆南北隔开的“苗疆万里墙”。于此,“边城”的由来可知。

如果说这些不足以称奇,那么“凤凰”之所以成为凤凰,是否因为她不仅山水秀美,而且饱孕文化内涵,地灵人杰,近百年来而名贤辈出?

走近青山四围的凤凰,就象走进了时空隧道。站在古城的十字街口,恍然回到沈先生的笔底。眼前纵横相交的巷道,古风盎然的民居,苍老润滑的青石板路以及身着苗妆肩挂背篓的老阿妈无不象似在诉说一个远去不久的梦。

沈从文故居在一条小巷子的深处。一座小巧的四合院,平实无华。天井正中有一口太平缸。左边是从文居室,右厢房是他的书房。年少的他在这里生活了整整15年。故乡的淳朴民风和青山绿水经年滋养着这个有着苗族血统的青年,使他在离开后便刻骨的相思这方神奇的土地。于是弃戎投书,用他的笔写下他的边城。现在靠窗的地方摆着一方书桌据说是从北京旧居运回的。班驳陈旧,很不起眼。正是在这张桌上走出了翠翠那样水灵灵的湘西妹子和善良豪气的大老二老们。

沈先生的一生和他笔下的湘西一样透着传奇色彩。遭受半个多世纪冷遇、排斥乃至迫害,他还是那样乐观豁达。故居里有幅他晚年的照片,那笑容极具感染力。“不折不人,亦慈亦让,星半其文,赤子其人”是对他一生的最好诠释。

传说天方国古有神鸟,满五百岁后,集香木自焚,在烈火中新生。其后,其羽更丰,其音更清,其神更邃。这鸟名叫凤凰,这种奇迹就是凤凰涅磐。

一个作家在他辞世后,依然以他不朽的文字和名声造福于生他养他的故土,推动这一方小城经济繁荣,提升了整个小城居民的生活水平。他难道不是一只永生的凤凰么?

 

(二)

 

长城一向是被认为抵御北方游牧民族的防线。而在凤凰古城也有一条南方苗疆长城。它位于地势险峻的凤凰古城之西。修建于明朝万历年间,全长190公里,沿途有800多个哨台和碉卡。

相对于北长城御外而言,南长城是为了御内--对付苗民起义而修。明政府把湘黔苗人划为生苗与熟苗。在他们之间硬生加塞一条长城,目的是为镇压因民族歧视和不堪忍受政府苛捐杂税而起

义的生苗。

站在长满野草的碉卡,远眺古道,漫漫尘沙。历史已经将岁月的脚印掩埋,留下的只能一段沧桑见证。

可是,在南方长城脚下,我又一次感受到古战场上狼烟四起,战鼓齐鸣的激烈和壮观。

这里曾有一场奇异纹枰的决斗。2003年9月,天下棋坛突起风,常昊,曹薰铉两位棋坛至尊对决南长城。

长城脚下,以大地作棋盘,361位武童分别身着黑白武侠服饰,头顶黑白斗笠,在猎猎战旗,铿锵鼓声中一路螳螂拳、八卦掌杀入棋盘。此时位于长城上的阁楼,宁静平和。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已经开始。室内的一招一式传递给挥舞令旗的统帅,随着旗语,黑白子在大地棋盘上撕杀开来。好一场磅礴气势的战斗!300名苗鼓助阵,100苗巫祈福,600名苗女呐喊。背后是刻于山峦上“棋行大地、天下凤凰”的巨幅,头顶是垛口上浓浓燃烧的烽烟。好一个还原了的古战场,大气坦然的场面,令人荡气回肠!

一座烽烟张扬的边城;一座温润如玉的边城。凤凰啊凤凰,我该怎样的解读你?

 

(三)

 

冬季的阳光穿透云层,给午后的沱江更增添几分妩媚。那玉带一般静谧的江水此刻流淌在我的脚边。游凤凰古城不泛舟沱江实为平生一大憾事。

穿好桔红色的救身服,舵公伯伯便娴熟地将船点到了江中,此时沱江水便包围着我,只一伸手便可触及。它是那般的绿,那般的清。“软泥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两岸青山隐隐,显现出不同层次的黛色。临江而立的苗家吊脚楼飞檐翘角,错落有致,倒影在江水中。前方突然响起了笑叫声,原来沱江中有一处不大的落差,船行至此,被轻轻抛起后又顺水滑落,那感觉象是在冲浪。笑声便感染了整条沱江。

再前行一段,只见有座横跨沱江的风雨桥。也称虹桥。那桥的姿态颇具江南风范,挺秀小巧。我们的目光便聚焦在那里。据说凤凰八景的“溪桥夜月”就是在朦胧的月色下坐在江中观此桥最美。正在叹息无此眼福,却有一阵脆生生的歌声从桥洞下传出,一个盛装的苗家妹子划着一只狭长小舟,荡荡悠悠飘过来。大家下意识都息了声,没有一个人敢大声出气,生怕惊扰了甜美的歌声,甜美的梦!,这个一脸稚气的妹子莫非就是翠翠?这美妙的声音真的让灵魂不由自主的浮起来,醉了,竟不知身在何处!

仿佛从偏远又寂寞的古镇已的悠悠岁月中走出,上得虹桥,那琳琅满目的民间工艺品又将我们从虚幻世界中唤醒。这里光用一双眼睛看是不够的,还得用上手和嘴巴。苗人好客,对于你的光顾除报以灿烂的微笑外,还热情地请你品尝当地特产。

凤凰有一条“民间工艺一条街”极具民族特色。各种蜡染制品、手工刺绣、苗家银饰、工艺制品、土特产等等都是游客吸引眼球的珍宝。街面店铺也是一色的明清民居摸样,和那些民族工艺品相映生辉。穿行于小街中,我被一种甜香又略带辣的气味所诱惑。走近了就见几乎家家门前都有一口铁锅,锅里熬着褐红色的粘汁,空气飘着生姜的味道。再仔细看,家家门上在半人高处都钉个铁钩,将那锅中生姜糯米蜂蜜熬到如面团的浓稠汁儿挂上去,迅速的反复的拉长,拉出纹理。如拇指样粗细,就拿起剪刀飞快的剪成三角形,这个动作要快,因为温软的姜糖一冷却就会变硬。老街上姜糖作坊极多,家家开始做姜糖的时候,空气里飘荡的便都是糖香,耳边响起的也就只听得一片“喀嚓喀嚓”声了。凤凰的特色小吃很多,著名的还有血耙鸭,酸辣子炒沙萝菇等等,湘西人最喜吃辣子,几乎道道菜都离不开,只可惜我的嗓子有毛病,难以亲尝。对于哪些端上桌的美味,真个是“眼角眉梢都是恨”哪!

如果说在凤凰留有遗憾的话,除了没有尽情品尝湘西风味外,还有以下三点。首先是没有时间去沈从文墓地拜祭一下文学大师;第二是先安排好的要在临江的吊脚楼上体验一下苗家生活,因为要赶火车而住进了吉首的南方宾馆;再就是手中没有数码拍下这难以忘怀的美景。以我笨拙的笔根本无法记下那些美丽得如同仙境般的古城。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我一定会再来造访的。

沈先生说“这虽然只是一个轮廓,但那地方一切情景,却浮凸起来,仿佛可用手去摸触。”于我,也是这样的感受。

(写于2004.1,发表于05年《辽宁青年》。09年修改后参加新浪棋牌“颠峰对决”大赛,获二等奖)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