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妖娆茶时光 汤荣辉  

2014-01-15 10:18:49|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妖娆茶时光

汤荣辉

 

    错过了清明,再错过谷雨,印象里关于长龙高山绿茶的那份菁华,惟余擦肩而过的遗憾。

    所以,在暑气蒸蒸的六月,逃离福州,潜入翡翠一般娇娆欲滴的长龙山区,已经淡然的是茶的奢望,无以拒绝的,当然是漫山遍野的绿。可以想象,那样的召唤,一定别样的清凉,别样的柔软。  

    六月天,本应香香暖暖的。可是,长龙的六月天,雨后初霁,竟乍暖还寒。抖抖索索的窗外,青山生碧,绿水浮烟,更有田畴老屋,牛犊羊群,瓜棚花架,青梅生桃,若隐若现,梦影依稀。

    诗人好还乡,乡关情切切。如此近距离地,冒冒撞撞地,在长龙的山山坳坳里撒野,不免一番心虚,一番怯意,恍恍惚惚间,竟醉了。

    迷醉,沉沉,沉沉的,却在憩息茶园的那一刻----

    炉峰山,是我们抵达的第一站。环环绕绕的是茶山,层层叠叠的是茶树,起起伏伏的是茶绿。山之顶尖,树之比肩,绿之心眼,平平展展的,是一块水泥坪,方方正正的,约摸二三百平方米。长龙最高首脑机关公派的导游解释说,这是战备专用的直升飞机停机坪。

    下得车子,竟见天空灰灰濛濛,细雨扬扬洒洒。瞬间,空气湿漉漉的,粘乎乎的,随手一抓,似乎水汽在滋滋有声地冒泡。距停机坪十数米开外的,或山坡,或小路,或树丛,一丁点雨丝都泼不进,抓不着。十米不同天,这种小气候的典型性,非身临其境,你会断然萌生感同身受吗?

    尚未解开心头之疑,导游站立微雨中又接二连三地激情播报:炉峰,又名炉山,海拔618米,山顶凹陷,势如香炉,故名。不过,“山顶凹陷”的地形地貌,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当年驻军修筑工整的停机坪。炉峰山高多雾,盛产绿茶,其鹿池绿茶,清宣统二年(1910年)曾获出口物品银质奖,畅销东南亚。今天,炉峰山麓的茶人,还创造性地推出新工艺红茶,乌龙茶,还有茶点,茶饮料,即将要投放市场……到了那一天,长龙里里外外,势必茶趣盎然,茶色迷人,茶海无边。

    那一刻,借着土著导游洋洋洒洒的大手笔,放眼眺望,远远近近,仿佛茶绿匍匐,漾起一圈圈涟漪,就像千军万马,前仆后继,奔腾翻越。这,是长龙茶叶市场的虚拟形态,还是现实常态?

    没有答案,除了想象,还是想象。

    实话实说,靠茶吃饭,我们最不能忘记的,应该是茶圣陆羽。一本《茶经》,助推茶叶由饮的常态,噼里啪啦地,蹿升到品的高度。但是,眼下的龙井、大红袍、铁观音,大有炒制太过的苗头,片片茶叶,身不由已地从品饮之常态异化为乱市之癫狂。

    君不见,假借历史上的皇帝,僧人,高官巨贾说事,莫不鼓捣多多多多的茶叶传奇。于是,眉来眼去之间,茶叶,被推手簇拥着角逐着别离树枝,在“砖”家吹拉弹唱中花容失色,甚至失守贞操。今天,即便是龙井村的“龙井”,武夷山桐木关的“金骏眉”,哪怕是使用原产地地理标志的,也未必道地。茶青,既然可以移花接木;工艺,又何必地地道道?当然,不变的,只有“龙井”、“金骏眉”、“铁观音”等中文符号。不是秘密的秘密,明眼人都知道。这,绝非道听途说,而是“讳疾忌医”的历史典故,在现代茶市演绎的翻版戏。

    那么,长龙的茶叶呢?在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背后,尚能依稀可觅“鹿池绿茶”的声色真相否?

    所幸,一位走南闯北的当地茶商为我们解开心结:从市场的角度看,产品离不开求新求变,切忌一味到底,于是,长龙绿茶区出现了红茶,乌龙茶,新工艺花茶。但是,长龙人不盲从,不拘泥,而是实事求是,从茶叶品种适制性出发,从中力求寻找茶性表达的潜在可能性。另一方面,绝大部分的茶农,在坚守绿茶产品传统性的同时,善于向传统学习,用创新手法赋予传统产品以时代特征,使之在更高站位上把传统产品导向高精尖的层面。

    探索,是艰辛的,也是痛苦的。面对茶市的杂乱无序,其探索显得更艰辛,更痛苦。现阶段,从表层上看,长龙茶产业已经背离传统形式很远了,个性的挥洒也到了一个新的层面,甚至有部分产品完全脱离传统制式,可以说是对传统的否定之否定。但,透视现象,考量本末,你一定可以悟到静、清、和、雅的茶文化特质,已经深深地融合于外在的现代形质之下。

    简言之,以静制动,还得以一变应万变。譬如,今年农历三月三,长龙搞起了首届“鹿池绿茶”畲乡赛歌会,畲乡人在高山之巅吆喝茶经,在白云之下炒茶斗茶……一切为了回归自然,回归生态。

    一席话,大大地出乎所料。诚然,高山,有高人,高明又高见。

    中午,乘兴到镇区某农家饭庄吃饭。除了清明时节寻常可见的野菜、苦笋,还有原滋原味的土鸡土鸭、山羊山猪。最让我们叹为观止的是,每人座前赫赫然一杯绿茶,映着窗前的云淡风轻,漾着山里的碧里透青。

    香香暖暖的六月天,高山绿茶的菁华,果然,别样的对味,别样的爽口。

    不简单的山里人,不简单的头道茶,还有我们不一样的感叹----

    英雄竞长龙,妖娆茶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