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想起了家乡的小溪 秦时月  

2014-01-17 13:22:44|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起了家乡的小溪

秦时月

 

家乡的小溪,流得很长,流得很远!我不知道她的源头在哪里,也不知道她的尽头在何方!

小时候,我问天上鸟过都知公母的爷爷,爷爷捋着山羊胡子,笑眯眯的对我说:小溪的源头呀,在大山那边!小溪的尽头呀,在大海里!那边又是哪边呢?大海又在哪里呢?我听不懂爷爷的话,无论我怎么的刨根问底,爷爷始终没有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小时候的我,常常这样想:我不能找到小溪的尽头,总可以找到她的源头吧!

于是,在一个无雨的清晨,我相约垸里玩得要好的伙伴,瞒着父母,背上干粮,踏上了寻找小溪源头之旅。刚上路时,我们信心百倍、豪情万丈,一路蹦呀,跳呀,笑呀,闹呀,好不欢喜,把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撒落在蜿蜒的溪边,惊飞了还在憩息的小鸟,扑簌簌的活蹦乱跳,少数胆大的鸟儿还立定站着,痴痴的打量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睁着诧异的眼睛,像是探究我们在做着什么惊人之举。

翻过两个小山头,我们的小腿肚子便开始发胀发麻发抖,像灌了铅似的怎么也挪不开步子了,我们这些早晨还发誓不当狗熊的伙伴们,不到正午就一个个瘫倒在草地上,任我怎么的好说歹说、鞭抽脚踹,就是不起来,几个年纪更小的伙伴更是哭爹喊娘的悔不当初。看来找小溪的源头一点也不比找她的尽头轻松。瞧着同伴们的样子,我知道,我这个总指挥无论如何再也当下去了,只好领着同伴无功而返。

一晃,那个夭折的计划过去了很多年。有时春节,我们几个当年的伙伴碰巧聚在一起,谈起当年寻找小溪源头的情景,大家相逢一笑泯旧事,有的装着浑然记不起的样子,三言万语就把它遮掩过去了,事实上也真的没有什么值得好回忆的,谁还会把儿时的“丑事”放在心上,拿出来显摆呢?我们这些儿时的伙伴如今都长大了,开始慢慢变老了,有的已经抱上了孙子,再没出息的也有了长得牛高马大的儿子或金枝玉叶的丫头,他(她)们也早过了我们当年寻找小溪源头的年龄。我们慢慢变老了,家乡的小溪也老了,每年清明、春节,我们这些在外做事的山娃子回到家乡,总要去溪边看一看、走一走,寻找当年的记忆。如今的小溪已不成为溪了,当年的一弯清泉已彻底断流了,再也听不到潺潺的流水声了,代之以茂密的杂草,远看已和附近的田亩连在了一起,当年垸里女人和小孩在溪边捣衣、嬉水的笑闹声已成了遥远的回忆,我不知道是该为大自然这种畸形的变化而高兴还是担忧?总之,心里会时常泛起阵阵的酸楚和惴惴的不安。

何时能还我小溪清泉、潺潺流水呢?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