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巷弄深深 王剑冰  

2014-01-20 12:34:06|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巷弄深深

王剑冰

                             

 一

 

  周庄说不清有多少条巷弄,几乎每条巷弄都从水边出发,而后一直向房屋的里边延伸,必然地会通向一个个生活的门口。

  只是有些巷子太窄了,那种窄是让你想象不到的窄。

    两腿高低不等的人,喝多了的人,挺了大肚子的人,都不好走这样的巷弄。

    即使有风进来,也不能由着性子乱串,更退不出去,只好顺着硬硬的巷子跑,挤得发出一阵阵尖叫。

  在这条街上无数次地走过,竟也没有发现这条巷弄,它仄在酒肆茶舍之间,路过的人必是早被那些高高挂着的幌子弄得眼花缭乱,这条小巷就总是在视线中迷失。

  要看到这样的巷子,必得是早上或傍晚,店铺打烊时。

  要不是一条狗,我还是发现不了它。这条狗和另一条狗在逗耍,并不是恶战,跑来追去的,一会缠在一起翻滚啃咬,一会又起而散去,蹦跳撒欢。

    两条狗像是在恋爱。

  其中一条就一忽不见,另一条跟进去的时候,被我看见,原来是一条很窄的巷弄。

  这时我看见了钉在巷口边上的牌牌,这个巷子的名字原是叫“窄巷”。

  既是巷,是可以让走的,我便轻轻地走了进去。

  之所以说轻轻,是巷子的窄给了我一种逼迫感,一种紧张感。

  巷内静极,夕阳侧着半个身子在里边渐行渐远。

  当我深入进去的时候,竟然发现了一处一处的小小的院落。

  这些院落让人怀疑曾经改动过。因为不少发黑的梁柱一般的东西以及灰色的瓦堆放得到处都是。

  按照惯例,小巷两边都是深宅大院,它说不准会将我引入一个什么人家的后花园中,却不可能是一片简单的住房。

  不过,我从这些梁柱与灰瓦中找到了某种答案。

  时间是无情的。

  我只是从中想象出小巷的昨天。

  这种只容一个人一把伞进出的小巷,曾经产生了多少迷离的故事。

  江南的小巷,自然也走过戴望舒这样的追梦文人。

  张厅的左右各有一条巷弄,说是巷弄,其实很窄很窄,尤其是左手的这一条。

 

                                   二

 

  有两个玩得很好的小女孩,其中一个就住在这个很窄的巷子深处。

  外边的女孩想找里边的女孩玩,最发愁的就是通过那条又黑又窄的巷弄。

  每次站在巷子口往里望,幽幽长长都会望出胆怯来,除非放弃。

  但心又不甘,于是这小女孩想了一个办法,先是大口大口地深呼吸,然后猛然憋住一口气,心里发声喊,就像谁发了百米跑的号令枪,撒脚一路狂奔而去。

  等跑到尽头,露出一块天地,才大口将气呼出,扶着墙喘息半天。

  我听了也笑了半天。

  是一条什么样的巷子呢?

  费幸林便要领我去看。

  张厅的一位女经理引我穿过张厅的一进进院子,直向后面走去。

  到后花园处她又叫上一位拿钥匙的男管理员走向侧墙的一道边门。

  可以看出这边门平时是不开的。

  原来他们想让我从里往外走体验这条巷弄。

  男管理员说:这可是少见的江南第一弄,没这么窄的。

  女经理说:上回一个老外,又胖又壮,看了巷子很好奇,便走了进去,结果走到中间狭窄的部位便挤在了那里,横竖都过不去。

  老外害怕起来,小小心心地搬着自己的肉退了出来,可让人看了个奇遇。

  他们说,过去这巷子里有灯槽,晚间会放一盏盏豆油灯。

  但那光不仅微弱,还飘摇不止,忽明忽暗,给小巷更增添些许神秘的气氛。

  再往后就连豆油灯也不点了,人们进出全都摸着黑走。

  遇上里边出来的人呢?

  那可能就找个稍稍宽一点的地方,硬挤着挫让。

  如果是一男一女呢?

  这不好想,也许会因此挤出一些情事来呢。

 

                                       三

 

  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男孩喜欢上一个女孩。

  女孩起初并没有看上男孩,但女孩住在这个巷子深处,每每放学男孩就在巷子口等着,要送女孩回家。

  女孩因为害怕,也只好由着男孩送。

  时间久了,就送出了感觉。

  有一天男孩送女孩到巷中间的时候,两个身影叠在了一起。

  现在这巷子亮起了节能灯,却并不十分明亮。

  我开始走进去,只容一个人的巷弄从这头是一眼望不见那头的,因为前边拐了个直角的弯。

  中间宽窄还不大一致,一个人走得急,说不准会将身子蹭在墙上甚至头碰在墙上。

  可在晚间谁会悠悠闲闲地走这样一段路呢?

  那么,巷子深处住的人家,桌子柜子是如何进去的呢?

  原来后边还有水路,可用船装运。

  小巷只是用来把人送到前街去。

  从这头走到那头的时候,我又想起了那个小女孩,深深地呼吸,而后猛然憋一口气,噔噔噔地向前跑啊……

  现在那个小女孩早成了周庄旅游公司董事长赵伟东的妻子。

不知伟东是否也使了那个男孩善意的手段。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