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沈园冷 欢情薄 毛素梅  

2014-01-21 09:50:01|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沈园冷  欢情薄

毛素梅

 

到浙江绍兴,不能不去的两处地方,除了鲁迅故居,我认为就是沈园了。前者是不用说的,以鲁迅先生的名气和在中国文坛的地位,自然游人如织,络绎不绝,热闹非凡。然而,我最想去的,却是沈园。

杭州西湖归来,再看绍兴沈园,再怎么曲径通幽,亭台楼阁,感觉总是逊色得多。然而,这座千古名园出名的并不是景,而是——情!因为陆游和唐婉,因为《钗头凤》,因为一段凄美绝伦的千年情缘!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陆游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唐婉

我在刻有词学家夏承焘所书陆游和唐婉词的沈园正南断垣前久久驻足,唏嘘不已。陆游一阕《钗头凤》成为千古绝唱,唐婉和词夫妻之情犹锁壁间。《钗头凤》一阕上青天,牵动相思的人儿泪涟涟,似乎在向人们讲述着那个动人的爱情故事。

沈园原为南宋越州沈家的私宅花园,当时池台极盛,占地70亩,园内亭榭楼台,小桥流水,假山林荫,是江南著名园林,被誉为“越中名园”。沈园园主为了讨好城内父老,每年春季对外开放,绍兴的文人名流经常去游玩,陆游年轻时也经常到沈园去吟诗读书。陆游20岁,英俊年少,诗才横溢,与美丽多情的唐婉结婚。唐婉对诗词也有相当的修养,和陆游兴趣相投,琴瑟和谐,生活美满。同时又是亲上加亲,唐婉孝顺公婆,贤惠善良。按理这婚姻该是美满幸福的。但世事难料,陆游在礼部考试中落榜,陆母把过错归结在唐婉身上,一怪其没有管住丈夫思想之“放任”。二怪其使丈夫“惰于学”,三怪其不吉利(陆父病死),最后陆母蛮不讲理的硬逼着陆游和唐婉离婚。陆游百般解释,争辩和恳求都无济于事,最后只好瞒着母亲,表面上把唐婉休回娘家,暗地里却在外面另租了一所房子,私下与唐婉相会。不久这个秘密被陆母发现,竟又寻上门去吵闹,事情无法隐瞒,也无法继续,最后陆游只有忍气吞声,被迫与唐婉分离。后来陆游另娶蜀郡人王氏,唐婉也迫于父母之命和陆母之意,改嫁给陆游表弟赵士程为妻。

陆游在南宋绍兴二十一年27岁的春天,再游沈园。恰好不先不后,唐婉和后夫赵士程也来沈园游玩。唐婉尽管已再嫁数年,但对陆游的旧情却如藕断丝连,始终摆脱不掉。她看到陆游一个人孤零零地在那里徘徊,真是又惊又喜,又愁又怨,便告诉了赵士程。赵士程也是一个文雅洒脱的人物,知道唐婉的心意,便按照棠婉的意思,叫家童给陆游送了一份酒肴去向他致意。陆游也看到了唐婉,体会到她的深情,不堪回首的往事一齐涌上心头,陆游百感交集,把这杯苦酒一饮而尽后,提起笔来,在一堵粉墙上题了一首悲痛绝伦的词,就是名传千古的《钗头风》。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恩爱欢情是那么的短暂,几年来满怀愁绪,离散而居,错字的三次重复,一再表示对唐婉的追悔之意。

春如旧,人空瘦,一个空字,表明了唐婉罹旧情的徒然,对唐婉的理解。唐婉望着陆游,热泪滚滚,连手帕都湿透。

一对情人,迫于封建伦理道德,有情难诉,有话难说,多么的悲哀。莫,莫,莫,一再的重复,表露了诗人自己的绝望情绪。

这首词触动了唐婉的“一怀愁绪”,她也和了一首。

人成各,今非作,病魂长常似秋千索。唐婉从此抑郁成疾,不久便去世了。陆游为此哀伤万分,以致抱恨终身。

这一幕婚姻悲剧,在陆游心底成为不可平复的创伤,特别是沈园之会与唐婉之死,更加重了陆游的忏悔和负疚,后来虽已为陈迹,但陆游多次忆咏沈园,追念唐婉。如陆游46岁作《重阳》诗:

照江丹页一林霜,折得黄花更断肠。

商略此时须痛饮,细腰宫畔过重阳。

63岁作诗云:

乘得黄花作枕囊,曲屏深幌闷幽香。

换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

少日曾题菊枕诗,囊编残稿锁珠丝,

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

75岁作《沈园》: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84岁作《春游》: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一往情深如此。什么叫爱情,什么叫至死不渝?陆游以其一生的行动做了令人热泪难忍的说明。

我在沈园里随意的游走。已是黄昏时分,沈园里冷冷清清。陪同我的小侄女很不耐烦,催促我走了,说这么个破园子,没啥好看的。我抛下她,一人去了陆游和唐婉相见的葫芦池,又去看了宋井亭,半壁亭,孤鹤轩等,最后停留在了断缘石前。断缘石是一块从中间断开的大石,整块石如鹅蛋,依依不愿分离,似乎向人们诉说着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悲剧。

走出清冷的沈园,我心凄然!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