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瓦房店记 周平松  

2014-01-23 10:31:09|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瓦房店记

周平松 

 

    县城西南十里,溯任河而上,如果看到河岸一座七级白塔,就到了瓦房店。七百里任河一路迤俪而来,邂逅渚河于镇西。古来两水交汇皆为市井。瓦房店独得地利,自从西北五省六馆十七家商会落户以来,名声大噪州县。本县特产茶叶,桐油,土漆,黄麻,白丝。源源不断聚散此地,上接巴蜀,下通荆湘,行销全国。县志载:瓦房店曾誉为小汉口。 

    街道顺地势一字排开,两边房屋多以木石结构,屋顶覆盖石板,大户人家讲究青砖砌墙,泥瓦盖顶。虽谈不上钟鸣鼎食,倒也雕梁画栋自有豪华景象。房屋高高低低错落有致。尤其是临河吊脚楼子,在贾平凹《紫阳城记》中被形容为风中鸟巢,极富江南韵味! 

    古镇依山傍水,镇北是茶山,千亩茶园漫山遍野,氤氲着山水的灵气,佳山美水自古以来就是贡茶的产地.各会馆散落山梁,簇拥着泰山庙,山上山下有小巷与镇街相通,惟有武昌馆伴在山下瓦房沟旁,真是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每到金秋,会馆里数十棵丹桂,都有几人合围,熏得满镇飘香. 

    瓦房沟里清溪流淌,汇入任河形成镇东渡口,天南地北的商船就在这里云集.脚夫们忙忙碌碌装卸货物,各色水手泊好船只,也都三三两两上岸去休憩. 

    渡口到街头,一共一十八只石磨盘叠成阶梯,水手们摇晃着身影走过湿漉漉的石阶,上得青石板街面,大声嚷嚷地进了各家酒肆。要酒要菜暂求一醉。小镇习俗,天麻麻亮,家家户户就开始挑了水桶到河里打水,接着就有卖小吃卖菜的,拉长嗓子在巷子里叫卖,至于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则是春天的雅事了。 

    孩提时印象最深的小吃就是米浆馍,白软甜香老少皆宜。卖米浆馍的脾气好,很受孩童喜爱,曾为之做歌谣云: 

    浆馍,米浆馍 

    里面包了老鼠药, 

    吃了跑不脱。 

    虽然粗俗不堪难登大雅之堂,但用本地话唱出却极为合辙押韵。 

小孩子们唱完一哄而散,他也不恼,后来竟也学会了这只歌谣。间杂在叫卖声中吟唱,从街头到街尾。累了就在街头皂角树下小憩。仰脸看看悬挂的小刀似的荚果。间或有熟掉的,就捡了捣烂浣衣。树分雌雄,雌树挂果,雄树不挂果却长得分外挺拔,浓荫匝地,数丈方圆。雌树枝条下垂,几到河面。常常有水手顺流折些枝条,灵巧地编成小冠,扮演戏文里的张飞呢。 

    水手们往来任河上下,学得一身浪里白条的本事。性情也极为豪爽。七百里河道水流湍急处十之八九。这些苦人儿过着简单而快乐的生活。他们冲波斩浪逆流而上,要把一船船山货送到川蜀途中,往往还要充当纤夫脚色,在湍陡浪高的地方,伛偻了身子,扣着纤绳,攀爬在古栈道上。年去岁来。相偎相依的只有那船。 

    每每到了月白风清的夏夜,这些多情的水手泊船在河滩边,必定要唱起那只缠绵的《南山竹子》,歌声嘶哑中杂糅无尽的温柔。这歌声漂浮在静静的夜空里,传到了临河的吊脚楼上。必定会有一扇窗棂打开,在灯火阑珊中有一个女子,幽怨地和着山歌。 

    郎在对门唱山歌 

    姐在房中织绫罗 

    你这短命死的,发瘟死的,挨刀死的,唱地个好哇 

    唱的奴家脚爬手软,手软脚爬 

    踩不动云板,丢不得梭 

    一瞬时,月亮底下这个悠然入梦的古镇,也在歌声里朦胧起来了。年年岁岁暮暮朝朝,流传许多关于水手和女人的凄恻故事。有财主的女人随了水手私奔,被抓回来沉河,男的被刺瞎了双眼沦落为丐的。古镇上的人们还在茶余饭后常提起那水手如何可惜,因为爱上了不该爱的女人,一个英俊健壮的年轻人就这样给毁了。唏嘘叹息之后,就谈起腊月的汉戏和正月的社火了。 

    有钱莫赶腊月场,年关下的腊月是瓦房店商业活动最鼎盛时期,从早到晚,四面八方赶来的商贾山民把小镇挤得水泄不通。山民们除了买卖年货外,还可以欣赏到流浪的江湖艺人的杂技表演,往往乐而忘归,直到薄暮时分,才惦记着妻儿的牵挂和嗔怪,匆匆忙忙踏上归程。家中的孩子在期盼中,早早地筹划着过年的新衣服和长辈们该给的压岁钱,至于一顿丰盛别具意义的年夜饭还不算太重要。最要紧的是穿一身新衣服,和大人一块去看社火和听汉戏。 

  白昼里社火闹的正欢,踩高跷的,舞狮子的,一群乐师咚咚咚敲着昂扬的鼓点,把一河两岸的人们都吸引过来,那高跷队的扮了一出出热闹戏文,弄乖作怪逗得众人开心大笑。尤其是扮演西游记的,把唐僧的虔诚,八戒的贪婪,行者的精明,沙和尚的老实演得硬是活灵活现,仔细辨认演员,原来是卖豆腐的张三,撑船的李四,开杂货铺的王五,各色人等都更换了世俗角色,沉醉到戏里人生去了。 

  夜晚里汉戏粉墨登场,武昌馆的戏台上,三五步走遍天下,六七人百万雄兵。那唱包公的声调铿锵,道尽一代忠臣为民出害肺腑之言,那唱梁山伯和祝英台的,却如泣如诉,说不尽才子佳人的男悲女怨。只见戏台下,观众时而神情紧张,时而惬意,喜的时候不觉忘情叫好,错拍了旁人的肩头报以歉意一笑,悲的时候唏嘘不已泪流满面,却牵起孩子衣袖来抹眼泪,如果笑声此起彼伏,那一定是在上演诙谐的《嫁嫂》了。 

  腊月正月是一年之中的精华,家家户户亲朋好友相聚一起痛痛快快喝上一壶老酒,品尝着象征蒸蒸日上的蒸盆子欢声笑语在爆竹声声中,散落在青山绿水间,一直飘下来,落在了梦里。 

  瓦房店在经历了数百年沧桑之后,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完成了历史使命,下游水库蓄水使奔腾的任河变成一个烟波浩淼的湖,瓦房店,这个百年老镇静静地沉没在碧波之下。眷恋不舍的人们只得上山重建家园,在一片斜阳短草里,扎下了他们的根。日本作家三岛由纪夫在《金阁寺》中写到:“梦中的金阁寺终在现实的金阁寺之上”我亦有同感。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