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倚窗听雨殇秋意 唐明曾  

2014-01-24 16:01:11|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倚窗听雨殇秋意

唐明曾

 

苍穹渗透着迷蒙的雾色,眼前不很清晰,几分朦胧笼罩着校园那一片绿树高楼,我倚窗而立,突然想起南宋词人蒋捷那带着淡淡伤感的“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此境此遇,接受煎熬的又岂止是那漂泊的心灵?

出世二十余年,我规矩着农村那种光宗耀祖的祖训,离乡从学,从未敢越雷池半步,一晃连当年那种桀骜不驯的思绪都已荡然无存。父亲为谋生计离开家乡那一片庄稼果林,母亲毅然跟随,最近得知父母在外甚为艰辛,心里不由泛滥种种滋味,有心酸,有无奈,亦有无助。

都说秋雨是柔弱的,是世界上最为轻灵的东西,敲不响厚重而坚固的钢筋水泥的楼房,还有坚硬而冰冷的柏油公路。

眼前雨丝确实甚绵,密密麻麻地网络着校园的每个角落,我不想走出去,独倚窗栏。眼前的这一切让自己沉思许久,一丝丝细雨带着飘拂的舞姿从天而降,时而缠绵,时而飘摇,微风划过的地方,细雨会不知所措的接受指引的方向,不管落下去在草丛,树叶,楼房,还是公路......我想那落在草丛上的一定顺着草叶滑落至茎,透过那一层潮湿的泥土湿润大地;落在树叶上的亦会顺着叶脉凝聚在一起,一滴一滴错综分布在叶表,直到不均衡的倾斜,便一滴接一滴的落到地面,有的湿润了泥土,有的砸碎于地板;落在楼房上的碎过再凝聚,之后便流落于城市排污的管道,从此漂泊,等候再一次轮回;我想那飘落公路的,一定被汽车轮胎碾得粉碎了吧?要不然那细雨也不会粘在车胎上一直走去很远很远,直到消失。

无疑这柔柔的雨丝定会飘落于故乡那一片青砖碧瓦,不时发出叮叮当当悦耳之音。父亲总会披着他那件破旧的雨衣穿梭在屋里屋外,我亦不怕这柔和的雨丝,伸手去洗涤那沾满墨迹的手心,秋意依旧在淡淡的雾色里蕴育着一种祥和的氛围。

母亲往火炉里添加柴火的时候总会顺手也放进几个土豆,待一炉柴火化作灰烬时土豆尽熟。母亲会亲自为父亲,妹妹和我各自剥上一个,唤着儿女的名儿,洋溢着灿烂的笑容。那祥和的语声穿过秋雨缓缓入耳,一家人围着火炉,温暖四散开来,弥漫整个木屋。

这是多年前一个秋天的际遇,我想那时的秋雨一定也落在村前那一条小溪里吧,要不然怎么会传来如此神秘的哗哗声呢?

而今事变境迁,各处异地的我们看到的秋雨一定也是灰蒙蒙的冷雨吧?还有谁愿意去碰触那余留在心灵里的一片美景。父母亲亦是为了生计而奔走在这凉雨里,更多是忙碌了,而自己呢?二十余年的磨砺,却愈感心力不支。生活竟如此让磨灭自己?

看着眼前细雨飘落的场景,不由心生感伤,是这雾色里秋雨撞击了自己那多愁善感的情愫,还是本就是自己触碰到了那种种淡淡的忧伤,我不想故作聪明地去诠释什么,或许也不能诠释什么。

秋雨还是毫无停意地淅淅沥沥,像思念一般延绵开去,浮过脑海里的“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亦觉得别有深意。

正值此时,一缕微风掠过,好像是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