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深处的红花草 王晓琴  

2014-01-09 11:59:31|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深处的红花草

王晓琴

 

大片大片粉色的紫色的梦!大片大片的、云蒸霞蔚的涌入我的梦!我记忆深处不能忘怀的粉色紫色的原野,粉色紫色的春天!那是红花草呵——我的粉色紫色的梦,我的粉色紫色的自然!

红花草,学名紫云英。我们家乡大人小孩都爱叫它红花草,就像我们家乡喜欢喊孩子小名一样,不管这个孩子后来长成大人做了大官大事,回到家乡人们仍然叫他小名——亲切啊!红花草每到春天开出成片的粉紫色小花,汇集成一片粉色紫色花的海洋,一片云蒸霞蔚,大概它的紫云英的学名就由此而来吧。可是正因为红花草在春天田野上开出一片紫的粉的小小花朵,那些小小草那些小小花,更像乡下人贴近泥土自自然然芸芸众生的样子,那么朴实那么广袤那么美丽,所以我们更爱叫它红花草。

红花草嫩嫩的花头可以用来食用,记得小时,母亲有时会让我们放学后去田里采一把嫩头炒吃,扑鼻的清香。春节期间,母亲除了让我们给城里的姑姑、姨姨们带去咸鸭蛋外,还要捎带上菜园小菜和红花草。听说二姨还将红花草带到上海婆家,婆家人都惊奇于红花草做的清香菜肴呢。记得每到春天,田野上大片大片的姹紫嫣红,引一群一群蜜蜂嘤嘤而飞,许多养峰人在地头边搭个草棚,放飞一箱一箱蜜蜂,摇出花蜜。那时我们还小,不敢靠近,只是远远地观看新鲜,也没吃过蜂蜜,后来有一次二姨从上海带回来一瓶蜂蜜,那瓶子上的商标上印着“紫云英花蜜”的字样,我们便知道是我们田里红花草经过蜜蜂后的甜蜜了,尤是更为喜欢红花草了。偶尔的时候,女孩子们常常采一小朵粉紫色的小花插在辫梢上,小花随辫子一甩一甩的,生动极了,常常引得小男生们撵着要揪那花小辫;小花易萎,但是好在田里小花芸芸,可以常采常新的更换辫梢上的美丽和俏皮,于是女孩子们对它又多了一份喜爱和甜蜜的感觉了。

红花草不光人吃,吃的更多的是猪和牛。那时粮食紧张,精米糠饲料也不能可着嘴地喂猪,就搭上一些红花草,既节省米糠饲料猪也很爱吃并且肯长膘;还有就是拿红花草喂牛,那时谁家轮上喂老牛,除了冬季的干草堆,便是在自家的田里捋上一摞肥嫩的红花草犒劳那板劳力的耕牛。红花草可是耕牛冬季唯一的新鲜嫩绿的青饲料,牛很爱吃,可是庄户人都知道不让牛饱饱地光吃红花草,因为吃多了它的肚子会胀气的。而红花草最大量最直接实用的是我们家乡用它做绿色施肥。每年秋末必在晚稻茬的田里撒上它的籽,于是冬天的田野上因了它蓬勃的绿色而生机勃勃;等到春天花开旺盛之时,将满地的花草耕过犁过,放水一沤,那地的土力可就肥透了,这时再栽上水稻,那水稻便可着劲地生长。其实,红花草沤过的地力无论栽种什么庄稼,那庄稼都会可着劲地旺长,而且地力是越积越深厚,泥土是越耕越松软。那时中学农基课本上就有介绍,说它的根瘤菌肥效特别好,是绿色有机化肥厂。用现在时髦话说,那是绿色环保对地力有可持续长效发展的绿肥,当然还有现在才知道的概念“无污染”。所以那时在我们眼里,红花草是个宝,朴素实惠,美丽甜蜜。

可是,曾几何时,红花草大面积消失了,好象是上个世纪末就见不到它美丽的倩影了。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人们讲求效益,时间就是金钱,虽说对地力长效厚积,可红花草栽种费时费力,跟眼面前人们希望的伸手就能抓到金抬手就能摘到银相比,红花草朴实的美不能快速换大钱;加上乡下劳力纷纷向城市转移,稻谷都有抛荒,何况肥田的红花草呢?长庄稼什么化肥快速用什么,眼前收成是看得见的,地力厚积是将来的,越耕越板结的土地不是可以用机械化耕犁吗?人们没有精力栽种红花草了,也没有精神去品食一下红花草了,现在的速食大棚反季节蔬菜应有尽有,谁还吃那红花草?虽然城市人现在讲究绿色环保食品,讲究野味,但是也只青睐荠菜、蘑菇、芦蒿、蒿子粑粑什么的。人说物以稀为贵嘛,可是就是那些数量不多且采集、栽种和制作都有限的野菜野味,在菜场卖价也并不高,乡下人物不所值的贱卖着它们,而况栽种必是大面积的红花草呢?什么东西多了就平常了、就容易被忽略了甚至贱视了,不管那东西多么有用多么实惠甚至美丽!

红花草呵,我什么时候才能再大片大片地见到你那自然的美丽,而不是在我的梦里,在我的记忆深处?

(——发于《皖西日报·今日裕安》20081029日)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