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春绕花枝时 王明韵  

2014-11-25 08:44:52|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绕花枝时

王明韵

 

位于安徽贵池的杏花村,我踏着历代诗人的足迹而来——唐代的李白、张祜、白居易、杜牧来过,宋代的梅尧臣、司马光、李清照来过,元代的萨都剌来过,明代的王阳明、董其昌来过。正是因为历代文人墨客的造访和他们曾经留下的诗词歌赋,杏花村因此享有了“天下第一诗村”的美誉。

杏花村,顾名思义,因村有杏花而得名。这里既得天时、地利,又得人和。所谓人和,除了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还包括由文人雅士所滋养的人文之气。沿着杏林古道,寻着杏花芬芳,诗人们纷至沓来,有的在杏花枝上著写春风,有的在杏花雨中举杯邀月。杜牧说杏花村在牧童遥指之处,沈昌说十里烟村一色红,清人郎遂则说“池州杏花村,盛时老树万余株,连村十里,炫烂迷观,诚胜景也”。

千年杏花村,千载诗人地。走在杏花村景观大道或杏花溪畔,但见千树万树,春绕花枝,杏花点点,有的欲开又止,有的灿然绽放,恍若置身梦境。在杏花诗林,我驻足赏花品诗,花因诗的滋养而芬芳,诗因花的召唤而灵动;在杏花农庄,我走近水牛、牧童,抚摸垂柳,想念牧笛和水田;在杏花酒肆,我畅饮,怀揣诗酒,迎湖小酌,与杏花同醉;在杏花草巿,我与村民歌舞,仿佛又回到了唐朝,回到了乡野和少年;在杏花茶坊,我品茗青山绿水,一杯复一杯,享受慢节奏的休闲与宁静。在杏花村,无论是田园农耕文化中的以农兴文、以农助武,农忙赋诗、农闲听戏,还是传统民俗文化中的贵池傩、青阳腔,无论是江南村落文化中“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的文化韵味,还是盛唐诗酒文化中的酣畅淋漓,都让我其乐融融,身心得到了净化和洗礼。

如果说,杏花村因为诗人而成了一种文化符号,那么这种符号,一定是常读常新、韵味绵延的。在杏花村原生态的古朴中,我看见了这里既有对历史、文化的传承,又有对杏花村和杏花文化外延与内涵的拓展。在日益物质化的时代,杏花村以其得天独厚的文化品格,远离尘嚣,守望田园,守望乡村,成为人们心目中一首动人心弦的杏花美酒诗,一幅引人入胜的田园农耕画,一部耐人寻味的村落民俗书。

久居城市,生活在喧嚣与嘈杂中,雾霾又常来侵扰,出门戴口罩,回家关门窗,内心也因此少了诗意和宁静。走进杏花村,却陡感别有一番天地,可以深呼吸畅饮春风,可以展双臂拥抱天地。心旷神怡之中,竟忍不住把杜牧的《清明》诗,改写了一番:“春日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觅花魂。借问躲雾何处去,牧童近指杏花村。”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