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躺着的丰碑 安 谅  

2014-12-02 07:03:38|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躺着的丰碑

安 谅

 

  一

 

一条路,在天山山峦间穿行绵延,盘旋起伏。这就是著名的独库公路。它以雄浑险峻,壮观奇丽,让行走过的人,叹为观止,难以忘怀。

我去时是五月,时令还属于春之季节。初夏的气息,在南疆、在乌鲁木齐,已扑面而来。但在独库公路的几乎全程的行进中,在崇山峻岭、在深川峡谷、在高原隧洞、在平缓雪坡的环抱的接力之中,冷冽,冬日般的冷冽,是感觉的主调,而阳光照耀下所产生的些许暖意,又是那么真切,至今都停留在我的毛发中,我的肌肤上。

即便寒冷,当我们的车辆驶上了达坂的高坡,远近的山峰和洼地陡崖,白雪皑皑,银装素裹,我们禁不住诱惑,在溜滑的道路上徒步一会儿,借着奇美的景致,纷纷留影。

天蔚蓝,云洁白,山川也无不素净纯白。只有蜿蜒延伸、云带一样飘逸的公路,路面灰黑,像风雨中走来的一个汉子的脸庞,透着坚毅和干练。

我之所以没有用沧桑这个字眼,因为,在沧桑之前,也有一个成熟男子的魅力和华彩。而独库公路,正当这个时节。

这是什么样的盛年呀,你只要看看,只要想想,这条公路的两旁,齐聚了多少壮美的奇景,你就不得不惊叹它的气节和质地了。

  从库车到独山子,沿途或山体陡峭,或山石如林,或草原辽阔,或松树蓊郁。绿色漫无边际,毡房飘袅着炊烟。牛羊悠然地闲庭信步,雨雪成雾,也时不时地来此神游。

  自然的景色总是令人陶醉、令人回味的。

 

  二

 

一条百米长的防雪长廊,赫然入目。 

像一列静止的火车,又像安卧着的一条巨蟒。当山峰上浪涛一般的雪团飞流直下,它凝然不动,雪团似乎畏惧而又无奈地止步。

防雪长廊构筑了一个温暖而又安全的空间,庇护了来来往往的人流。

高山隧洞,位于海拔3300多米的哈希勒根达阪,是国内最高的高山隧洞了,诸多雪峰都在它的足下,天堑变通途,不是一个神话。

而不少道路,几乎瀑布一般悬挂在陡山峭崖,仰之叹之,就想到了大诗人李白的诗句:“噫吁戏!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

而有的路段一侧依崖,一侧依河,车人穿梭其间,也是惊心动魄,然又情趣盎然的。

这一定是世界上最险峻的公路了。据说,它被誉为公路病害的“博物馆”,雪崩时常活跃,泥石流也频繁捣乱。山体塌方和大雾迷途,也是说来就来。我们翻越达坂的前日,比我们早一天出发的同行,就被大雾锁在山间了,而我们的车行经的好几处,都是山峰滚落的碎石,幸亏披星戴月劳作的养护工,及时整理出了一个车道,让我们得以顺利通过。

路漫漫,这一路都是神奇,都留有感慨呀!

 

  三

 

最令人感慨的,还有他和他们。

之前,我未曾听说过他。这只能说是我的一个疏忽,源于孤陋寡闻和某种迟钝。

他的故事已被搬上银幕。演员周里京扮演了他。

他的故事让许多人感动,也有人非议他对家人的不顾。

他也曾是独库公路的建设者。他始终不能忘记他的老班长,还有和他一起奋战的战友。

他说,有一年冬天,大雪封了山,也封了路,连通讯也与山下中断了。山下可能以为他们还有足够的粮食,其实,他们已面临饥寒交迫。他和另外两位战友与老班长奉命冒雪下山。但途中发生雪崩,受困于山中,处境艰难。此时,老班长决定把所有的食品都交给了最年轻的他,让他独自下山。待他完成任务,部队救援人员赶来时,老班长他们已经罹难,连个肉身都无法找见了。

当老班长及其两位战友的亲人赶来奔丧时,他更内疚了,因为已无法确认老班长他们葬身何处了。

转业之后,他依然无法安心。于是决定独自回到天山,开始了漫长而又艰苦的寻找战友遗体的行动。

家人劝慰,他也置之不理。

终于,在雪山深处,他找到了老班长及其一个又一个战友的遗体。他第一时间通知了老班长的家人。而此时,他终于流泪了。泪水,止不住地流了几天。

1983年,也就是这条公路开工兴建近十年后,在天山南麓的乔尔玛,一个纪念牺牲在独库公路建设战役中的烈士陵园建成了。20米高的纪念碑在天山巍然耸立。

168名战士的名字镌刻在纪念碑上。雪崩、泥石流、风暴与雨雪,吞噬了这些英雄的生命。他们最大的31岁,最年轻的只有16岁,都是风华正茂甚或人生刚刚起步的年龄!

一条天山之路由此横空出世了,这是他们的生命所换来的!

 

 

山路,曲折壮观。它让南北畅通,天山为之闪开。

石碑,直入云霄。它庄严肃穆,令人心为之震撼。

路,是躺着的丰碑,碑是竖立的路。

建路人,是将生命凝筑了长路,而把长路,奉献给了远方。

开拓者,总是勇于牺牲,他们倒下了,也是一座座丰碑!

 

 

此刻,新疆喀什境内,又一条高速公路巴莎高速公路正在成形,它起于拥有300多万亩胡杨林的巴楚,终于诞生了深沉壮阔木卡姆乐曲的莎车,穿越了戈壁、半沙漠和大面积的盐碱地。

它是上海支援代建的工程项目,正在奇迹般地建设。

它将是又一座躺着的丰碑,记录一代人的胸襟和拼搏!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