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母亲的嫁妆 姚源清  

2014-02-14 13:45:26|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的嫁妆

姚源清 

 

母亲过门的时候正二十出头,当时我的父亲还没分家,一无所有。能成全这门亲事,还得益于说媒人能夸海口的嘴上工夫。母亲年轻时是个标致的侗家姑娘,刚到出嫁年龄,王寨,小江,黄风,从各地上门前来说亲的人就络绎不绝,条件比父亲好的也多的是,但也许真如母亲后来所说的,是命,命里注定的东西,开脱不了。偏偏是我的父亲,这个地道的男人,在说媒后的那个春日清晨吹着木叶歌,踏着步子来到了归求。外祖父在和父亲连干两碗酒后就满意地点头了,再看母亲没有吱声,于是就把亲事应承了下来。母亲最终嫁到兰畔这个山高水远的地方,不能不说有些宿命的意味。

嫁妆大部分由母亲一个做装裱匠的远房表哥赶制,我的这位舅舅手艺很好,特别做嫁妆的工夫遐迩闻名。听说在归求那地方,只要有人家新婚喜事,少不了要聘请他帮制嫁妆,不仅因为便宜实惠,更重要的是嫁妆的精致美观。并且,这位舅舅口碑较好,接活后总能按时完成,从不拖延客户时间。

嫁妆是在正月做成的,嫁妆做成的时候,我母亲也就出嫁了。全套嫁妆几乎体现了那个年代乡下人家物质所能达到的最高水平,有漆着红黄两色的大柜子,以及牙床,货桌,木箱,皮箱,碗柜,火桶,花边镜子,还有成捆的衣被和垫单,加上妆奁,水壶,茶盆,可谓花样繁多,巨细无遗。从兰畔赶去结亲的汉子们肩扛系红的木杆,抬着才做好的囍印糍粑,一路吹着唢呐,浩浩荡荡地走了一天,暮色四合时才赶到归求。只歇了一夜,第二天刚吃过早饭又紧接出发了,汉子们抬着这些无比沉重的嫁妆,爬山,涉水,汗出如珠。刚走到半路,天空突然一声闷雷,接着淅沥哗啦地下起了暴雨,四下里水汽迷茫,河水涨了,路面也越发泥泞起来,抬嫁妆的汉子们被淋得湿透,一个个成了落汤鸡。不过大家仍然兴致很高,他们开着玩笑对父亲说,你老婆吃饭喜欢泡汤啊,怪得出嫁这天要落大雨。

不管怎么说,新娘和嫁妆算是安全的接送到家了。我不知道,当母亲踏进家门时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多年以后,我才从母亲口中得知,母亲娘家的人当时都认为,兰畔穷山恶水,是个连饭都吃不上的地方,然而他们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还要选择过来。确实,才来的几年,家里每年储存的粮食都不够吃,经常是没到秋收家里就青黄不接了。在那些日子里,母亲经常要去集上添购大米,或者换更便宜的面条,这才不致断炊。因为我的父亲有四兄弟,又兼长子,分家时几乎什么也没得到,只有半幢才立的新木房子和几个简陋家具,房子一片木板都还没装。没有木板,母亲就把自己在娘家的储钱拿来买木材和板子,不够又跑回娘家和几个舅舅讨树,砍伐后解成木板再请人装修。我常常想,某种意义上这些不又都是母亲的嫁妆吗?

这样的生活,本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是我的父亲,却并没有因此而给母亲带来更多的幸福。因为好酒,并且经常毫无节制地长期酗酒,父亲每一生气就和母亲吵架撒疯,轻则扔碗摔盆,重则砸柜踢箱。母亲的那笔嫁妆就是在这个时候被损坏的,柜子的门,花边镜子,货桌的抽屉,处处是被破坏的痕迹。我知道,母亲的心一定在滴血。很小的时候我就惧怕父母吵架,有时候他们支开了我和弟弟,骗我们去田里赶鸭子,然后放心地在家吵;而更多时候,他们就当着我们兄弟的面,用粗鄙难堪的语言来伤害彼此。每一次的争吵母亲都落在下风,她曾不止一次打算过要离开这个家。然而,母亲毕竟因为我们,终于没有离开过。

十多年过去了,这期间,我去了异地求学,而弟也在县城念初一了。母亲为了照顾弟弟选择待在了老家县城,而父亲则出了外面。我们很难团聚一起了,更不用说是回到老屋。我知道,老屋的那些嫁妆,终究也会随着时间慢慢陈旧,慢慢老去。一次母亲告诉我说,她那位在镇上割玻璃的表哥辞世了。是的,做嫁妆的人已经不在,而母亲也年渐逼老。以前我不理解“恐美人之迟暮”,然而却在母亲身上有了确切体会。也许,对于母亲来说,嫁妆,永远不是别的,它就是那笔最珍贵的青春,那段不复往返的记忆。然而她却在苦难中把它永远地留给了我们,留给了岁月。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