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月亮畔 景红娟  

2014-02-14 14:03:46|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亮畔 

景红娟

 

    外婆家在我家十公里开外,沿途要翻过两座大山。山是土石相间的,草木并不很繁茂,但在夏天,丝丝绿意倒挺惹眼。翻山时裹了一身疲惫,但爬上山顶之后的那份快意与新奇,常让我将路途的困顿与疲劳甩得老远。我喜欢大山带给我的那份清爽与旷远,尤其是夏天,在外婆家避暑,那更是一份难得的惬意。童年时常是怀了那份好奇心去往外婆家的,因为我们时常可以在山里摘到野果子,有时候也会趁大人不注意,溜到远远的地方,从山泉里捞回几只小鱼儿。那段朦胧的记忆影影绰绰地留在我的脑海里,但有一个地方记得特别真切,那就是月亮畔。

    为什么叫月亮畔呢?因为那里有座小山,形状略似月亮,当地人就为它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月亮畔。至于那名字什么时候得来的,我无从知晓,也从来没有问过我的外婆或母亲。每每翻过第二座山,再向北走上十来分钟,就可以远远地望见外婆的村庄了,甚至可以望见外婆家的房屋。如果抄小路的话,大约半个小时就可以到了。走大路是要绕一圈的,最起码也得走上一个小时。

    走小路是必然要经过月亮畔的,那是一个神秘又幽深的地方。就在这座叫做月亮畔的小山面前,横亘着的是一条纵横交错的沟壑,就是在这岑寂而又幽远的沟壑之中,有一汪清泉,泉水甘甜自不必说,清澈得仿佛能看见人的倒影。沿途的水草倒是挺肥美,青青翠翠,葱葱茏茏,时常没过我们的鞋面,时常能看到的露水亲吻过鞋子的痕迹。小时候,我和哥哥每每至此,都要在山泉边玩一会儿,或是喝几口甘冽的泉水,抑或掬一捧泉水洗把脸。夏日,山里的知了欢欢喜喜地叫个不停,似在欢迎我们,又似在催促我们赶快行路。山里知了的叫声不同于别处,它们不是“知了——知了”地叫,而是“呜嘤——呜嘤”地叫个不停。我曾问过外婆他们那儿的知了为什么和我们那儿的叫法不同。外婆笑着说,她自己也不知道,或许是知了喜欢大山,就改变了叫法吧。

    那些幼时遗留的问题我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倒是在月亮畔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引起了我的思考,虽然对于现在来说仍是一个未解的谜团,因为我也不知道如何才能获悉答案。但那条山间小路早已是人迹罕至、杂草荒芜,我再也不可能涉足了。

    就在那汪泉眼的周围,当地人在那里种满了芦苇,说是那里水资源丰富,有利于芦苇的生长。每当芦花盛开的时候,微风一过,那粉粉白白的芦絮就落满一地,那汪小泉上不免沾满细碎的沫儿,漂漂荡荡地浮游着,却不知哪里是它们的归宿。在这空无一人的山谷里,似乎只有你和山的对峙,和大地的对白,大喊一声,却传来远古的回音,幽远而绵长。

    上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母亲对我说,她要去外婆家,说是二外公(外公的哥哥)的上门女婿死了,是从月亮畔崖边的树上摔死的。起先那里有一片果林,农业社解散以后,虽然砍掉了一批树,但仍有余下的。二外公的上门女婿和他的儿子准备把树叶弄回来给羊当草料,结果莫名其妙地就从树上掉下来摔死了。母亲告诫我和哥哥,以后去外婆家不许再走那条小路了。我们都默默地答应了。

    后来去外婆家,外婆告诉我,就在那个叫做月亮畔的地方,死过好几个人,就这还是她知道了,她不知道的就不用说了。她记得最真切的是,在农业社时期,有一个外地的中年人拿着一把打野兔的枪,原本计划是在那片果园里打野兔的,却没想到他竟然莫名其妙地朝自己的脑门开了一枪,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掉了。当地人就把他埋在了他开枪的地方。

    我上初中时,有一年暑假去外婆家,外婆又跟我说月亮畔不久前又死去了一个老太太。据说老太太第一天从沟堎上摔下去的时候还是活着的,被当地人发现后,给她送去了吃喝,外婆说她自己也去了。可是到了黄昏的时候,老太太就人事不醒了。远处是一片暗黄的天空,黄昏的肃穆使所有的一切都裹上了一层死寂的外衣。当地人立马报了警,派出所人赶到现场已是第二天了。由于当地人都不认识老太太,也无从打听到老太太的住址和家人,派出所的人只好让当地人将老太太入土为安。当地人用苇席仓促地裹了起来,凿了个坑穴就匆促地埋掉了。

    据外婆讲,后来打听到那老太太家在齐村以南(在我家南边十几里之外),儿子不孝,媳妇虐待老人,老人一气之下就离家出走了。走着走着,自己就迷了路,走到那个叫月亮畔的地方。这一前一后,大概也有四十里路,我怎么也想不清楚,一个年迈的老太太怎么会走到那里去呢。

月亮畔,那个曾经响亮的名字,现在只是间或有人提起,那条山间小路恐怕再也没有人涉足了。这么多年,也没有人再在那里种芦苇了。我到外地求学后,一年去不上外婆家两次,也不会再问及外婆关于月亮畔的故事。那份悠远的童年的记忆,以及那些没有解开的谜团,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我的脑海里渐渐地淡忘掉了。暑假期间,姐姐带外甥女来我家小住,突然问起我关于月亮畔的事情,我才想起那个始终裹着一块神秘面纱的地方。姐姐问我,你说那里有水资源,又死过那么多人,地底下会不会有资源。我说不知道。伴着姐姐的问题我又陷入一片沉思,我想终于一天,所有的问题都会得到解答的,只是不知道那汪清泉是否还在。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