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行走的玉米 孙文胜  

2014-02-16 06:53:57|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走的玉米

孙文胜 

 

从落地到收获,一百来天的生命之旅,玉米的一生注定都是匆忙的。它们变身为种子的时候,麦子刚刚收割完毕。开阔的田野里,锐利金黄的麦茬亮铮铮的锋口直指苍天。黄牛在前面犁沟,汉子弓着赤裸黝黑的腰身,在后边点种。一尺一窝,一窝两粒。

笸箩里那些黄灿灿的种子,是汉子精心挑拣过的。他点下一窝种子,就揉碎一把土坷垃,用潮湿的细土薄薄地盖好它们。晨曦初露,潮湿的雾霭轻锁着村庄。鸡鸣狗吠,驴叫猪嚎,夹杂小贩的叫卖顺风传来,汉子浑然不觉,他把心事和种子都托付在上了厚厚一层猪羊粪的沃土里。

那几天,汉子天不亮就进了地。在起初的天光里,他只是一个轮廓或剪影。随着太阳渐渐升高,迷离的光线,会让你以为那是一个褐色的运动着的土疙瘩。汉子的颜色与土地的颜色是一致的。但走近了,你会看到有细密的汗珠爬满了他的后背。那一颗颗晶莹的汗珠里,都映着一颗太阳。汗珠儿愈聚愈大,慢慢地汇成了一道小溪,然后顺着嶙峋的脊骨悄然流下。这时,汉子的额头皱了一下,他是可惜那绺汗水怎么不落在地里呢。

播完种,要是恰逢一场痛雨,那当然是上苍的恩赐。要是天旱,只能头顶骄阳灌水了。地是睁眼地,加上麦茬绊磕,只见源头水流,不见地里水动,大半天也不见浇完一垄。这个时候,坐在地头送饭的娃娃,常常会想到课本里白日鼠唱的那几句歌谣:“烈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

汉子急,种子也不消停。它们躲着透过土粒渗进的阳光,拼命地吮吸着地缝里的湿气。吸着吸着,身体就发福了,还长满了抓紧泥土的毛爪子。这时想让它们死掉就不容易了,因为土地成了它们的娘。

浇完地,天已经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了。孩子突然发现地角高处几窝没浇上水,心里很是着急。父亲说,不怕,玉米有灵性哩,能闻见水汽。娃儿不信,第二天早偷偷刨开一看,玉米种果然已经喝得滚滚圆了。

浇完三天,汉子轻轻地用小齿耙顺了一遍地。隔过一天,满地就蹦出了绿芽子。那星星点点的绿,在炫目苍茫的原野特别的惹眼和惊艳。一阵风儿刮过,一场大雨落过,那苗苗就像初生的牛犊,带着一股蛮气,蹭蹭地往上窜。不几天,目光都被染绿了。玉米不会说话,没有文字,不懂修辞,怎么就知道抢占裸露的原野,代言那个季节的色彩和形象呢。

玉米旅途劳顿,但夏末秋初时节,却像一个待字闺中的女子,迎来了最妩媚的日子。那一阵儿,玉米的个儿已高过了额头,舒展的叶子像柔软的手臂随风轻拂,那些穿着青衣的玉米棒儿,飘着粉色的缨络,像少女羞涩的浅笑,让人怦然心动。它的顶上还冒出了鹅黄的穗子,那些仰天散开的发梢上,缀满了发夹样可人的小花。蜂蝶可以嘤嘤嗡嗡,人可不敢贸然采撷它,因为玉米叶边上的细刺,会在手上刻画上一条条不太痛的印痕。

近了白露,玉米叶片粗大,杆儿高壮,怀里胖乎乎的棒子渐渐分身。拨开皮儿,珍珠般的粒儿密密地排列着,圆嘟嘟的颗粒已升满了浆汁。早饭前,娃儿娘,踩着露草扳回了一篮棒子。汉子坐在门槛上磨锄。娃儿娘说,娃儿念书太劳心了,青棒子补脑哩。戚戚、戚戚,汉子活儿没停。棒子剥皮、摘须,丢进锅里,一袋烟功夫满屋溢香。

玉米香,玉米地还成熟了满地的歌谣和谜语。

娃儿逡巡护秋,见一戴眼镜的小伙面对庄稼如痴如醉,心里好生奇怪。小伙突然朗声吟道:啊!玉米地,我梦中的青纱帐。你有甘甜的乳汁,就像哺育我的娘亲……娃儿不懂他的话,猫腰就钻进了玉米地里去逮野兔。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娃儿伏在玉米跟脚一望,看见了三娃和他新娶的四川婆娘搂抱着坐在地埂上。三娃说,我要你给我生一炕娃娃,个个像这玉米棒儿又胖又壮又结实……娃儿恼了,你可别打我家玉米主意,丢一个土块过去,惊得三娃和婆娘跑出了玉米地。

屋里来了客人,娃儿娘又端出一盘煮熟的棒子。客人怕烫,娃儿娘就用筷子插上把儿。客人夸奖棒子,汉子低头不语,但磨锄的戚戚声更有力,更响亮了。吃饱了,喝足了,客人提起了大娃儿的婚事,汉子脸上落了一层影子。客人说,愁啥呢?你不是有满地垄的好玉米?汉子扬起脸,眉头上已挂着喜色。那晚,汉子留下了客人。他端出了柿子酒,拿出了好旱烟。娃儿娘在地头摘回了鲜菜、棒子,又炒又煮,两人直喝得月移西山、坛立人倒。

走过中秋,空气里弥漫了庄稼成熟的香气。玉米浑身金黄,硕大的棒子坠至腰间,已完全显出了老相。汉子吃完了月饼,就安排收玉米的事了。玉米是娃儿的学费,他想帮忙,学校却要补课,手里拿着书本心里就乱慌慌的。等回到家,院子已立满了一座座金塔。娃儿没事,就剥了棒子晒颗粒。娃儿想的是爆米花,娃儿娘想的是酸辣搅团、苞谷珍,汉子想啥呢?

种一料玉米,汉子并没有获得太多想要的东西。但玉米赶时、有份量,汉子总会因之想起一些守信的朋友或敦厚的兄弟,来年他还是会再种满地玉米的。而玉米也会重新开始新的旅程。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