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故乡石板街 和贵群  

2014-02-24 18:09:50|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石板街 

和贵群

 

    久居小城,总喜欢仰头遥望故乡的方向,夜夜做着温馨的梦,故乡那悠长悠长的石板小径总会不经意的轻盈飘入梦境,温暖着身在异乡的我。

    故乡在滇西北高源,“三江并流”腹地,是一个有着千户人家的白族村落。村落方圆不过两公里,整个村落每条小巷都是青青的石板铺就,就象是网状形的铺满了每条巷道通往每户人家。据大人们说,村里的青青石板是清朝时候白族抗法英雄和述廷荣归故里出资修建的。我尚不知是否属家。可我童年的记忆中,总是浮现出勤劳的白族妇女迎着朝晖夕照在小巷深处自家门口的青石板上捣衣洗涤的情景。那场面要是如今能拍摄下来肯定是能获摄影大奖的,可惜,如此美妙的场景如今已不复存在了。

    故乡石板街,曾记载着一段辉煌的历史。且不说当年白族爱国志士乘着朦胧夜色,光着脚板走过青青石板街跑到金沙江边投奔贺龙元帅成为红军战士。最使故乡人津津乐道引以自豪的是194951日凌晨零点,地下党组织秘密组织了200多名的地下党员、民青成员、农抗会员以及步枪30支、火药枪100多支,200多名的神秘队伍各自从小巷深处踩踏着青青石板秘密聚集在财神殿,进行庄严宣誓后兵分两路包围镇公所和恶霸乡绅、推翻反动政权,建立人民武装。这支英雄的队伍在党的领导下转战滇西北各地,屡建奇功。我终生景仰并引以自豪的父亲就是这支队伍中的一员。

    故乡的石板街,曾留下我童年的欢笑和美好的记忆。我的童年就是在这条悠长悠长的小巷深处度过的。小时候,我每天望着青青石板街两侧的房屋,和小伙伴们在石板上蹦踏追逐,夕阳西下我就手托下巴仰卧在门前的青青石板上等着大人收工回家,看着家家屋顶的袅袅炊烟,送走快乐的一天。在青青石板街上让我记忆最为深刻的有两件事,一件是广场电影,那时候看电影和过大年在我的心中是头等重要的。一年里总会有那么几次让我大饱眼福。只要放广场电影,我们总是太阳还挂在西边天际就急不可待地扛着自家板凳,大家都从小巷深处踏着青青石板聚集在村中心的操场上搭板凳占位子。另一件便是村里哪家娶媳妇或是出嫁,无论嫁娶,从自家院坝到出村或进村到自家院坝走过的石板路是必定要吹唢呐,有时是一对有时是两对,吹唢呐一是增加欢乐气氛,更是告诉乡邻新媳妇迎回来了或新娘出嫁了,大家都来迎送。这时候,小巷里挤得水泄不通。故乡时兴的是哭嫁,父母亲舍不得女儿总要大哭一场,临出门要千叮呤万嘱咐,父母和亲友要送儿女出村,抹着眼泪依依不舍,女儿走出家门是不能回头的,据说回头的嫁女在婆家会不安心。这时候,我们小孩子总是跑到新娘前偷看是否真哭,逗她破涕为笑,声声唢呐吹出了离开父母的悲伤,吹红了新娘的脸庞,更陶醉了新郎的期待。故乡的石板街留下了我们很多美好的记忆。

    故乡的石板街也曾给我留下了恶梦般记忆,深深的烙印在幼小的心灵里。在群魔乱舞的文革时候,走在青青石板上的脚步声不再是悠然的,而是急匆匆的。邻里不相往来,碰面不敢招呼,今天还好好的,明天不知怎么回事就变成专政对象。每天晚上留给我们美好记忆、充满欢声笑语的操场变成了批斗会场,今天斗地主,明天斗干部,后天斗老师,每家抬一块干柴到操场,让“坏人”跪碎石烤大火,交待问题。每个赶集日总有一大串的人头带高帽子,绑着双手,脖子挂铁皮,从村里石板街上游行示众,天不黑大人就把我们拽回家不准到石板路上玩耍,一时间,村子里偶尔的狗吠声外死一般沉寂,人们都提心吊胆,大人总是说出门不能乱说话,小心变成小反革命,遭殃的可就是一家甚至一族。青青石板上光可照人的颜色暗淡了,笑声消失了,只剩下青青石板悲伤地卧在那里。

    若干年后,我离开故乡读书、工作,在城里做事讨生活,渐渐的回家次数越来越少。故乡的石板街总会不经意地萦绕脑际,及至八十年代后期,当我一脚踏进那条石板小巷时正是春暖花开万物峥嵘的美好时节。依然是那条窄窄的小巷,依然是那个童年里充满诗意的石板街,只是石板街的两侧一幢幢的楼房拔地而起,楼房前的石板被坚硬的、石板一样青灰色的水泥覆盖了,门前的小溪和石板渐渐在减少。也是在这一天的黄昏,当我独自徜徉在青青石板街,想着童年往事时,迎面走来两个挎着相机的洋人,友好的竖着大拇指和我打招呼;“OKOK!”我还以友好的“OK!”。可他们“OK”的是古朴、典雅的石板街风光,还是拔地而起的白族风味建筑?我“OK”除了欢迎他们来观光采风,体验白族人民丰富的民族文化和多姿多彩的民族风情外还有什么呢?!

    如今,当我再回到故乡,那个青青石板街已成记忆,代之而起的是坚硬整洁的,宽阔笔直的水泥路了,很多家门口安静地停放着私家车,也没有了如我们当年在石板上玩耍的儿童了,公路上玩是很危险的也是不充许的。我知道,当前的石板街已静静地躺在了水泥下面,它们已盖了一层厚厚的水泥被子,如今的婚嫁跟城里一样坐小车了。村子里的牲口和人群不再有节奏地踏着石板出入,我不得而知那些百年青青石板是什么感受。

    故乡的石板街,既不是散文家王剑冰笔下的“同里小巷”,也不是诗人戴望舒笔下那个撑了雨伞的红衣女人,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而又寂寥的雨巷。没有名份,没有光环,当然我也相信那是诗人和散文家没有在上面走过。可它却是故乡历史变迁的见证,是故乡人梦中温馨的片断。如今,故乡悠长悠长的石板街和石板彻就的深深的小巷,以及小巷里发生的一切的一切永远尘封在我的梦中了。

啊,故乡的石板街。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