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爱着你的苦难 江少宾  

2014-02-05 07:54:39|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着你的苦难

江少宾  

 

 

   好吧!我承认,小时候,我是个顽皮的孩子,打架仿佛是我的家常便饭,一天不吃就饿得慌。母亲怀我刚满七个月,就迫不急待地将我撵进了人世,生我之后又没有奶,以至于我既先天发育不足,后天又营养不良,和同龄人相比,就像是条腌泡过的黄瓜。这样一个孩子,无论如何都应该是老实的,但我的表现,无情地篡改了大人的印象——上树掏鸟窠之类的太过小儿科,我早就已经不屑了,相比之下,我更喜欢挑衅,喜欢和比自己高也比自己大的小同伴打架。我似乎是想证明自己并不比那些在娘胎里赖足十个月的孩子差,不信的话,咱们干一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胳膊根本无法和大腿较量。毫不谦虚地说,从小起,我就在实践着这样一条真理,“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尽管我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正是那些岁月里留下的暗伤,持久地阻碍着我的拔节,像是一株正要抽穗的麦子,突然遭遇灭顶的寒霜。父亲为此伤透了脑筋,但父亲和所有人一样,对我无计可施,无法可想。父亲世代务农,到了我们这一代,曙光乍现,光宗耀祖的希望就在不远的前方。而我偏偏又这么顽皮,父亲怎能不伤心呢?父亲的伤心无以复加!

   那个秋天的黄昏,我又在放学的路上挑衅了干林。干林比我高一个头,要是不读书,其实已经是个劳动力了,他仗着自己身高体壮,时常欺负班上的男孩子和村里的女孩子,我很早就看不惯他的做法,我很早就想找他干一架。那天黄昏,我故意拿起一块石头,从背后准确无误地掷中了他。那是一块很小很小的石头,几乎产生不了痛感,但战争还是一触即发。干林,这个早熟的劳动力,他比我更需要一场真正的战争,并在一场真正的战争里确立自己的地位和威信。干林果然笑眯眯地放下了书包,前后抖动着臂膀,仿佛一个斗士(对李小龙的刻意模仿),尔后左右手先后握成拳头的形状,互相挤压,粗大的指关节咔咔作响。干林的架势太专业了,这个黄昏的田野上唯一的英雄,不战而屈人之兵。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落荒而逃,然而那个黄昏的英雄并没有放过唯一的穷寇,他用一个标准的扫堂腿,从背后将我重重放倒。那一跤摔得真是狠啦,最先着地的,是我的后脑勺。在后来的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时常莫名其妙的恶心,且有些许眩晕,却不敢告诉任何一个人。许多年之后,我才知道这是脑震荡的症状,好在它早已自然消失,从未复发。就像那段不堪回首的少年时光,它们已经在我的记忆里尘封了起来,偶尔想起,竟有一种虚幻感。那一次,我在自己的挑衅里吃了大亏,嘴唇出血,牙齿掉了两颗,胳膊和背部大面积挫伤……尚武的干林将我当成了一次试验场,他把自己剽学的功夫全都使了出来,如果不是一位好心的老人出面阻拦,那个黄昏,干林肯定成了杀人犯。

   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这一回,早已对我失望之极的父亲终于勃然大怒,他操起准备好的拖把,向我挥了过来,我虽然受了伤但反应却是敏捷的,只一闪,父亲的拖把就挥到了天上。父亲的怒火愈加烈了,他冲了过来,我再次敏捷地夺门而出,逃进了田畈。父亲暴怒的脚步一直追在我的身后,可那时候的父亲毕竟已经年届半百,而且长得虚胖,所以一直没有把我追上。我原以为,父亲大概也只是做做样子,吓唬吓唬我罢了,谁知道父亲竟然不达目的不罢休,他一直追了两三里。那个浓如墨汁的夜晚,我终于领教到了父亲的固执,现在想来,在这一点上,我和父亲多么相像——暴烈,固执,冥顽不化。跑了两三里地之后,脚下已经没有了熟悉的道路,然而身后的父亲还在追赶,他呼呼地喘着粗气,像牛在喷着响鼻,这种明显是从胸腔里喷发出来的声音,一下子把我击垮了,我呆呆地站在原地,等待着父亲的愤怒的拖把。追赶上来的父亲果然挥了过来,拖把裹挟着暗夜里的风,发出沉闷的响声。寂静的夜里,这沉闷的一声宛如平地起惊雷,父亲愣住了,他停了下来,似乎是想摸摸我,手停在半空,试探着,嘴里喊着我的乳名。我们站立的地方是一道灌溉渠,试探的父亲突然失去了平衡,他一个趔趄,一头扎了进去。渠里的水大约齐腰深,我听见父亲在水里挣扎,像一条牛,水花溅了我一身。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自始至终,我都没有伸手拉一把父亲。落水之后的父亲挣扎在长久的绝望里,他不是跌进了一道灌溉渠,而是跌进了暮年。那一次有惊无险的落水的经历,在我的时间概念里前后不到十分钟,然而在父亲那里,仿佛大半生。

   最后,父亲终于爬了上来,我能感觉到父亲的颤抖,他独自转上了回家的路,甚至连拖把都没有要。我默默地跟在父亲的身后,小小的心脏几乎要蹦出来。我知道自己已经闯下了大祸,不是因为干林,而是因为父亲。我不知道回家之后,等着自己的会是什么样的惩罚,但我知道,我必须跟着父亲,回家。

   走到村口的时候,我听见了父亲的呜咽,他压抑着,声音沙哑而苍老,像一块破碎的抹布,被风席卷在空中。这是我第一次听见父亲的哭声,很久之后母亲才告诉我,父亲这一生,只哭过有限的几次,每一次,都因为失去了一位亲人。今天想来,父亲的呜咽里不止是绝望,也不止是心痛,更多的其实是失去。

   那个秋夜之后,父亲再也没有惩罚过我,即便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面对面地坐着,他也绝不会开口找我说话,他甚至不再过问我的学业,仿佛我只是家里的一个碍眼的物件,可有,当然也可无。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父亲爱上了麻将,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耗在了麻将桌上。放学回家的时候,上床睡觉的时候,即使是农忙的时候,我也很少能在家里看到他。他几乎在夜以继日地赌,年过半百的父亲,一夜之间,成了一个远近闻名的赌徒。他对赌博的热爱,传遍了方圆数十里,他可以一天不吃饭,但不可以一天不打麻将。母亲为此时常和父亲吵架,但这时候的父亲,已经无力自拔。过度的精力消耗和身体透支,严重损害着父亲的健康,他时常失眠,健忘,虚胖的脸上常年滚满虚汗。那时候的父亲刚刚站上五十岁的门槛,可五十岁的父亲已经鬓发花白,他在一个人的岁月里提前衰老,仿佛全世界的创伤,全都背负在他一个人的肩上。那段黯淡的岁月,父亲像一只逃离洞穴的受伤的兽,他只能潜伏在麻将桌上,疗救自己的深重的伤口。那时候,没人理解父亲的赌,在村人的谈资里,父亲是个无可救药的疯狂的赌徒。

   

   二

 

时光的洪流中,我们总会长大。我好像一夜之间就长大了,再也没有主动肇事,人若不犯我,我绝不犯人。然而父亲,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我的变化,他依然不太和我说话,也很少主动索看我的成绩单。父亲的沉默像屋后绵延的巢山,我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来自父亲的威压,这是一种无言的惩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对父亲有一种源自灵魂深处的畏惧感。在和父亲的长久的对峙里,我也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人,越来越不愿意和人说话。那时候,我已经清楚地知道,那个秋夜的伤害,一直烙在父亲的心上,他因为无法接受,所以迟迟不肯原谅。他只有夜以继日地沉湎于麻将,他寄希望于彻底的神经麻痹,慰藉内心深处的创伤。我不知道如何消解一个父亲对亲生儿子的仇恨,对未来的茫然与无知,以及日渐深重的自卑感,使我的那段青春岁月几乎暗无天日,就像一个不慎溺水的人,始终无法泅渡上岸。

父亲对赌博的热爱,终于拖垮了殷实的家境,此后连续几年,每年除夕,都有债主来拍我家的门。我清楚地记得,某年的除夕之夜,村里的一个孩子,我的小学同学,竟然也成了父亲的债主,简直令我难以置信。他响亮地拍着桌子,冲父亲吆喝着,甚至直呼父亲的大名!而父亲,只是耷拉着花白的脑袋,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始终没有吭声。我的同学,他太过分了,这揪心的一幕,让我无地自容。一段短暂的沉默之后,我终于冲了上去,手里握着板凳。在父亲的惊愕和母亲的惊叫里,小债主幸运地躲过了一劫,他远远地绕开了我,慢慢地退出了我家的后门。记忆里,他是唯一大年三十讨债无果的人,在我们那里,大年三十,绝不会有空手而归的债主,倘使空手而归,来年债主的家门,多半会破财,或者是受灾。这当然是一种迷信的说法,然而信的人多了,慢慢的,迷信也就成了真。

那个除夕之夜,家里始终弥漫着悲伤的气氛,尽管我们想尽了办法,轮流敬酒,背《三字经》,唱黄梅戏,但父亲还是心思重重。那个不懂事的小债主,他过激的言行,极大地伤害了父亲的自尊。整场夜宴,父亲的眼圈始终是红的,他潦草地结束了自己的年夜饭,联欢晚会还没有开始,父亲就独自爬上了床。这是我们家唯一一个没有麻将声的除夕夜,父亲以这种方式,宣告一个时代的终结。他甚至有了卧薪尝胆、发奋图强的意思,然而,那时候的父亲已经老了,他已无法自食其力,至于挣钱还债,他已心有余而力不足!

贫寒的家境包围着我漫长的青春,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我的学费一直是父亲不得不破解的最大的困境。高三那个学年,因为拖欠学费,我在校园之外游荡了半个学期!中学在扫帚沟街上,满街都是流氓和地痞,他们呼朋引伴,寻衅肇事,校园内外,尘烟四起。而我几乎身无分文,母亲给我带上一瓶蚕豆酱,对付一个星期……在散文《1990年的乡下小镇》里,我详尽地描写过那段灰暗的日子,蛰伏多年的顽劣终于再次抬头,我悲观,同时厌世;我寻衅,同时肇事……现在想来,那段灰暗的岁月其实已经成了我生命的底色,悲观已经渗透到我的骨子里,而这一切,全拜父亲所赐。

那些年,父亲究竟在外面欠了多少债,我其实一无所知,一直在我参加工作五年之后,父亲还欠贵池的一位朋友两千块。这是我为父亲还清的唯一的一笔外债,似乎也是父亲的最后的一笔,而那时候的父亲,已经六十五岁!父亲的晚年,一直在还债中生活,我无法想象这样的日子,如果将父亲换成我,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像父亲一样,旷达而乐观——晚年的父亲终于禅透了人世,他用自己尊严的后半生,弥补对母亲和我们的亏欠,父亲确实做到了,他在漫长而苦难的光阴里,终于慢慢地战胜了自己!我不知道父亲的动力究竟来自于何处,是那个除夕之夜,还是因为我终于考上了大学?也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许多年过去,我一直没有问过父亲——我相信,那一定是父亲的一个秘密,父亲也一定不愿意再次提起。

   

   三

 

但我深切地爱着父亲的后半生,他苦难的后半生,显示着人世的酷烈与寒凉,我已不忍细细叙述。

晚年的父亲依旧沉默寡言,偶尔受人邀请,也会在麻将桌子上短暂地小坐,要是输掉超过十块钱,会长久地自责与心痛。有一次,我去看父亲,他正在小区里打麻将,和他对阵的,是三个年纪相仿佛的合肥老太。父亲的牌出得非常谨慎,打出去,犹疑片刻,又拿回来;再打一张,又犹疑片刻,再拿回来。几乎是在耍赖了!父亲是怕别人开他的牌,他老迈的心脏,受不了别人掏他的钱袋。这个75岁的乡下老人已经穷怕了,他和这些老太太打牌的唯一目的,是觉得这些老太太技不如人,再者是因为,也只有这些消磨时光的老太太,可以忍受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耍赖”。

漫长的光阴,终于消蚀了我对父亲的畏惧,而我,也已经娶妻生子,成为一个丈夫和父亲。我终于感知到了那种流淌在血脉里的亲情,那是一种舍生忘死、奋不顾身的力量,一种欲罢不能的怜惜与心痛,于是也真切地理解了固执的父亲。现在的父亲,对我的成绩依旧不屑一顾,在报上看到我获奖的消息,也装着浑然不知,我不说,他也不问。他更多地关心着我的工作,我的身体,以及家庭和孩子。在父亲看来,这些才是男人的根本,其他的,都是过眼烟云。每次和父亲吃饭,他总会想方设法地告诉我一些为人处事的道理,他告诫我不要骄傲,不要对下属轻易发脾气,不要对领导的决定轻率地提出任何质疑,更不要依自己的性格对待工作中的每一件事……父亲无疑是对的,他将自己十余年的苦难,点点滴滴地渗透给自己的儿子。这让我感到,晚年的父亲又活回去了,他突然回到了几十年前,依旧那么严厉,依旧那么固执,而我,依旧是那个容易脱缰的不听话的小学生。

在我和父亲之间,始终横亘着一座山,这座山,我们共同翻越了二十多年。二十多年之后,我们又重新回到了起点,现在的山顶,一眼望不到尽头,像一段茫然无际的岁月。我不知道父亲还能翻越多久,他其实已经累了,但他对我的表现,从一开始就感到不满,他总是一厢情愿地认为,我还能做得更好一些。我不知道父亲对我的厚望究竟从何而来,他的厚望过于盲目,过于乐观,近乎不切实际。但这就是父亲,他已经固执了75年,并将继续固执下去。

天下的父亲,其实大体上都是相似的,他们爱着自己的儿女,希望儿女们能够全方位地超越自己。而我的父亲,他对儿女们的要求过于严苛,甚至不惜伤害自己。父亲,大名江友正,一个不算标准的中国农民,他读过两年私塾,会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现在也会用手机。如此而已。仅此而已。

然而,我是那么深切地爱着他,——他的严苛,沉默,悲凉,还有那岁月一样深长的苦难!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