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最高职称 韩石山  

2014-03-11 15:08:32|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最高职称

韩石山

 

  前不久在北京开会,有位外地的作家朋友来房间聊天。说着说着,忽地变了一种哀怜的腔调,说老韩呀,你这个人也真怪,名气还可以,就是没得过什么奖,也没得过政府的什么津贴,怪可惜的。

  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说像鲁迅文学奖呀,国务院专家津贴呀这些奖项与名头,我都没有。而他呢,这些响亮的奖项与名头,他全得到了。我很想跟他说,有些东西,得就得了,绝不可在人前炫耀,更不可拿这些贬低朋友。万一有人提起,最得体的回答应当是,弄几个小钱花花嘛。至于怎样的体面,怎样的崇高,尽可捂在肚子里自个儿喜欢就是了。

  转念又想,明白话要说给明白人听,这老兄这一辈子也未见得是个明白人。于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不管葡萄是甜是酸,这么大年纪了,我不愿意让他把我看作一只可爱的小狐狸。

  你这个人呀,总是不自信,鲁迅奖你是该报的。他接着说,以为我的笑是自惭形秽,或者说是在他面前自愧弗如。话到这个分上,哑巴也得说话了。

  报,自个儿报?这个中国特色,不知让多少作家丢尽了面子。一天到晚说是要跟国际接轨,我不知道外国的奖项,有几个是作家自个儿报了才评的。这也不怪中国作协,这是中国人做事的普遍原则,凡好事总要自个儿报,你不报我凭啥给你。就不想想,让作家自个儿报,视作家为何物。

  这老兄还在不屈不挠地劝着,我打断他的话,徐徐言道,我已得到了此生最大职称,最高的荣誉。

  你是说国家一级作家?太多太滥,就不值钱。朋友又自作聪明了。

  不是什么国家一级作家,是文学创作一级。我及时作了纠正。在作家行内,人们总爱把这个职称说成是国家一级作家,正确的表述应当是一级文学创作员,嫌字不好听,说成文学创作一级也勉强可通,说成国家一级作家就没有道理了。说好点是自高身价,说丑点就是不知廉耻。

  你这个人呀,就爱较真。

  好好好,听你的。老兄,我说的最高职称,不是这个,我现在有了另一个更高的职称,也可说是我此生最高的职称了。

  不会吧,除了国家一级,还有更高的?你是说档吧,我现在也是最高档呀。

  说到两岔了。他说的档,是指在作家的工资序列里,除了级这个差别,每一级还分数个档次,每两年还是三年进一档,也就是平常说的跳一级。我笑了。他迷惑地看着我,一脸的不解。

  我说,我现在的最高职称不是什么一级作家,而是姥爷。这个姥字,带女字旁的,在过去跟那个不带女字旁的通用,也就是说,我就是老爷。自从有了小外孙,全家人对我的叫法都跟着改了,老婆过去给我叫老韩,现在也跟着外孙叫起老爷了。女儿女婿,儿子儿媳,更不用提了。我在家里,真可说是笑脸如花簇拥,老爷不绝于耳呀。

  噢,朋友终于听明白了,无奈地点点头。一个人有了这样高的职称,别的他还会在乎吗?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