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来自“古鄡阳”的报告 徐观潮  

2014-03-17 00:03:52|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自“古鄡阳”的报告

 徐观潮

 

鄱阳湖,候鸟的天堂。都昌,伸向鄱阳湖中心的一个半岛,拥有鄱阳湖三分之一的水面,有广阔的草洲滩涂和浅水湖泊,是候鸟越冬栖息理想的“皇宫”,因为,它水清草肥,吸引着像王孙贵族一样珍稀的鸟禽。

“沉鄡阳,浮都昌”。鄡阳县消失在鄱阳湖里,鄡阳人就散居在都昌这块土地上。鄱阳湖里有鄡阳人的故土,这些骨子里刻着“鄡阳”的都昌人,一直把俗语里“上至滕王阁,下齐蜈蚣脚(松门山)”的鄱阳湖当成自己的“祖业”。“古鄡阳遗民”自然成了候鸟的“守护神”;李跃,就是这些“守护神”的“宫廷侍卫长”。

静谧的冬阳下,我接到李跃的电话:“去湖上看候鸟么?”我心一动。没想到,一年前不经意的一句承诺,他还记在心上。那时,我们在达子咀看夏候鸟,我对银丝羽毛、黑眉凤冠的苍鹭赞不绝口,认为是世界上最美的鸟。李跃不以为然:“下次我带你到湖上去看冬候鸟。”2008年,都昌成立了鄱阳湖上唯一的候鸟省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爱鸟成痴的李跃当上了局长,成了候鸟的“保姆”。

李跃瘦高个子,头发自然卷曲,颧骨很高,颇有三苗之地古鄡阳人的遗风,更有古鄡阳人对“祖业”的责任担当。

我们一行人上了铁板船,穿老港,抵达对面湖滩。湖滩近处是过膝的浓密绿草,远处是粉红的蓼子花海。千里花海红云翻滚,暗香浮动,把秋末初冬的鄱阳湖带进了风光柔媚的春天,一眼望不到尽头。我拿起望远镜想看得更远些,可看到的竟是一排“树影”。湖滩上怎么会有一排树?站在旁边的李跃一语道破:“那是灰鹤!”果然,“树”在动,像在低头啄草根。灰鹤有一米五高,如何不像小树?它是鄱阳湖候鸟的大宗种群,都昌湖区一次观测到最多时有八千之多。

看完灰鹤,我们又上船去猪婆山、三山一带寻找国家一级保护候鸟东方白鹳。那里的水质最清纯。

船在湖滩下两米多的老港里迎着阳光一路向东。我与李跃细细地聊了起来。

候鸟是秋冬鄱阳湖一道最亮丽的动感风景。在这条亮丽的风景线背后,你也许想象不到李跃这位“宫廷侍卫长”是一副什么样的形象。早晨6点,一群身着藏青色执法制服、脚穿高筒雨靴的背影离家而去。晚上6点,一群浑身白泥、雨靴拎在手、赤脚走在草地上的“疯子”迎面而来。这群“疯子”中走在最前面的就是李跃。或许你会想,冬天了,怎么可能打赤脚?但当你看到他们敞胸露怀、汗流浃背,就不会怀疑了。巡湖是李跃的主要工作。湖滩太大,有时当天走不回来,他们就在草洲上点燃一堆篝火,风餐露宿。

浩茫的鄱阳湖滩,人迹罕至,却是候鸟盗猎者理想的“赌场”。古鄡阳遗址附近的三山、泗山是候鸟保护区的核心区域。前些年,一到冬季,盗猎者便用竹竿撑起丝网在此做成捕杀候鸟的“天网”。为了割除这些“天网”,李跃和他的同事们常常要在湿地草洲上步行几十公里,体力严重透支使他们变得又黑又瘦。更可怕的是,有些盗猎者还暗藏土枪土炮。后来,局里买了一辆三轮摩托车,但潮湿的湖滩还得步行。为了发动村民监督保护,管理局在沿湖重点村组都安装了举报电话,聘请16名当地村民作为常年护鸟员。在众多热心的“古鄡阳遗民”中布下耳目,撒开一张保护候鸟的“民间网络”。

与李跃攀谈,不由让人肃然起敬。令我钦佩的是,李跃居然能读懂候鸟的眼神。“在解救被天网网住的候鸟时,鸟儿的眼神起初是恐惧,还以为我是盗猎者。在我的轻轻抚摸中,鸟儿的眼神就渐渐由恐惧变为哀怜和求助了。鸟儿,是通情感的。”三年前的一次巡湖,李跃与一群盗猎者相遇。“不准盗猎!”李跃的话语,义正词严。亡命的盗猎者铤而走险,棍棒向李跃飞来。凭着“古鄡阳遗民”的勇健和强悍,他与盗猎分子英勇搏斗,以至于三根肋骨被打断。可他强忍着巨痛,支撑到警察赶来。后来,既要钱又要命的盗猎者只要听到不要命的李跃的名字,唯有胆战心惊。

这些年,李跃吃了不少苦,但也换来了鄱阳湖的一片祥和宁静。我们一路走过,已经看不到盗猎者装的天网。“投毒猎杀的现象越来越少了。”李跃轻松地说着。工作卓有成效,荣誉是见证。从2010年起,都昌县连续三年被评为全省鄱阳湖越冬候鸟和湿地保护先进县。2011年4月,国家林业局授予李跃“保护森林和野生动植物资源先进个人”。2012年1月,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授予李跃“斯巴鲁生态保护奖”。

船行到猪婆山时,我们换乘铁板船装载的三轮摩托车,去三山寻找东方白鹳。

在一望无垠的草地花海里,我们向着太阳奔驰。摩托车发出刺耳的轰鸣,惊得沿途躲在草丛中觅食的云雀疾速地射向天空。能隐约看到三座连在一起的山组成的孤岛时,摩托车突然停下。李跃果敢而严肃地说:“不能再往前开了,三山下的东方白鹳已经在起飞。”不知李跃真有那么眼尖,还是用心在感受,大家怀着敬畏之心在湖滩上潜行。同行的老周是专业摄影家,扛着大得有些夸张的长镜头先行,我与李跃远远跟随,尽量避免人扎堆目标大。遗憾的是,待我们走到三山南面的浅水湖边,李跃说的所谓“东方白鹳”已飞得一只不剩。正当失望之时,李跃又带给我们安慰:“三山北面还有一个浅水湖,或许会有东方白鹳。”有了第一次教训,大家更加小心翼翼。转过山嘴,果然看到远处一线水面有白色小点。“没错,就是东方白鹳!”举着望远镜的李跃兴奋道。据观测,东方白鹳全球也就三千来只,都昌湖区观测最多的一次是一千八百只,今天这里大概有三百只。李跃饶有兴味地告诉我们,候鸟的智力也有高低,东方白鹳就不会去撞天网,撞天网的只有那些笨鸭笨雁。东方白鹳的栖息地一定是最洁净的地方。“人有人缘,鸟有鸟缘。人与鸟的缘分就看你身上戾气的强弱。”李跃有些自豪了。是的,一个懂鸟语,能用人的情感去感受鸟的情感的人,还会吃鸟吗?我理解了李跃为何如此热衷于当这个局长,也明白了这座“候鸟皇宫”既热闹又安宁的原由。

望远镜中,东方白鹳曲颈秀腿,线条天成,尾巴上一点墨是为了说明她全身的白,或亭亭玉立,或展翅盘旋。我们,恍入瑶池。

全球每年有数十亿只候鸟在进行洲际迁徙,八条迁徙路线中有三条经过中国。鄱阳湖就处在中部地区一条狭窄的南迁候鸟必经的通道上。谈到迁徙的艰辛,硬汉李跃有些动情。在候鸟的生命周期中,迁徙是耗尽体力的艰苦之旅,也是生命脆弱得像风中残烛的死亡之旅。候鸟每年都要经历两次或东西或南北走向的洲际迁徙,行程几万里。这种源自自然选择的无奈之旅背后的疾苦,只有鸟儿自知!人常说做人难,其实做鸟更难!“经历千难万险的候鸟来到鄱阳湖,不把它们当皇帝皇后一样保护,与动物何异!”李跃由衷地感慨。

我感受到了李跃感叹背后的大爱。被盗猎者打折的三根肋骨至今还隐隐作痛,可他却从来没有退缩过。那次,李跃接到举报:万户镇宋家汊湖有两条渔船惊扰得小天鹅躁动不安。一种不祥预兆。他果断调来执法人员在湖边潜伏,直到凌晨1点多,偷猎者发现有执法人员蹲守才悻悻离开。后经调查,偷猎者是准备用炮打和下毒药的方式捕杀小天鹅。经历此事后,李跃与局里30多名同事,除了经常与森林公安联合组织“金盾行动”、“绿剑行动”打击非法捕猎以外,还把“古鄡阳遗民”组织起来,开展“万人签名”、“大手带小手、小手拉大手”活动以及“爱鸟村”、“爱鸟模范”、“护鸟小天使”等评选,打响了“宣传保卫战”。沿湖村村成立了义务护鸟队,在湖区内建立了野外巡查制度,把候鸟保护推上了制度化、专业化、规范化、标准化工作轨道,用全民保护的“天网”去反击盗猎者的“天网”。他们还办起了全国仅有的候鸟医院,先后救治病鸟、伤鸟500多只。

他们不仅仅是在守护“祖业”,更是在向大自然展示“古鄡阳遗民”的人文情怀!

都昌现在不仅拥有最大的白鹤群,誉为“白鹤世界”,而且是拥有三万多只小天鹅的、由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授予的“中国小天鹅之乡”。

鲜红的夕阳照在我们返程的古航道上,娴静而凝重。一群群淡黄色的赤麻鸭从船前方飞起,又落在船尾的水面上,神态安逸。一群大雁突然从西边飞起,遮天蔽日。我想,你们这些笨鸭笨雁,有这么多“人之身、鸟之魂”的“古鄡阳遗民”在守护,可以无忧矣!

在鄱阳湖一日,我仿佛穿越了一千年!该倦鸟归巢。就在这一闪念间,我感悟了:倦鸟归巢,正是人与自然最和谐的一种境界!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