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握住老爸的手 施圣扬  

2014-03-27 12:11:07|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握住老爸的手

施圣扬

 

1 

 

最亲的人,莫过于父母。

 

2

 

三十多年前,妈妈病故,我悲痛欲绝。

周惟波来访,见我哀伤依旧,便约我写篇祭母之作。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当晚,我在宿舍里的台灯下,含泪写下了《没有用过的蓝头巾》,在《上海文学》发表后,又有别的刊物和几本书转载,还被翻译到日本,去年仍有网友在视屏上点评,令我不胜欣慰。当时,如没有惟波老弟青睐,妈妈的蓝头巾怎会飘出洋洋洒洒的母爱……

母爱是不朽的。

 

3

 

父爱同样崇高。

三年前妻子又离我而去,身边少了一人,寂寞如霾笼罩着我的心。

幸有稳健如山的老爸,以他结实而硬朗的身躯给了我幸福的依靠。老爸在上,我总是他的孩子,人已老而心不老,似尚年轻的心态渐渐冲淡了心头的落寞与悲凉。

时至今日,老爸仍是我不可或缺的监护人。一切的一切,不能不使我由衷地感动。父爱,一如妈妈的乳汁,令我备感香浓、甜蜜与温馨!

除了老爸,还有谁对我这样好?

 

4

 

有爸的孩子是幸福的。

可是老爸的老爸,在他出生不久便英年早逝了。缺乏父爱的老爸对此深感遗憾。传说,祖父是当地名闻遐迩的圆作师傅,做木桶之类的手艺精湛绝伦。在老家,唯一保存祖父亲手制作的藏品是一只造型精巧的茶桶,将开水壶置于其内可以保温。老爸一向把它视为意味深长的传家宝。其中不仅凝聚着祖父用心良苦的心血,还有对后代的殷切期望和谆谆教诲。去年春天,女儿从纽约回来,我们祖孙三代回启东老家,开门一看,这件家藏至宝竟被小偷打破在地。世风日下,盗贼猖獗,连我家祖坟也被盗过两次,可恶透顶。气愤之余,不禁令人万分失望。老爸神情凝重,心想祖父还能留给我们什么?

也许祖父手艺精湛的敬业精神传给了我们,比如老爸种田精耕细作,我读书追求高分,女儿工作在花旗银行数据库,外孙中学奥数考第一,外孙女从幼儿园直升小学二年级,一代胜一代,承上启下,一脉相续,所谓家族渊源是也。有物质的东西遗传当然好,但创造物品那种匠心独运的精神财富也应珍惜与继承。

老爸认同我的分析,转忧为喜。

 

5

 

我有老爸老妈呵护,一辈子都游手好闲,甚至还身在福中不知福。可是从小缺乏父爱的老爸,十六岁就从青龙港老家去举目无亲的上海独立谋生,找到一家建筑公司,在尘土飞扬的工地上做轧钢筋等活儿,白天双手发硬腰酸背痛,夜晚在简陋不堪的窝棚里做噩梦。1930年代初的十里洋场是冒险家的乐园和有钱人的天堂。像年轻父亲这些从周边拥入的农村贫苦流民,则是这座新兴城市最不起眼的社会底层人物,大家偶然到南京路去看热闹,被趾高气扬的洋人、西装革履的高等华人和招摇过市的少爷、太太、小姐们所不屑一顾。老爸和工友们几乎跑遍了申城每个角落,搬过不少场所,造过许多新房,但有哪块砖头是属于他们的呢?得到一点微薄的薪水才勉强糊住一张嘴。他们是两袖清风的无产者。不谙世事的老爸不明白这个世道有何不公,一切安之若素,听凭命运的摆布。繁华的大都会始终留给他美好而不可磨灭的印象,这就使他处心积虑从小叫我用功读书,以求长大后到上海高楼大厦里去谋生。

 

6

 

在上海做了五年工,因大伯无后嗣,侄为子,老爸便应招回到启东乡间,从此做了一辈子农民,不久与妈妈结婚。心灵手巧,以女红出众的妈妈出身于破落地主家庭,多少也把娘家的财气带进了夫家。第二年妈妈生了我,掉下的心头肉,宝贝得不得了,我便成了全家的希望,一切围着我转,弄得父母苦不堪言。

老爸的大伯伯,我叫他老公公。这个古怪的老头儿是个虔诚的佛教徒。他家设有佛堂,墙上挂着一幅美女画像,妩媚多姿,她叫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终年烛火辉煌,香烟缭绕,常有东邻西舍来这里进香拜佛,心有所求。老公公更是早晚顶礼膜拜,念念有词,诵经不止,修身养心,意欲成佛。他还倾心培养了一批年轻貌美的善男信女,他们经常围着老公公听他讲经说法,还一起放声念经,抑扬顿挫,和谐一致,如歌如唱,悠扬动听。这是我幼年最初欣赏到的如仙如幻的天籁之音。

老公公叫我们全家信佛,但妈妈不信,老爸信,我少不更事,也就从小吃素信了,信什么也是稀里糊涂的。我五岁时,老公公教我念经拜佛,希望我长大后去做和尚。他从小教我不在路上踩死一只蚂蚁,培养善心,长大后不谋不义之财,成为一个正人君子。新中国成立后,我读书接受了无神论,但与人为善的品行不变。老爸后来因政治上破除迷信也不信佛教了,但其善心已修炼得炉火纯青。今年春节,老爸回顾他一生时说,从来没有骂过人,打过人,当然更没杀过人,好人一生做到老。我心里亦有共鸣,由衷赞叹老爸慈悲为怀多行善事的德馨。

心善者必乐于助人。

在我童年,日本鬼子战败后,内战开始了。新四军与国民党政府军展开你死我活的拉锯战,三天两头远近枪声日夜不绝于耳,敌我双方胜败莫测你进我退,死伤的消息频频传来,吓得我们这些无知的小孩像受惊的兔子,连大人们也不敢轻易上路行走,龟缩在家比较安全。可是有一天我家来了个陈叔叔,他是老公公的得意弟子,因为路上风声鹤唳,从庙里回家胆子小一人不敢再走,所以经过我家请老爸陪他一起回去,这条路上有无数暗哨伏击,白天连麻雀也不敢飞过,常有路人被黑枪打死变成冤魂厉鬼,老百姓都被吓得胆战心惊。但老爸一心为师兄弟着想,不作任何考虑就陪他上路,一直送他到家里,平平安安的都很高兴。而返回时,老爸却要孤身一人承担风险,唯恐风吹草动,以防万一。手无寸铁的老爸只好壮大胆子在这条死寂的路上急步行走,盼望早点到家,走得浑身是汗,筋疲力尽,同时也叫妈妈倚门苦等,直到望见老爸的身影,心里的石头才咯噔掉地。

过了一些时候,又是这个陈叔叔神出鬼没地深夜潜入我家。老爸有所不知,这时的陈叔叔已参加共产党,投奔新四军,拿起武器打敌人。现在组织上派他回乡发展地下党,搜集情报,以备里应外合打败国军。他利用师兄弟关系,请头脑简单的老爸再帮一次忙,叫他去县城见国军里的小头目亲戚摸些军情。这个亲戚对老爸不错,老爸曾托他将我妈妈织的二十多顶蚊帐卖给了国军士兵,但当时没付钱,一直欠着。这回陈叔叔有求,老爸想正好趁机讨账也就走一遭是了。谁知国军里头人心惶惶,经费拮据,连老爸这点蚊帐费也一时付不出。老爸只有空手而归,但观察到国军的一些动静也正好报告给了陈叔叔,陈叔叔感激万分。不久县城解放,国军败退走了,老爸追到国军旧军营,他认得妈妈织的新蚊帐仍好好地挂在那里,失而复得,就一顶一顶地收拾下来。冷不防背后有人用枪顶住他的腰把他捉住了。这是刚来接收敌人物品的新四军战士发现老爸在“趁火打劫偷东西”。老爸申辩,却无济于事。口说无凭,谁为你作证?可是证人败走,死活不明。这时老爸又想起陈叔叔,前一次我帮你,这一次要请你来帮我,可是茫茫人海,到哪里找?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孤立无助,哑巴吃黄连。老爸面对荷枪实弹的小战士,只好把紧抱在怀里的妈妈日日夜夜辛辛苦苦织成的雪白雪白的新蚊帐就此拱手相让,两手空空,垂头丧气地回到家。妈妈见状,不由分说地嗔怪老爸,拿自家的东西,不犯皇法,为什么不夺回两顶?然而老爸心想,不当我小偷能回家就谢天谢地了。妈妈发怒,因为她手指间的劳动果实白白付之东流,能不怨天尤人吗?!人世间,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说不清道不明。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