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我只是找我的羊 小七  

2014-03-30 19:11:35|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只是找我的羊

小七

 

大家都知道老努尔旦是啥人吧,这个不用多说大家心里清楚——他每天的事情就是伺候家里那十几只羊,除此之外就是无休止地找事发牢骚。呃,你懂得,我还是不啰嗦了。

这天,草原上传来大声的诅咒声,“哎呀!啧啧,哎呀!啧啧,瞧瞧,这事,瞧瞧,这事竟然摊到我这个半死不活的老头子身上——”老努尔旦不停重复这些话,发疯似的跑遍周围有可能去的毡房,大声诅咒,恨不得全世界人都知道这事。

老努尔旦为什么这么疯狂?原因很简单——他丢了一只羊。

“喂!年轻人,我必须到你家羊圈里瞅瞅,说不定我丢失的那只羊会在这里找到,也说不定,是吧!”老努尔旦颤颤巍巍扶着邻居叶尔波力家棚圈的栏杆朝里望,“咳咳,我的羊,你们这些人还真是不老实,我要看看我的羊会不会在这里。”他撑着脖子,头一点一点,一只羊一只羊过。

“喔,您慢慢看,我洗洗手。”叶尔波力把马缰栓到旁边的白桦树上,拍拍裤子上的尘土,提着洗手壶蹲到旁边洗手。

“嗯,不像话,你这些羊怎么都是长的一样,怎么都和我家那只羊长的一样,真不像话,太不像话了。”叶尔波力是个能干的年轻人,他家的羊很多,它们在羊圈里拱来拱去,这让老眼昏花的努尔旦很费劲,“怎么这么多羊,这样我该怎么找到自己的羊,不像话!”他叨叨着,把上半身都探到羊圈里去啦。

“您需要喝点奶茶再寻找吗?”洗好手的叶尔波力在他身后客气地询问,“奶茶烧好了,您喝点再找吧!”

“你大概没有丢失过羊吧!这么焦急的事我还能坐下来喝茶?简直是……实在是不可思议……”老努尔旦踮起脚尖,专心瞅那些羊,头也不回,“你知道我的心情吗?你们不能这样欺负我这个老头子!”

“呃……那您慢慢找,我要去喝些奶茶了。”叶尔波力转身朝毡房走去。

“嗨!我的羊丢了一只,我到这里瞅瞅,说不定就是你家的羊拐跑了我家那只可怜的羊。”老努尔旦站在路边看扎特里拜骑着马把羊从山坡上赶回家。扎特里拜家里几个孩子上大学,去年把羊卖的差不多了,现在也就二三十只,这让老努尔旦一目了然。

“喔,那你应该好好看看了,”扎特里拜从马上下来,“你的眼睛看来真是不行了,整天盯着的,在你的眼前丢羊这是件让人吃惊的事啊!” 扎特里拜的年龄和老努尔旦差不了多少,所以他笑着开玩笑打趣。

“别这样说,这是一件很可笑的事吗?你们这些人,不能理解别人,”老努尔旦严肃地站在路边看着从他身边走过的每只羊,“你能不能理解一下我的心情,不像话!你们总是嘲笑别人,知道吗,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到别人痛苦的身体上,这是一件多么可耻的事情!”他无休止境地叨叨,好像别人都欠了他这只羊似的。其实不是。

“嗯,嗯……”扎特里拜不说话了,站在那里等着羊走过去,等着老努尔旦清点完。

“你知道吗,我有多辛苦,你们却偷走我的羊,这件事让我这样一个诚恳老实的老头多么难过,”老努尔旦眼睛盯着羊,嘴里没有停止,“我每天放牧,就是为了这几只羊,你们却这样对待我,想想吧,这是一件多么让人无法忍受的事!”

“噢……”扎特里拜只是点点头。

“喂,小别克,你怎么一人在家?”老努尔旦来到小别克家毡房前,“他们去了哪里?”他把手举得高高地手心朝下比划一下——小别克的父母都是瘦高个。

“喔,两头牛到山那边没回来,他们去找了。”胆小的小别克见人就脸红。

“没关系,他们不在和我没什么关系,”老努尔旦走向棚圈,“我只是找我的羊,知道吧,我找我的羊,它丢了,一定是被人偷走了,所以我到这里找找。”他在棚圈边东张西望。

“什么?您说我家偷了您的羊?”小别克紧张地吐舌头。他站在那里摊着双手,瞪着眼睛,小脸憋得通红,“我们是不会偷羊的,请您相信我和我的爸爸妈妈,真的。”

“我的羊丢了,真是,我要找我的羊,我想这是应该的,小东西!”老努尔旦答非所问,眼睛没有离开那些羊。

“不能这样,我拿我的生命保证,是这样,您一定要听我说,”小别克拽老努尔旦的衣角,“我家不会拿您的羊,请相信我,我爸爸妈妈从来不会去拿别人的羊,真的,真的。”老努尔旦被小别克拽的快倒到后面了。

“放手,放手,我只是找羊,多事的小东西!”老努尔旦把自己的袷袢从小别克手中硬抽出来。

“真的,我只是想请您听我说,我坚决告诉您我们绝不会偷您的羊,”小别克松开自己的手,转身跑进毡房,“努尔旦爷爷,请您看看我的奖状——‘诚实之星’,这是我今年得到的,还有我的作业,这上面都是优加五颗星,这些可以证明我没有拿您的羊,请您相信我。”小别克拖出自己的大书包,把头塞到里面翻找。

“我只是找我的羊……”老努尔旦拧着眉,转身看了一眼小别克,简直不可思议。

“还有……还有这个,”小别克把书包里的东西全倒到草地上,从一堆东西里挑出一个铅笔盒,“这就是得‘诚实之星’时老师在全班同学面前奖励我的奖品……喔,不对,是在全校学生面前奖励给我的,您知道吗,是校长亲手奖励给我的,这些奖品完全可以证明我们不会偷您的羊。”小别克看到老努尔旦不看自己,跑过去又拽他的袷袢,因为用力过度,把老努尔旦拽倒在草地上。

“我找羊……”老努尔旦挣扎了半天,才从草地上爬起来,“我找羊……你……哎……”他拍拍手上的草屑,用无可奈何的眼神看着小别克和草地上的那堆东西。

“我只是想告诉您,我的奖状……”小别克看到老努尔旦看着自己,开始继续解释。他的脸也不红了。

“哎呀,我的天呐,我只是找我的羊……嗯……好吧,好吧,我不找了,小东西,是我错了,我该去别的地方找找或者回家。”老努尔旦把手搭到眼前,看看太阳都走到山脚了。

“请您……我还想……努尔旦爷爷……”小别克左右跟在他身后,像个湿面团粘着他。

“我回家了。”老努尔旦转身朝自己毡房走去,脚步都没平时那么拖沓啦。

爬上前面的小山坡,他看到自己的老婆子站在毡房前等她。

她的身边站着那只丢失的羊。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