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石榴树 刘佳  

2014-03-08 15:43:40|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榴树

刘佳

 

姥姥家宽大的平房前,有一棵茂盛的石榴树。

种这棵树的那年,我刚上小学一年级,记得那时候它只是分着两三个小杈的干枝子,是姥爷逛早市时在一堆建筑垃圾旁捡来的。姥爷把它端端正正地种在平房前,每天早晨都要给它浇水,过一阵子还要给它上一点肥料。看着姥爷这样耐心地侍弄它,就连我也开始关注它了,每次出家门时都忍不住要瞅它一眼呢。但是,整个夏天过去了,它连一片叶子都没有长出来。我是没有耐性的人,就对姥爷说:“拔了算了,这棵树没活头。”姥爷直摇头,说:“活了,活了,你看,”说完用手轻轻弯一下枝条,“多韧呀!死不了,今年不长叶,是在养根,你要不信,明年见吧。”眼见天气越来越冷,姥爷怕它冻死,便找来旧草绳,把它裹得严严实实,我觉得姥爷有点“多此一举”了,“本来就没活嘛。”但每次我这样说时,姥爷总是刮一下我的鼻子说:“你等着,等着看吧。”

第二年一开春,这棵小树竟然伸腰展臂,随着风劲长了起来,密密的叶子里,拥着一团团红色的石榴花,好看极了,原来它是棵石榴树。我问姥爷:“它这么小,能结出石榴吗?”姥爷瞥我一眼:“那还用问。”我很兴奋,一想到秋天就能吃石榴了,高兴得一蹦老高。可是姥爷告诉我,今年这棵树不能结石榴,因为开的这些花,多数是“晃花”,不能结果。我不相信这么多的花里一个能结果的也没有,每天一放学,我就往树上看啊看的。秋天到了,石榴倒是结出了两个,又小又干,姥爷问我:“要吗?”我摇了摇头.

天凉了,枝上的叶子全落了,树枝上空挂着那仅有的两个石榴,随着树枝的摇晃轻轻荡着。我不忍心摘它,就这样一直挂到迎来了第一场小雪,最后它自己落了,姥爷把它当肥料,又埋到了石榴树下.

转过年来的秋天,可以说是丰收的季节,满树的石榴,多得让我数都数不过来。我那些流了一夏天口水的同学和玩伴,每人分得了几个硕大的石榴,这棵石榴树的品种真好,结的果子籽儿大水足,甜带微酸,尤其是那果皮,干干的,又薄又硬,放到春节都坏不了。从那时起,秋天就成了我们这帮小孩子祈盼的季节。

四年后,姥爷住的地方规划成了一个新的小区,所有的平房都要拆掉。搬家的那天,姥爷家的东西都搬走了,唯独不知道怎样处理这棵石榴树。帮助搬家的邻居们说:“伐了算了,这么大的树,搬也搬不活。”姥爷不说话,只是蹲在树旁抽烟。最后姥爷说:“我不能让这棵树死在我手里,我得让它跟我走。”姥爷找了几个人,在根部打了个一米见方的土包,洒上水,用一大块儿塑料布紧紧扎住,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这棵石榴树移走,栽在了新搬的住处门前。其实当时的人们并不看好这次移栽,可石榴树在大挪移的当儿只是落了一些叶子而已,它挺过来了.

搬家后仅一年,姥爷又一次面临搬家,这次将搬出那个大院,住进楼房,石榴树因再也无法安置了,只好留给了新来的住户。临走时,姥爷对石榴树的新主人不停的说这棵树怎么怎么好,结的果子如何如何甜,新主人笑着对姥爷说:“放心吧老爷子,我会好好伺候它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有时姥爷会情不自禁的想起它,总是念叨“谁知道今年石榴长的好不好”,姥姥说:“想它你就去看看嘛。”一天中午吃饭时,姥爷说:“上午我看石榴树去了,挺壮,长了不少石榴,只是看的不仔细,没敢多待,怕让主家看见了,以为我是要石榴来的。”

零三年,这棵很能结果的石榴树几乎没长几个成型的石榴,味道也大不如从前了。这一年,姥爷身体不好,没去看它。秋天,姥爷去世了。

在姥爷的葬礼上,我见到了石榴树的新主人,他告诉了我关于石榴树的一些事,最后说:“真是怪了,今年这棵石榴树,一开春就打蔫,结的石榴泛着苦头,有的几乎没法儿吃。

零五年的九月份,我要去北京读研。临动身的前一天,特想去看看那棵石榴树。我来到那个曾经熟悉的小院,院子里空荡荡的,好象已没有几家住户了。起风了,尘土迎面扑来,透过浑浊的空气,我看到了那棵被姥爷温暖的大手无数次抚摸过的石榴树。几年没见,这棵树见老了,枝干扭着,没有多少叶子了,但觉得姥爷的手温还在树上!我围着它看,也模仿姥爷的动作轻抚它粗糙的树身,此时感觉有股热流在胸中急速涌动,而后慢慢扩散开来,隐隐看到了姥爷举着我,摘树上那个最大最红的石榴……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失声痛哭起来。

听说这个院子不久也要被拆掉了,我不知道下次再来时还能不能见到这棵被我和家人时时牵挂的石榴树。但我想,它会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不能抹去,永远留在我生命中最温馨的那个地方,永远,永远……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