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宋利萍的作品  

2014-04-19 13:10:44|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利萍的作品

 

  一次饿了胡同里随意买个千层饼,大小盈掌,片片薄透,一口咬下一摞,香甜酥软,口感好极。后来想吃怎么也不见,馋虫越发勾出来。隔了个把月再次穿过那条胡同,瞥见人群围着个小箱子,红彤彤仨字“老惦记”,喜上心头。千层饼定含着切切的心思千千的愿望,这才让人惦记不已。而“老惦记”这根小小绣花针,扑哧一声便刺进我这块备好的棉布,妥妥地抻开了。

  喜欢上“老惦记”这个词了。像一件厚重暗红披肩,暖暖地裹在身上,满心的惦记和被惦记,是这世间浓烈的依恋。老惦记,也许是不能得到,也许是去去就来,也许只得瞄一眼的机会,便纷飞世上不得音讯。对别人或无轻重,关键那是你想要的,瞬间擦亮你的知觉,记忆的舌尖又惯会添油加醋,愈久愈美,惦记愈深。

  张伯驹一生惦记两件大事,美人和古董字画,属于“没有出息”的贵族子弟,然而倾囊换来满院罕稀物,与潘素日夜沉吟,则玩出大名堂了。李白的诗帖,杜牧的笔墨,范仲淹的手卷,陆机的《平复帖》,展子虔的《游春图》,唐寅的《王蜀官妓图》,个个价值连城。可这一屋子的宝贝,搭上身家性命依旧是颠沛流离受惊吓。最后他一古脑儿把东西挪进故宫,只留一纸奖状,再也不惦记了。原来许多东西我们扛不动,或者带着它走不了多远。只好卸下来,安放。

  梅克夫人战栗着擦拭涌出的泪水,她在隔壁听到柴可夫斯基的《暴风雨》嘈嘈切切,恰如诗境。她默默给着爱与支持,一直把这个年轻人和他的音乐送到世界巅峰。她靠这些曲子滋养了后半生,却不见他。柴可夫斯基一辈子的惦记枝繁叶茂,倾进音符乐器,日月山川,磅礴壮阔,又柔曼庄严,拍响每一个音乐河边的灵魂。

  没有念兴,一地皮毛。实实在在的惦记该是老家,春末的菜园子畦畦碧绿着,水泉汩汩流,野蔷薇开得浓。老坟,古柳,青溪,羊道,野花,毛驴在山梁上吹喇叭。小院石墙,菜花满地,韭菜下来烙三鲜,角瓜下来包饺子,豆角下来炖大锅,啥都没有了吃萝卜白菜,从来不知菩提与禅,不诵金刚经圣经,一衣一粥一口热汤,一个第二天能醒来的囫囵觉,而已。只惦记孩子,不死不休,却被孩子大段地遗忘。石墩子坐出坑了,水望成冰了,眼睛要穿透那座山了。终有一天人就是老掉的牙齿,再也惦记不动美食,记忆成干瘪的村庄,转身就不存在,闭上眼就是黑,世间事全是耳边风,亦没有自己。

城市不可饶恕。宁可惦记一种吃食美衣,一种艺术享受,一只流浪的猫狗,一些死去千百年的人,也不想多看一眼身边的人,极地冰川般的隔阻。乡村则无论如何不可能,紧闭的门外亦有他人殷勤的目光,今天的聊天谁不在也要三番五次探究的。人类回归的终极落点一定是乡村。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