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撑犁孤涂单于” ——写给女儿的信 Y·C·铁穆尔  

2014-04-23 06:33:25|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撑犁孤涂单于”

——写给女儿的信

Y·C·铁穆尔 (裕固族) 

 

    卡迪哈尔,你知道吗?每一次骑马或乘车走在祁连山南北时,我总是要细致地看一遍这映入眼帘的花草、树木、悬崖和山冈,我能感觉到那来自神峰阿米岗克尔的恢弘、冷寂而又凄迷、诡异的气息,神峰阿米岗克尔每一次都让我晕眩,让我迷醉。

    更多的时候,我看见的是山下由于滥伐、开垦和开矿,而呈现出的一条条干涸的河床,呈斑块状的树林和日渐萎缩的雪线冰川。2012年秋天,我乘飞机从乌鲁木齐往兰州的途中,天气晴朗,我久久俯瞰着整个祁连山那一条条平行的山脉,多么熟悉呵!那天空般的青海湖和哈拉湖,像马群奔跑般的云朵,银色浪花般蜂拥而来的雪峰,那一片片黑牦牛般的是森林,深秋的山川草地像土黄色野驴群的颜色……那里曾有多少优异的生命,有多少令人扼腕长叹的故事……

    我知道我看见的这一切,都是天神汗腾格里对我的恩赐。

    每一次走在这些山川草原间,我都想把这一切——包括盛开在羽毛草中间的白色火绒草,红白相间的狼毒,开遍夏日塔拉夏营地的哈日嘎纳花儿,那绚丽的花朵把青藏高原上空的云都染成了片片金黄色了,夏营地墨绿色的山柳丛中嗷嗷叫着火红色狍鹿,有时在山梁那边有暗红色鬃毛的狼在晃动……这些都通过我的一双眼睛,清晰而准确地摄制在我的心版上。我不愿意让我的眼睛漏掉一座悬崖、一股山泉和一棵松树。不知为什么,每一次走在这青藏高原的崇山峻岭、一道道峡谷、舒缓的山冈草原、森林和飘浮在蔚蓝色天空的白云下时,我都觉得也许这是最后一次看着这大地。许多年前的那个声音仿佛又在耳旁响起:“看着这大地,不要忘记我……”

    卡迪哈尔,你也许知道,“祁连山”之名源自古代匈奴,在古匈奴语中,“祁连”即“天”,祁连山因此而得名“天山”。

    司马迁在《史记》中曾提到:“贰师将军李广利将三万骑击匈奴左贤王于祁连天山”、“击左贤王于天山”。记述的是公元前99年的夏天,西汉名将李广利统率三万骑兵远征西域,和我们的祖先匈奴人激战于祁连山。

    《汉书》卷五五《霍去病传》载:元狩二年夏,去病出北地,至祁连山。颜师古注:“祁连山即天山,匈奴呼天为祁连。”“祁连”与“撑犁”实即一音之异译。“撑犁”一词自然让人想起匈奴人那句著名的称号“撑犁孤涂单于”,这是匈奴君主的尊称,简称为“单于”。《汉书·匈奴传》上说:单于,其族内称它为“撑犁孤涂单于”;匈奴人称天为“撑犁”,称子为“孤涂”;“单于者,广大之貌也,言其像天单于也”。单于,古音读作蝉余,为匈奴语最高首领的意思。《史记·匈奴列传》中“天所立匈奴大单于”或“天地所生、日月所置匈奴大单于”等,意为单于受命于天、十分崇高广大之义。

    卡迪哈尔,上次你来信问我关于我们这个部族人名的变迁和名字的写法。关于名字是这样的:我的名字铁穆尔也写作Y·C·铁穆尔,我喜欢以尧熬尔yogor(或写作yovhur)游牧部落的习惯,把部族名(姓)、父名和自己的名字连起来用,那么就写作Yogor·Chamduugiin·Tumur,就是尧熬尔·赛姆道·铁穆尔,后来简写为Y·C·铁穆尔。你的名字应该写作Yogor·Tumurin·Khadhhara,就是尧熬尔·铁穆尔·卡迪哈尔,简写为Y·T·卡迪哈尔。这就是我们名字的由来。

    我们属于匈奴后裔之一的尧熬尔游牧部族,也就是今天在汉语中称之为“裕固族”的族群,在中国历史上曾称之为“黄头回鹘”、“黄番”、“黄鞑靼”等不同名称的群体。我们成长在匈奴人的祁连山,我从9岁起离开帐篷和牧场,去用汉语授课的学校读书。在后来几十年漫长的读书和工作期间,仍然时常回到故乡牧场放牧。在城镇读书学习和在群山草原上游牧是截然不同的生活,而这种时常如蒙太奇般迅速交替的生活训练了我对世界的一种眼光,形成了我对世界的认知,也让我走上了文学写作的道路。卡迪哈尔,我要告诉你的是,我没有间断对大自然、人类历史和文明,尤其是对游牧人和游牧文明的观察和思考;没有间断旅行在400毫米等降水量线(湿润区与半湿润区的界线)以西以北草原地区的计划,也就是:从亚洲的大兴安岭、燕山、祁连山、唐古拉山、念青唐古拉山、喜马拉雅山脉绵延到东欧的伏尔加河和黑海的亚欧大草原。因为我们是这片草原的孩子,我们是“撑犁孤涂”——苍天的子女。

    卡迪哈尔,你知道吗?牧人给了我最大的惠予,尤其是祁连山南北群山草原上的尧熬尔人,他们奇异的历史给了我最大的惠予。内蒙、新疆和青藏的各族牧人们给了我最大的惠予。在我人生最重要的时期,我享受着游牧文化和大自然的沐浴。春夏的雷电和风雨,秋冬的风雪和寒冷,悠悠的白云,苍茫的大地。青草丛中垒窝产卵的鸟,雪山之上星光灿烂,而围绕着帐篷静静地陪伴我睡觉的是充满灵性的牲畜。在群山草原上映入眼帘、进入耳膜的一切,从来没有离开我的思绪。在我还是一个牧童的时候,我的心灵在群山草原上自由地成长,像是在悬崖上栖息的迎风飞翔的山鹰。在那里,我的心中奔涌着幸福的热血,我的骨子里溢满了自由和骄傲的精髓。这一切和所有的牧童是一样的——是伟大的帐篷岁月的馈赠。牧童是苍天之子,是真正的“撑犁孤涂单于”。

    卡迪哈尔,你知道吗?就是因为草原游牧文明;就是因为我出生的绵羊毛制成的白色毡房;就是因为我后来成长的牦牛毛织成的黑色帐篷;就是因为祁连山的那一条条山脉、一座座高耸入云的悬崖绝壁和一片片草原;就是因为我放牧过的那些小牦牛犊;就是因为我骑过的马;就是因为帐篷前奔跑嬉戏的白的或黑的山羊羔;就是因为那个遥远地方不为人知的游牧部族神秘的历史;就是因为这北方的高山大河间无尽的爱和恨……所以,我选择了以文学的方式发言,这是我活着的唯一目的和意义。我的读书写作与我的放牧生涯如影随形。在我们的家园——地球上的所有民族不同的文化,都是我学习的资源和力量的源泉。更重要的是,我要学会站在不同民族和文化的角度看世界,尤其是站在那些没有话语权的人们的角度看世界……(作者为甘肃省作协副主席)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