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琅琊山访古 李景荣  

2014-05-15 08:13:23|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琅琊山访古

李景荣

 

  那年,作为军事记者我去南京参加军区召开的表彰先进大会。逛新华书店惊喜地发现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康熙年间由吴楚材、吴调侯编选的《古文观止》。从这本书中,我知道了北宋文学家、政治家、史学家欧阳修因直言敢谏,支持范仲淹在政治上推行新法,被贬到安徽滁州任太守。滁州有享有盛名的风景名胜琅琊山,欧阳修写下的《丰乐亭记》、《醉翁亭记》等就是他在滁州留下的散文名篇。南京距琅琊山不远,会议休息时我有幸踏上了这块土地。

  琅琊山在安徽省滁州西南,因东晋元帝司马睿在位前初封琅琊王,坐镇建康(今南京),他曾避难于此山而得名。我站在琅琊山脚下,这里林壑优美、路转峰回,“红树青山月欲斜,长郊草色绿无涯,游人不管春将老,来往亭前踏落花。”正是当年欧阳太守描绘的美景。欧阳修被贬滁州后,才有了醉翁亭等古迹,成为后人的游览胜地。

  欧阳修字永叔,自号醉翁,宋朝庐陵人(今江西吉安市)。他的诗文风格独特、清新豪迈,是“唐宋八大家之一”。他被贬谪滁州后,深入民间、体察民情,他在《丰乐亭记》中写道:“修既治滁之明年,夏,始饮滁水而甘。问诸滁人,得于州南百步之远。其上则丰山,耸然而特立;下则幽谷,窈然而深藏;中有清泉……于是疏泉凿石,僻地以为亭,而与滁人往游其间。”散文抒发了他对滁州自然状态的情感,内蕴丰富深刻,那“修既治滁”的实干精神,“疏泉凿石,辟地以为亭”的勃勃生机,其情在于“饮滁水而甘”、“与滁人往游其间”,这种与民为乐的精神正是欧阳修可贵之处。

  欧阳修出身贫寒,4岁丧父,靠母亲抚育教养成人。幼年时母亲常对他说,你父亲做官廉洁,爱好施舍,喜欢交朋友。他的俸禄很少,常常不使它有余,你父亲说不要让它成为你的累赘,说明父亲对你是有所期待啊。欧阳修父亲去世,没有给家人留下一间瓦房,一垄土地,正是母亲的教养为欧阳修的成长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他自幼勤奋好学,勤于用脑,尤好读书,无所不观,传说他读书有个“三上”的习惯,即马上、枕上、厕上都不放过,可谓见缝插针,孜孜不倦。欧阳修24岁中进士,后官至枢密副使,政治上他支持范仲淹的改良政策,有名的建议十事,就是范仲淹联合他直谏的。其内容除兴修水利外,还包括限制以“恩荫”为官,实际就是反对裙带风,用人要唯才是举,选拔干练人才,严格执行政令等项,结果并未能实现,反而被贬,离开京城,到地方去做官。

  作为史学家,欧阳修十分重视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新五代史》是他编撰的一部史书,记载了自后梁(公元907年)始,经后唐、后晋、后汉至后周共53年的历史,是我国古代二十四史之一。欧阳修通过对历史盛衰过程的分析,反复运用盛衰对比,总结出“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的历史教训。他在《新五代史·伶官传》的序中,大声疾呼:“呜呼!盛衰之理,虽曰天命,岂非人事哉!”意思是国家盛衰的原因,虽然说在于天命,难道不是也在于人为吗?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安逸享受可以使自身败亡,居安思危可以使国家兴盛,这是自然的道理。我们读史,从欧阳修的言行中不是也可以得到一些启示吗?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