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清除葎草 陈庆礼  

2014-05-15 08:15:47|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除

陈庆礼

 

  在我家居住的小区里,不论是楼前屋后,还是花园路边,人们经常看到这样一种植物,它刚出土时,枝叶上就布满凹凸起伏的麻纹,看上去比一般的草类壮实的多。出土不长时间,每棵幼苗会分蘖出许多深青色的枝蔓,绵延好长好长。枝蔓上还长着稠密的小刺,像锯齿或钢锉样。开始,我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植物。同时,总想不通,此类长相并不怎么招人喜爱,普通寻常的杂草,为什么能年年生长在大庭广众之下呢?后来经多方打听询问,才知道当地老百姓叫它拉拉秧,书本上称它为草。是一种生命力和繁殖性极强的草本植物。

  春天,拉拉秧的周围生长着许多无名小草和多种栽培的名贵花卉,它们在阳光的照射下,争奇斗艳,鲜嫩爽目。一开始,花和草儿长得很快、很旺,但不知怎么回事,花草却渐渐地萎缩了,叶片有的枯黄,半是凋零。一次,我好奇地走上前去想看个究竟,用双手分开密匝匝的草丛,惊讶的愣住了,啊!原来小草、花卉的根部和腰身被拉拉秧的枝蔓死死地缠绕着,我想用力把它们分开,可费了很大气力,竟然没有拽动,手和胳膊反而被“咬了几口”,很快现出几条血道子,火辣辣的疼痛。我忙把手缩回,心里咒骂起这不友好的东西。同时也对花草的命运产生了一种怜悯来。

  夏天,在高温多雨的季节里,拉拉秧毫无顾忌地疯长起来,枝蔓几乎布满楼下空地,覆盖花园美丽有序的冬青、黄杨、杜鹃、月季等;还有的像青蛇一样挺身昂首爬到高高的玉兰和桂花树上,拉拉秧俨然成了小区、花园里的主角和主宰。受伤害的当然是小区的环境和游园里的树木花草。没几年光景,小区初建时的那种树木葱茏,花卉绚丽的多彩景象,日渐暗淡失色,残缺凋零。

  最近,我反复思索这样一个问题,人们生活的目的是什么?不正是追求美、创造美、享受美吗。日常生活中,如果大家都能主动伸出手来,自觉兴利除弊,那些阻碍美、破坏美、妒忌美的拉拉秧式的人或物,事或行,都会统统地远离我们, 因为,一切与时代、自然界和人类社会文明不相和谐的音符是注定要被清除的。真理必将战胜谬误,正义压倒邪恶应该是条铁的定律。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