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今生难忘是师恩 鲁译元  

2014-06-19 10:59:20|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生难忘是师恩

鲁译元

 

每当我走进画室,目光总是第一时间落在齐良迟老师的照片上。转眼间,老师去世距今整整10年了,但老人的音容笑貌无时无刻不在伴随着我。

记得1976年唐山大地震波及北京时,我作为驻京部队一名军人,带领一个排加入了抢修首都民房的行列,就在那时我认识了齐良迟老师。尔后,我成了老师家里的常客。我自幼喜欢画画,却一直苦于没有机会专门去学习。这偶然的相识改变了我的一生。这段天定的缘分,让一直以来都埋藏在我心底的对绘画的渴望,迅速萌发而不可收。后来,我有幸成为老师的入室弟子。从那时起,老师一步步领着我走上了艺术之路。

我的绘画基础并不扎实,刚开始学画时,无论什么题材,老师总是悉心传授,从笔墨的用法到如何抓住画的精神,不仅细细讲解,更是亲自示范,不厌其烦。每当我有所进步,他也总是鼓励有加。就像我画虾,刚入门时,老师称我“能知用笔用墨”,当我小有所成时,老师又赞我“虾画成了。群虾密集处虾须短而有力,虾钳穿插有致,稀疏处虾须长而灵活,摇曳生姿”,并在我的虾戏图上欣然提笔“万里海天阔,凭君任意游”。二十余年来,我把老师传授给我的绘画技巧、对我画作的指点和评价等一一记录下来,竟是密密麻麻的一本。解疑释惑,鼓励提点,老师毫无保留,如今从头翻阅,不由心生感动。

一次,我拿着几副对联请老师指点,先生对我一副 “书卷行行皆学问,人生处处有知音”的对联颇为赞赏,欣然命笔题曰:“从来画家求学问,重知音,弟子有此卓识,终能成器。”1999年,我请老师为我题写斋名。老人说:“行,行”,但告诉我过几天再去取。我当时不解其意。大约一个星期左右,老师打电话跟我说斋名已经写好。我赶紧骑车去老师家。老师和师母刚吃过早饭,他看我来得这么快,径直向他的画室走去。从窗台上拿出为我题写的“斋名”让我看,还笑着问我:“行不?”我看着“静乐斋”三个大字,直说“太好了!”当我再仔细看边款时,上面题道:“译元也,入室弟子之第一人也。念(廿)又三载以还,审其崇乎德,治于业之志,乃齐门之真君子也。” 当时我的心情真是难以言表,原来老师让我过几天再取,是为了给我取个好斋名!

我是农家子弟,刚拜师时也只是个部队的普通战士,家庭条件自然不好。而“文革”中,老师遭遇多次抄家,家徒四壁,也并不宽裕。在我立志学画后,老师就为我准备好了颜料、画笔和宣纸,并多年如一日,不间断地送我。还再三叮嘱我说,画画要多练,不能三日打鱼两日晒网。

我和老师虽是两代人,但遇事处事说的都是心里话。1991年,“齐白石与齐白石艺术研究会名家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140多幅名家书画作品中,有28幅白石老人的精品之作,都是老师从各地借来,作品价值高达数亿元人民币。布展前夕,老师因身体不适,就将这些作品交给我负责保管来回运送;2003年,北京电视台拍摄一部关于白石老人的专题片,当时约请了白石老人的弟子许麟庐和师哥齐展仪、刘炳森、欧阳中石等谈白石老人的艺术,同时也安排我谈白石老人的精神生活与爱国情操方面的内容。老师看了我的发言准备稿后,甚是满意,叮嘱我发完言后把稿子从口述表达变成文字的东西,再严谨些,等研究会以后出书收辑进去。老师对我的器重和信任让我感怀于心,永生难忘。

我和齐良迟老师相处28个年头,老人在教我作诗作画的同时也教我做事做人。每当我有一点进步,老师总是鼓励有加。记得有一次我拿着几张画去老师家,他一边看一边指点,并挑出两张给题了字。老师的鼓励与赞语让我感动,但我深知老人的良苦用心。就像小孩学做饭菜一样,有时候饭做糊了,夹生了,或者菜做咸了,没味道了,大人为了鼓励小孩学会生活,也总会说“好吃,好吃”一样,老师是希望通过鼓励,助我成才。

老师生前曾鼓励我,要以大自然为依归,走一条有自己面目的创作道路,把齐派艺术真正学好。

今生难忘是师恩,老师去世10年了,他的教诲,他的恩情,我无以回报,唯有继续全身心投入齐派艺术,把齐派艺术发扬光大,才能心有所安,不负师恩。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