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告别三峡 王童  

2014-06-02 21:30:03|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告别三峡

王童

 

 

  来到三峡,是为了告别她而去的。这似乎让人有些伤感。“告别三峡”笔会在这江上漫溢,这让两岸的诗意凭添了几多悲壮的色彩。出夔门,入瞿塘峡,两峰夹江,船过崇山,古来的咏叹浮在江水上,衔在岩石间,举目掠过,满目都有深浓的古风与古意。李白杜甫白居易留下了诗句。郦道元遗文道: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阙处。这样的景致还存有,但言说告别,真有些离情别恨交织在胸。告别三峡,皆因三峡大坝要合拢,为此要围堰填筑,导流明渠,高峡出平湖,水淹七军,让沿江的名胜古迹随那成千上万的移民迁徒挪走。往日的盛景亦将沉入江底。而三峡大坝,从论证考查初到今天的兴建,争论就一直不休。赞成者认为它的栏腰横贯,将防洪减灾蓄水发电。反对者则认为大坝的建成必将破坏生态环境,给沿江流域的地区带来隐患重重。但不管怎么说,三峡大坝还是横空出世了.

  

  

  面对三峡这旷世的江天万壑,我是常抱着敬畏心情的,不敢去贸然的信笔由缰。因为什么样的诗句还能比得过李白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指向,什么样的描述能胜得过刘白羽《长江三日》那么浓烈呢?早年间陈铎与虹云主持的《话说长江》专题片也音画难忘,让人回味。何况这里是历代文人竞相月章星句,横槊赋诗的地方。有君言:中国到处都呈现出人们崇尚以“空”为本的形相。在这流域,空与实都交相出现在脑际中。实便是那从瞿塘峡泛出进巫峡又临西陵峡的三段式水路,在这水路上,白帝城的飞檐楼阁在峭壁上出现,俯视着从她眼下安然而过的汽帆船,随后,巫山十二峰及神女峰也依次显露,这虽是真实存在着的,但又让人空空的产生许多联想。这白帝城是刘备托孤终焉之地,进而使君难解三国相争,怎会把战场波及至这么个窄臼的水路周围呢?公孙述当年与刘秀争天下,被刘秀所灭,但他装神弄鬼借“白龙出井”幻化出的白帝城,则给诸世文人带来了无限的遐想。在此地还以县邑相称的朝代,这里已成神仙飘逸的城池了。三峡的水天一色在这航行中,因层峦叠嶂,目力只顾向上寻觅,因而就只见巫山不见云了。其实,船下的水流是湍急的,湍急中两峰渐宽又渐窄,只到有一月桥将两壁拴结,悬在头顶,让你欲探月而去。巫山寓巫山云雨,男欢女爱,却有巫山县相命名,生活在这浪漫的山城里,不知爱意会从神女峰上降临下否。日本人当年侵染到此,占了武汉,就难再向西豕突,也有一半因素是被这三峡险峻所阻。巫山之上尚有令人匪夷所思的几重悬棺垂于陡峭的万丈绝壁之上,悬棺里葬着谁,为何将魂灵寄托在此,至今仍迷雾重重。莫非是因眷恋这山川流水,守候在此?

  由于三峡独特的地质水系,水患也连年不断,据记载,1931年洪水泛滥吞地5090万亩,淹死14.5万人;1954年受灾人口达1888万人。记忆犹新的1998年特大洪水涉及人口达229万人。或许,因这哀鸿波流,从孙中山时起,就想治理三峡。1946年,就在内战战火正酣时,美国大坝专家萨凡奇同我国的学者黄育贤还在三峡实地勘探过。1948年,中美水利专家续在美国丹佛市商讨过三峡设计方案。延续至新中国,三代领导人也都对三峡工程倾耳注目,现经18年的三期工程建设已初具规模。

  

  

  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包括一座混凝重力式大坝,泄水闸,一座堤后式水电站,一座永久性通航船闸和一架升船机。大坝坝顶总长3035米,坝高185米,年发电量847亿千瓦时。通航建筑物位于左岸,水电站装机总容量为1820万kW,年均发电量847亿kW/h。大坝建成,可满足长江上中游航运事业远景发展的需要。抗战期间,正是在这条水路上,民生公司在卢作孚的率领下,抢运了大量的战略物资器材设备和一些精英人士,来到西南大后方,为日后砥兵砺伍,涅槃重生,厥功至伟。现为了这大坝截断巫山云雨,就需要世代长年生活在这里的“江东父老”背景离乡而去。这是一个不亚于大坝本身建设难度的工程,为此,重庆方还特设立了移民局来解民燃眉,这对故土难离、守江鱼生的移民们来说,是个残酷的现实。贾樟柯的电影《三峡好人》里亦有所展示。

  那年,我们来到三峡沿岸时,正是三峡大坝蓄水围堰的前夕,从奉节到万州,拆迁的房屋商埠,歪七扭八地摊在江边,一片狼籍。那时,汶川与芦山的大地震还没发生,眼见废墟上有长江委标注水位涨至143.2米的尺度,最终水位应续涨至175米---万州人民欢迎您的半月形牌楼也倾倒在瓦砾中。当时心想,若有那个电影制片厂拍战争片,可先期到此拍下素材外景。

  

  

  搬迁出去的移民,有的去了上海的崇明岛,有的就近安了家,惨的是那些别离开自己熟悉的山明水秀,远到山东的三峡好人们,虽说,按规定给他们建了美好家园,但乡音难融,习俗不谙,水土不服。特别是耳濡目染惯了的这三峡美景,突从眼前消失,该是怎样的明月寄乡思啊!

  三峡工程在云阳境内淹没了文昌宫、帝主宫、东岳庙、陕西箭楼、维新学堂、云阳南城门、夏黄氏节孝牌坊、长滩石碑亭、六岗石题刻、牛尾石岩画、龙脊石题刻等,现虽已搬迁至文物园内,但毕竟已失去了同那铭刻着文化气息山川融为一体的水韵。淹没的张飞庙传只有一首级,但为何不借此同南充阆中古城这猛将的躯干尸首合一,重归故土呢?张飞牛肉的气息沿三峡江边飘散着,让人品竹弹丝,回味无穷。

带着告别三峡的一种愁怅心情,夜晚,我来到三峡库区一阒寂的小城,顿感有了一些人生的醒悟。这小城,移民已迁出,只有一座宾馆接待着建设三峡的各路专家,新铺就的柏油马路交错宽敞,路上行人稀少,半天才有一辆机动车闪灯而过。沿江边去散散步时,斜索桥下驳船泊泊而过,灯影掠江边流光溢彩而泻,让宣泄的三峡激流归于平静中。斯时又想起法国诗人克洛岱尔的心目中的中国人:这个民族之所以得以免于毁灭,在它的可塑性,像大自然一样,表现出古老、暂时、破损、偶然、有空缺的性格。这刻,眼望着这新拓出的库区小城,想到旧三峡的消失,虽有感叹,但又有一股新生的气息从江边吹来。这样一念,也就释然了。不论旧三峡还存在于否,新三峡改天换地已然。三峡她永远是人们心目中的神女。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