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踏雪高原读青藏 查 干  

2014-07-27 12:54:22|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踏雪高原读青藏

    查 干

 

踏雪高原品读青藏,是我青年时代的梦想。那时,每当看到藏羚羊、雪鹰、雪莲花和冰川等有关青藏的影像和图片,心里便产生前往的冲动。

假如我们不去青藏高原,就无法感受祖国大地之巍峨、苍茫与辽阔。也无缘去仰视那片高原的冰清玉洁之容颜。

有一首歌叫做《青藏高原》。那是作曲家张千一最为英气的得意之作。著名歌手李娜把它演唱了出来,使之成为不朽之作、成为音律之巅。她,清纯高扬的歌声,使连绵起伏嵯峨入天的雪域高原,在世人的心灵里耸立起来,也使我们的灵魂,随之而崇高。

青藏高原乃中国最大,世界海拔最高的雪域高原。大部分在青海和西藏境内。其余分布在四川、云南、新疆、甘肃等地。域外的部分在不丹、尼泊尔、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等国。总面积为两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其中两百四十万平方公里,在我国境内。上苍,何等偏袒于我们的祖国?

它被称为“世界屋脊”,是这个地球上唯一能俯瞰全境的瞭望塔。它又是亚洲诸多大江大河的发源地。因为地块相互推挤的缘故,这个冰峰刺天的高原还在继续上升,每年上升一厘米左右。可见它的浩大生命力,何等活跃,何等顽强。

有众多大山紧紧地环绕着它,如众星捧月。南有喜马拉雅山;北有昆仑山和祁连山;西有喀喇昆仑山;东有横断山脉。高原境内则有唐古拉山、冈底斯山、念青唐古拉山。

因为心有向往,每当我微闭起双眼,那里的大熊猫、金丝猴、藏羚羊、野牦牛、藏野驴、盘羊、雪豹、白唇鹿、梅花鹿以及秃鹫、金雕、杜鹃们的遥远而美丽的身影就会跳动在我心灵的屏幕上。仿佛也能感受到桫椤、巨柏、喜马拉雅长叶松、喜马拉雅红豆杉、长叶云杉、千果榄仁、红杜鹃们的心灵独白。也仿佛被青海湖、纳木湖以及长江、黄河、澜沧江、怒江、森格藏布河、雅鲁藏布江、塔里木河的连天清波和雪浪所沐浴。这许是我,作为自然之子的心灵反映吧。

假如我们失去母亲大自然宽厚无私的呵护,或许早已是一粒飘浮无定的尘埃,流浪于宇宙间。实践证明,人的生存能力,不一定优于一群小小蚂蚁。在无限苍阔的宇宙间,我们人类还只是处于一个初萌阶段。有一点小智慧、小发明创造,也不过是一次次的小小爬行记录而已。梦境,是无限的,圆梦需要恒久的努力。

对于我们人类而言,所要摒弃的是狂妄和自恃,所要坚持的是与自然万物和谐共处的谦恭心态。每到三江之源,这种思考便更加深刻起来。

有一年在玉龙雪山脚下的云杉坪上,我读到了一个有趣的自然景观。那就是高耸入云的云杉和矮矮小小的马蹄花,不分高低,相依相扶的美好情景。当地导游小卓玛对我说,没有云杉的地方,就不生长马蹄花。我问为什么?她抿嘴儿笑着答,许是有情谊呗。我遽然觉得,这或许是大自然,不,具体地说是青藏高原,给予我们的一个充满哲思的提示吧?人世间的一切人与物,生来都是平等的。雪域寓言,在这里开释着我们。

也不知为什么?那天我站在云杉坪上,不由自主地唱起《青藏高原》来,奇怪的是,那一天我的嗓音格外清新高亢,竟然把最后的高音也唱了出来。卓玛说,老师你快看,玉龙雪山为你的歌声而感动了,终于露出了她的庄严而美丽的容颜,这是少有的福分啊。“我们的玉龙雪山,是有灵气的。”她压低声音,神秘地对我说。

当年,我随大陆诗人代表团,访问台湾,在高海拔的东横公路上,伴着飘进车窗的缕缕水雾和东太平洋的粼粼波光,为台湾朋友们唱起《青藏高原》来,诗友们无不为之感动。这说明,祖国的雪域高原,同样也屹立在他们心中。可不可以说,雪域高原的高度,就是我们母亲祖国的高度呢?

再后来,在第一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上,来自台湾的著名老诗人、《蔔萄园》诗刊的创始人文晓村兄,握着我的手说,老朋友,是你演唱的《青藏高原》把我引到这里来的。我是从医院偷偷跑出来,暗暗发誓,宁可死在雪域高原,也不能放过这次朝圣的好机会。一睹果然啊,这里的确是一片圣地,假如不来,那将是一生的缺憾。即便缺氧倒地,我也心甘啊。

第二天,我们同车前往“天下黄河贵德清”的贵德。当导游小姐宣布,各位老师,我们已安全翻越海拔四千余米高的拉鸡山脉,没有一位因缺氧而不适的时候,他笑了,两眼噙满了泪水。说,雪域高原,不弃老夫也。遂打开手机,给远在海峡那边的友人大声地报告:“我已经身在雪域高原上了,她的神奇令我折服,回去慢慢给你唠叨吧老伙计。啊啊,是的,就是大陆诗人查干兄给我们唱的‘那就是青藏高原’的那个地方啦……”他的兴奋之情,也深深地感染了我们每一个人。

遗憾的是,晓村兄回台后不久,就病逝于台北一家医院。但他,终于读到了那片高原的神圣与崇高。所带回的,是满腔的冰清玉洁之情,和祖国雪域高原的温馨与抚爱。他,值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