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民国街随想 黄兴邦  

2014-07-28 11:34:25|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国街随想 

黄兴邦

 

这儿是龙兴开发园区的一角,推土机推平了一座座山丘,新建的厂区机场,已成功地试飞了他们将成批生产的直升机。举目四望,到处都是忙碌的塔吊和春笋般冒出来的现代化厂房。无疑,又一个古镇已告别了牛耕与锄头的时代,已进入城镇化潮流,开始圆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梦了。机器的轰鸣与高楼大厦的林立,带来GDP的增长是重要的。但更可贵的是,今天的建设者们并没有忘记这座城市的文化传承,他们选了一块风水宝地,居然在附近建了一条近1公里长的民国街。

克隆民国风情,匠心独运的民国街可谓是一件杰作。

依山而建的临街铺面和错落有致的小洋楼、中央公园、国泰电影院、新华日报社,凡人们耳熟能详的老字号商店,仿旧如旧,一如昔日光景。你往左看,那人群围聚的地方,是面塑艺人在巧手拿捏唐僧师徒,或桃园三结义的刘关张;你朝右瞧,那小孩围观处,是一位走江湖的老人用铜勺舀起糖汁,在一块光滑的石板上缓急有致地涂抹,稍候一会儿,一只只糖喜鹊、糖官刀就被蹦蹦跳跳的孩童买走了。街上行走的,不乏穿长衫的先生,着短褂的苦力,当然,也有戴着青天白日帽徽、肩章上缀了几颗星的闲逛街的军警人员。那些军警身边,身着美式军装头戴船型帽的女兵随从,笑容可掬,有游客上前搭讪,你若与她们谈得投契,还可以同这些戎装丽人合个影。你在这儿逛饿了,只须掏几个零钱,随处都可以品尝到民国小吃,譬如锅盔呀,薄脆呀之类;渴了,循着小巷深处“炒米糖开水”的吆喝声走去,便会有一个小贩提起铜茶壶为你冲出一碗热烙烙的绝对民国版的炒米糖开水。当我走出小巷,回到大街上,哦,原来横街而过还扯了一幅横幅大标语,上面写的是“欢迎威尔基先生”。威尔基是什么人?这就需要导游小姐出来解说一下了,这也算当时陪都的一景,威尔基是二战时期与罗斯福竞选总统的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他为了拉选票而搞的外事活动,居然也没忘记到东方反法西斯战线的战时首都来走一趟……

朋友们游兴甚高,感触甚多。我也遐想联翩,不由想起值得一叙的两三民国轶事。就说那个中央公园吧,中国人自古只有私家园林,供公众休闲的公园,是民国之后才有的,中央公园是重庆最早的公众休闲娱乐处,是昔日巴县衙门的公廨及附近的荒坡开辟而成的,那里园圃花坛,水池亭阁,一应俱全。平日茶馆里有说评书的唱荷叶的,坝儿里有耍把戏的卖仁丹金灵丹的,若逢年过节,这儿耍玩狮子龙灯那就更是热闹非常。民国的父老都知道,抗战中云南的省主席龙云来陪都办事,随行的龙三公子到公园来闲逛,这个纨绔子弟,正巧在这儿遭逢了民国四大家族之一的孔祥熙之女———孔二小姐。孔二小姐平素着长衫,是一副男儿豪侠的打扮,两人语言冲突竟拔枪相向,幸好两人枪法都差劲,都没打着,倒是吓得满园的游客鸡飞狗跳,尖叫连连,这是民国众生相中滑稽可笑的一幕。导游说,民国街还在扩建中,我不知会不会拟建跳伞塔———这是抗战期间训练飞行员的地方,塔前曾立有一块石碑,碑文是民国元老于右任(同时也是大书法家)所撰所书,碑文洋溢着抗战激情,我记得其最后一句话是:热血报国的青年们,走进来吧!这些飞行员在保卫陪都的空战中,曾重创过日本的空军,当然,他们之中,捐躯者也多,单是在重庆长江南岸的墓地里,就曾葬有两百多位烈士遗骨。

说到跳伞塔,我就想到它的近旁是重庆村,抗战期间,这里的杂家院里曾寓居过一位奇特的进步文化人、诗词大家聂绀弩。聂二十年代是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学生,早期的共产党员,抗日救亡,他曾在陪都多家进步报刊做编辑,此公生活习惯很特别,他白天睡觉,夜晚工作,想要拜访编辑老师的一般作者,谁也找不着他。有一次,他从案头上一大堆积稿中,翻阅到两位青年业余作者的来稿,不觉眼前一亮,似乎是伯乐发现了千里马。第二天,他破例地托人找来了这两位小青年,并自掏腰包请他们吃了一顿便饭。一次难忘的聚谈,使这两位小青年大受激励,大开眼界,并从此坚定了他们的文学之路。这两位小青年为谁?即今天重庆的著名老诗人杨山和林彦。

民国街有说不尽的民国事。走出民国街,路边到处都是紫红的桑椹和金黄的枇杷,越过树梢望过去,机声隆隆处,新筑的高速公路在延伸,有压路机在碾压新铺的沥青。远处,依然是塔吊如林,厂房如春笋。天空湛蓝,一碧如洗;大地开阔,一派青春。是呵,龙兴的初夏真美。历史是一条长河。百年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在华夏大地上,何处不是坎坷艰难,又何处不是气魄恢宏,绚丽多彩!今日的龙兴,已如涅槃后的凤凰,我们有理由期待,在中国西部的版图上,它定会成为一颗新的耀眼的当代明星。

(作者系重庆新诗学会副会长)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