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早 晨 蒋春光  

2014-07-06 10:28:41|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 晨

蒋春光 

 

 

最先抵达的是声音。

夜晚是那么沉静。白昼的喧哗被夜的黑色大氅悉数卷走,夜虫散漫的吱吱声,只是点缀静夜的零星花朵。风磨擦树叶的轻啸,水跌落峡谷的轰鸣,让夜的沉静愈加浑厚饱满,夜的疆界也因此而变得更为广阔。

说不准是哪个时刻。一只小鸟,从睡眠中醒来了。它动了动翅膀,伸一个懒腰。两只花椒仁一样黑亮的眼睛慢慢睁开,它看到的依然是一个黑蒙蒙的世界。它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还要睡一会儿?然后就把脑袋往上一举,张开鹅黄小喙,慵懒地轻啼了一声。

这一声轻啼非常细微,只是轻轻颤动了一下鸟窠周围的空气,而且完全无意识。但就是这一声轻啼,让夜晚所有的虫鸣、风啸和流水潺潺,全都失去了意义。因为这声轻啼,不是点缀夜晚的花朵,而是刺破夜晚无边大幕的利刃。

浑茫无际的夜晚,铁板一块的夜晚,因为这只小鸟的轻啼而开始破碎。各种属于白昼的声音,从破碎的夜晚的缝隙中迸然而出。

百鸟鸣啭。这是早晨登场之前的华丽歌唱。随着那只小鸟的轻啼,所有的鸟儿都从睡眠中醒来,画眉、阳雀、百灵、喜鹊、斑鸠、黄鹂、鹧鸪……这些大地之上最出色的歌唱家,组成了一个多声部的大型合唱团。它们扭头翘尾,卖力地鼓动舌簧,表情丰富地歌唱着,那些千娇百媚的天簌一般的歌声,像一辆辆开道的花车,行进在昼夜交替的道路上。

其他的声音紧随其后,渐次到来。在居民区,开门的声音、放水的声音、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孩子含混的唧哝、父亲母亲简短的吩咐……然后是汽车发动的声音、轮船启航的声音、小贩叫卖的声音、上班族行走的声音……这些人类的声音由少而多,由此及彼,越来越稠密和宽阔,像夏季河流四处漫延的浑水,很快铺满了整个世界。

 

 

早晨的气味来自土地与土地上的植物,也来自风。

土地经过夜晚温柔的安抚,在早晨到来之时,已经完全松弛下来。所有的气孔都打开了。这些气孔,因为土地年代的久远和经历的复杂,会释放出一些特别的气味。比如,植物灰烬的气味、动物血液的气味、种子幼芽的气味、腐殖质的气味,甚至远古海床的气味。这些气味热烘烘地混合在一起,在清晨暗淡的空气中游荡,成为一种让人心跳不已的生命的繁殖气息,好像一个肥美的女人,敞开自己的身体,引诱着一场惊心动魄的播种。

生长在土地之上的植物,在清晨,阳光到来之前,是以气味来宣示自己的存在的。乔木类植物,银杏、松树、柏树、香樟、水杉之类,因为高大挺拔,自有一种贵族的气质,早晨到来之时,只是透出一点儿漫不经心的清香,像脸上若有若无的笑容;灌木类植物,丁香、木槿、杜鹃、茉莉、月季之类,因为相对矮小,更接近土地,也更世俗,大都散发着馥郁的芬芳,像是在竭力讨好这个让它们赖以生存、刚刚从黑夜里醒来的世界;而草本植物,那些布满大地的青草和野花,更是欢天喜地,尽情释放着自己婴儿般的青涩气息,迎接着清晨第一缕阳光的到来。

风吹过海洋湖泊,吹过平原草地,吹过雪山森林,为早晨带来远方的气息。晓风的气味最为复杂,有时是潮湿的咸腥气,有时是清爽的草木气,有时是醉人的花香,有时是浓烈的泥土味。但是,如果你居住在城市,你就嗅不到这些大自然的气味了。你一早起来,进入你呼吸器官的,多半是汽车的尾气味和下水道味,以及各类房间里的混合气体:那些烟味、酒味、汗味、口臭味、排泄物味、鞋袜味、蚊香味……经过密闭房间的整夜发酵,聚而成为一种重浊的怪味,持续不断地从密密麻麻的窗口和门户散发出来,让城市的晓风变得不堪重负,吹不动街头的一片树叶。

 

 

早晨的大地温润安详,丰腴美丽,像一个奶水充足的幸福的母亲。

那么多的水分啊,到处湿漉漉的。空气也因为饱含水分而变得可以触摸,像触摸一条淌过身体的河流。那种冷冽和清新,跟游泳没什么两样。你甚至可以听到空气淌过身体的声音,缓缓的,轻轻的,哗,哗,哗。

在早晨,水分是一个十足的女妖。她变幻多姿,无处不在,你可以亲近她,她就在你身前身后游走,但是你抓不住她。谁能抓住雾呢?谁又能捧起满手的露珠?

露。经过夜晚漫长的浸润,植物的大大小小的脉管,都吸饱了水分。树干水浸浸的,树叶汁满浆足,表面挂了水珠。遍地花草,也汁满浆足,表面挂了水珠。这些名叫露的小水珠,像是一只只水晶做的灯盏,等待着某个时刻,被盛大隆重地点亮。

雾。雾是夜晚的余梦,也是早晨的呼吸。雾在山间和河谷缓慢移动,在每一个经过的地方留下痕迹。泥土在雾的抚摸下变得潮湿柔软,植物在雾里影影绰绰,雾里的昆虫,像是刚洗过澡,连绒毛都是干干净净的。

霜。霜有一个冷硬严酷的外表。冬季的早晨,霜像盐一样撒在地表和屋顶,让大地显得空寂而单调。带霜的植物形容不整,昆虫为躲避严霜而深藏地下。有霜的早晨就像一个起床之后穿戴整齐的德育课老师,又严肃又苍老,让人望而生畏。

 

 

 

光是怎么降临的呢?

黑夜和白昼的交替极为缓慢和隐秘。如果用视力判断,哪怕你目不转睛,也找不到两者的分界线。也就是说,你不知道白昼是怎么出现的,正如你不知道黑夜是怎么消失的一样。只是到了某一刻,你忽然就觉得,白昼到来了,因为你发现了大地的轮廓。但其实,这个大地的轮廓,你在看见它好几分钟甚至十几分钟前,就已经显现了。

我们最先看到的,是光的灰网。这是光撒下的第一张网。在这张网里,大地所有的物体从黑暗中现身,有了模糊的轮廓,但边际不清,像水墨的晕染。不久之后,光又会撒下一张银网。这张银网,把物体的边际清晰地勾勒了出来,像工笔的线描。那些银网没有触及的地方,依然是模糊的暗色的影子。

色彩悄然出现在东方的天空。这是光撒下的斑斓之网。这张网最初的基调仍是灰色,像是大片的积云。积云之上,有一些丝状或絮状的五彩色纹。作为背景的天空成了蔚蓝色,特别亮的那个地方,云变成了耀眼的金黄。金黄的周围,是深浅不一的红晕和紫环。渐渐地,灰色越来越淡,彩色越来越浓……血红和金黄成为主色调。这些色彩运动着,变化着,在天际线上幻化出一幅奇诡壮丽的图画。

但所有这些,都只是早晨的绝对主角——太阳,隆重亮相之前的过场。等到太阳像一个耀武扬威的国王,在众多彩云的簇拥之下,从地平线上喷薄而出的时候,真正的白昼大戏,才正式上演。

太阳君临大地,白昼神圣降生。早晨的瑰丽无与伦比,光芒之下,万物生辉。雾谦恭地退走,露珠一齐璀璨。河流淌金泻玉,群山万紫千红。大地华丽,气象无边。这是迎接新的一天的奢侈庆典吗?

 

 

每天,早晨都是一个新鲜而伟大的开始,老天,你是多么仁慈啊。

(作者单位:重庆日报社)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34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