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闺中情思谁人知 朱 蕊  

2014-08-20 09:24:37|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闺中情思谁人知

朱 蕊 

 

那天在遂宁,转过了各种景点以后,大巴将我们载到一处较为空旷的地方。前后左右看去,不见山峦起伏河流奔腾,也不见亭台楼阁寺宇巍峨,而后,却有人将我们引进了一条小径,新修的石板路,小草清新鲜嫩地围绕在脚边,一抬头见旁边墙上有一些木牌,上面刻有散曲:

《天净沙》——其一,哥哥大大娟娟,风风韵韵般般,时时刻刻盼盼。心心愿愿,双双对对鹣鹣。其二,娟娟大大哥哥,婷婷袅袅多多,件件堪堪可可,藏藏躲躲,哜哜世世婆婆。

呆住。这是什么?好像是说,哥哥和美丽的妹妹啊,是这般的丰韵和风流,时时刻刻都盼望着,所有的心愿,就是成双成对比翼齐飞。美丽的妹妹和哥哥,容止娴雅仪态婀娜,件件事儿都可着心,躲躲又藏藏,情话绵绵说不完……正琢磨间,忽听四川的朋友用川音念出来,那音韵和谐,简直如歌,且余韵袅袅。如此跳脱活泼又自由自在、奔放不羁的爱情描述,以前怎么就没见过?

想起李易安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声声慢》),曾被前人赞为“此乃公孙大娘舞剑手。本朝非无能词之士,未曾有一下十四叠字者……俱无斧凿痕”。只是这首《天净沙》却能一反“凄凄惨惨戚戚”而“双双对对鹣鹣”“哜哜世世婆婆”,从十四叠字脱胎而整首词无一句不叠字,形式相似,而情绪则完全不同,她有点欢天喜地,色彩温暖而艳丽。

木刻上注明,散曲的作者是黄峨。黄峨是谁?就像我不知道现在站在什么地方一样。赶紧问,才弄明白这里是四川遂宁安居区西眉镇,是黄峨的故里。我刚才联想到李易安没错,有人告诉我,黄峨被称为“曲中李易安”。

简单说吧,黄峨是明朝人,父亲是成化年间的进士,官至工部尚书。黄峨自小聪明伶俐,琴棋书画无所不精,尤工诗文词曲,心高气傲,因而难以找到与之般配的人。熬到22岁——在当时已是很“剩”的“剩女”年龄——才因明朝四川唯一的状元杨升庵的原配病故而有机会嫁给了状元郎,黄峨因此从“尚书女儿知府妹”而成为“宰相儿媳状元妻”。后来明隆庆皇帝又诰封她为“宜人”。

从这时期的诗文和黄峨的经历看,她可算是一个幸福的女人。然而,欢乐如浮云被风一吹就散,踪影全无。且看这首《皂罗袍》:“为相思瘦损卿卿,守空房细数长更。梧桐金井叶儿零,愁人又遇凄凉景。锦衾独旦,银灯半明;纱窗人静,罗帏梦惊。你成双丢得咱孤另。”看着像一般思妇加怨妇的埋怨和数落,但深究其背后的因缘,确也使人唏嘘。

黄峨的公公杨廷和曾任明武宗的内阁首辅大臣,后因政治斗争被定罪,并削职为民。黄峨的丈夫杨升庵因召集进士200多人面向皇宫跪哭而得罪了朝廷,因而遭逮捕并被廷杖多次,死去活来,继而充军云南。依明律,子可替父服役,杨升庵欲得子替役,在充军地两次纳妾,极少回家,这就是黄峨作这首小令的背景。黄峨的贵妇生涯后来主要是在家伺奉公婆,操持家务,这不是一般小家小户的家务,家中亦有“国事”,纷扰、忧患,然后忍受孤衾冷被的长夜寂寞。

无端想起了另一个女人,《浮生六记》中的芸娘。芸娘伉俪情笃,曾经不顾礼法,性情地做了一回自己,而最终因违背礼法付出代价,凄惨地病死家外,但芸娘的天真随性和黄峨年轻时的烂漫无忌何其相似!她们的后半生虽然一个是布衣菜饭,一个是锦衾金井,但凄苦无奈又如出一辙……又想起退思园里的坐春望月楼,据说是贵族男人们为自己的女眷造的,让她们可以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自家园子里观尽四季美景。虽然被珍视如此,但一想到她们的一生就在这样的一个园子里流转,也觉胸闷得紧。女人们固然不用为生计愁苦,也是囚禁于笼中的鸟,不管这些女人是如何生动明朗,如何才情汹涌……

以前不知道黄峨,想来这样被我们遗漏的有才情有故事的女子不知还有多少?想一想,女人其实都是一样的,年轻时的天真烂漫和以后的忍辱负重。正如曹雪芹借贾宝玉的口说的,女孩儿都是水做的,待年长,就“污浊”了。这“污浊”就是沧桑吧。

如今,没有人说年长就“污浊”了,每个年龄段的女人都充盈着属于自己的美。她们骄傲地展示美,自信地追求幸福,快乐而匆忙,她们没有时间春闺寂寂,更没有余暇思妇楼头。日子是实在了,唯一有些遗憾的是,现在的才情女子再也写不出以前的情怀,那一份凄美,只有留待我们进入过去之时,才可理会。

(作者为作家、报纸副刊编辑)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