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大士襟怀 黄国光  

2014-08-05 08:09:02|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士襟怀

黄国光

 

  中秋节前夕,我去朴老家中拜望。虽说赵朴初先生示寂六年多了,我还是非常想念他老人家。“每逢佳节倍思亲”哪!朴老生前是我的忘年交,更是我的导师和慈父般的长辈。 

  和朴老刚认识时,我还是个军校的小学员,年纪轻轻的,少不更事。初学写作。恳请辅导。对我寄去的拙作,朴老总是词修句改,回信指正;当我受人之托、代求墨宝时。朴老也是有求必应。不厌其烦…… 

  那么多年中,我不知给朴老添了多少麻烦。后来朴老担任了全国政协副主席,政务繁忙;我也长大了些,便很少去打扰了。不过,逢年过节,我还是会去朴老家。朴老仙逝后,我常打电话给朴老的夫人,如今已年近九十高龄的陈帮织阿姨。到了年节,我还去看望帮织阿姨。 

  2006年国庆节前,我又去看望帮织阿姨,并想把朴老遗像两边的一首诗抄下来存念。阿姨说,那诗遗嘱上有,等会我找出来给你看: 

  关于遗体的处理,我曾在二十多年前写过遗嘱,置于橱屉内不知缘何失去。今尚记忆原文大概,再书之。遗体除眼球献给同仁医院眼科外,其他部份凡可以移作救治伤病者。请医生尽量取用。用后,以旧床单包好火化。不留骨灰,不要骨灰盒,不搞遗体告别,不要说‘安息吧’。 

  读着赵朴老这份还没有完全公开的遗嘱,我已泣不成声。朴老啊,从您遗嘱的字里行间,我深深地感到,您对自己的身后事,早已考虑得十分具体和缜密。您不单要把自己遗体的眼球献给医院。还要把整个遗体全部捐出,“请医师尽量取用”。“尽量取用”四个字,足以见您生前那天一般深邃、海一样宽广的襟怀。在“医师尽量取用”之后。您叮嘱家人一定要“以旧床单包好火化”。一个“旧”字,怎不让人喑咽失声,涕泪双流。朴老啊,您对自己竟是如此苛刻、“吝啬”!您在世时,谦和简朴是出了名的,对身后,也一点不怜惜自己。要求居然是如此之低,一个“旧床单”包好足矣……这样的遗嘱,我不忍心再读下去,尤其是后面,您还提出了“四个不”:“不留骨灰,不要骨灰盒,不搞遗体告别,不要说‘安息吧…。别说您是国家领导人、举世知名的大家,就是一般平民百姓对自己的后事,也很难做到像您这样的“完全、彻底”。 

  朴老生前,为国为民,鞠躬尽瘁:于朋于友,至爱至诚。那时,只要我打电话说想去看望他,朴老不管多忙,总是抽空见我,耐心地和我谈心。有的时候,朴老在病中,他也不说,我告别时,朴老就是拄着拐杖,也坚持着把我送到大门口……唐代大诗人贺知章说“大士不矜,谦而接物”,赵朴老不正是这样的大士么!对平民百姓求他的事,凡是能办的,赵朴老也会尽全力去办。记得二十九年前。也是这样的一个金秋时节。两个鄂温克猎民来北京,想请朴老将一个报告转给中央,解决他们狩猎中急需的子弹问题。朴老欣然应允。当即写了一封信附在“报告”上。给当时的人大副委员长乌兰夫同志。没过多久,二十万发小口径步枪子弹便运往了大兴安岭密林深处的鄂温克猎民乡。 

  四十多年前,朴老作为中国代表团的成员,出席世界和平理事会。会前,为纪念印度著名诗人秦戈尔的百岁诞辰。团长廖承志让赵朴初代表中国发言。谁知,开会时,要到中国代表发言时,会议的主席突然发难,对我国进行恶毒的攻击。整个会场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面对突如其来的挑衅,赵朴老原来准备好的发言稿先不能讲了。他沉静了片刻,打好腹稿,不慌不忙地走上台,神态端庄地即席发言。他义正词严,出口成章,用诗一般的语言,排比的句式,口惹悬河,切中要害,给了挑战者有力的回击。整个会场震惊了!与会者用潮水般的掌声表示了对中国代表——赵朴初先生胆识、才学、智慧和机敏的由衷敬佩。会后,廖承志团长拍着赵朴初的肩膀说:“好,菩萨,你讲得好!有理有力有节!”回国后,当时分管外交的国务院副总理陈毅同志。也给了赵朴初先生很高的评价。 

  赵朴初先生不仅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者、著名的社会活动家。更是中国共产党亲密的朋友。他一生追求进步,探索真理,孜孜以求,矢志不移。他为中国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做出过许多杰出的贡献。 

  做了多年佛教工作的赵朴老。对人世、人生,对自然界,对自己都有深深的感悟。这从朴老遗嘱结尾的诗中可以读到: 

   

  生固欣然,死亦无憾。 

  花落还开,水流不断。 

  我兮何有。谁与安息。 

明月清风,不劳寻觅。是啊,人活着,就应该高高兴兴地活;死,也没什么可遗憾的。生生死死。是自然界的规律。花落了还会再开,人去了会变作其他物质,转换轮回,永存在宇宙之间……这是我对朴老这首诗的肤浅理解。其实,这首诗所深含的哲理,犹如赵朴初先生挥毫后盖的一枚印章:含无尽意……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