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陈世旭:想唱就唱  

2014-09-20 08:33:44|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世旭:想唱就唱

 

有一年到新疆伊犁,走在街上,只见当地的维族和哈萨克族的普通百姓,年轻的骑在自行车上扬着脖子高歌,白胡子老人在街边自家门口大弹冬不拉或是热瓦普之类,小姑娘则拍着巴掌转着身体翩翩起舞,路过的人越是注意她越来劲。心里很羡慕。换了我,打死也不会有这样的洒脱劲。

从小最大的愿望是每天都能得到父母和老师的夸奖,一切惟父母和老师之命是从。时时刻刻都像在站队列,听到“向左看”绝不敢向右看;到了青春期,有蠢动了,但即使向女同学分发作业本眼睛也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初中毕业,家里无力供我升学,老师动员下乡,我马上就答应了;在乡下8年,除了因为血吸虫病住过两次院,从来没有缺过一天勤;后来到县城做临时工,把机关所有人的话都当圣旨;再后来混入写作队伍,更是尽可能中规中矩:偶尔写了看上去像“评论”、像“散文”的文字,评论家和散文家说你是写小说的,应该好好写小说,我也就赶紧打住,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心猿意马;这几年报纸扩版,花边文字的需求量大了,有朋友约稿我就尽力而为。结果我很敬仰的著名作家私下劝我,别写这种“口水文章”了,那会显得自己江郎才尽。

这一次,事情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也许是因为多少有了些人生历练,对著名作家批评我的“江郎才尽”,我很认可。并且远不仅仅是认可,而是获得了一种解放感,把先前的许多顾虑都消除了。人总是被声名所累,放下了对声名的追求也就累不着了。如今反正是“才尽”了,也就没有了“才”的包袱。先前所以有那么多的顾虑,那么在意家长、老师以及名家的说道,就像萨特说的“他人即是地狱”,那是因为有所图,希望成长、发展到跟他们一样的水准。等到知道这远大理想的实现已无可能,心绪也就平静下来了。“才”尽了,人还活着,就总要有所活动,就像多年前揭露阶级敌人的一句老话:“火烧冬茅心不死。”又没有别的嗜好,那就只有继续写作。先前的写作,多半是为争强好胜,而今则多是一种自在的抒发,把人生的诸多感慨传达给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熟识或陌生的朋友,大家一块开心,如果还能有益于世道人心,那就更好了。

唱歌、弹琴、跳舞、写作,自己快乐,也让别人愉悦,这么好的事,一旦要做,为什么总是难免瞻前顾后、顾忌无穷?仔细想想,除了自己的懦弱外,也有从小被管得太多了的原因。孔圣人给人生画了一条界线: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反过来,“七十”之前就都是不可以“从心所欲”的。圣人当然有圣人的道理。人类是个社会群体,如果谁都没有约束,社会就不成社会了。但凡事总有个度。孔圣人也说过“过犹不及”,约束得过分了,到了谨小慎微、无所措手足的程度,人生就会变得很苍白、很没趣,人性就会变得很猥琐、很灰暗,更别谈活力、创造力之类了。

其实,只要与现行法律和社会公德无碍,人生在任何阶段都是可以从心所欲的,就像我在伊犁看到的维族或哈萨克族兄弟那样,想唱歌就唱歌,想弹琴就弹琴,想跳舞就跳舞,心地光明,自由欢畅。多么美好!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