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听生命拔节的声音 徐曼宁  

2014-09-02 08:04:48|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生命拔节的声音  

徐曼宁

 

  蓦然,我已经16岁。仿佛成长仅在那么一瞬,细细想来,却也是漫长的。

  我初体会到“成长”一词是在一个夏夜。我与父亲在玉米田间散步。夜已深,似乎连虫鸟都已经睡去,整个田野寂静得可怕。我与父亲在月光下安静地行走着,一时间好像也找不到什么话题可说。于是我戴上了耳机,将自己与这田间自然隔绝了起来。父亲示意我把耳机摘下来。“怎么了?”“既然来到了这村野里,就少听那些浮躁的声音。”我刚欲争辩,父亲便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示意我倾听。我竖起了耳朵,四周寂静无声,于是某种声音便无意识地被放大了。“咔吧,咔吧;咔吧,咔吧……”这是什么声音?我问父亲。“这是玉米拔节呢!”“玉米拔节?”“就是玉米长个子呢!”我看见父亲满脸憧憬地笑着:“小时候常听见这种声音,如今住进城里,我已经很久很久没听到这样美妙的声音了!”

  我索性闭上眼睛,细听着“咔吧,咔吧”的拔节声,像玉米在低声说话,又或轻声笑着,窃窃私语着。玉米长个子么?我忽然想到了最近也在长个子的自己。“玉米会疼吗?”我问父亲。父亲立刻会意了我的意思,这几日我的腿总是酸疼的,母亲说是因为在长个子。“成长都是会痛的吧,”父亲说。

  或许没错,成长都是会痛的,玉米拔节,是那“咔吧,咔吧”的抽秆的声音,从原来的枝秆中抽出新的枝秆,怎么会不痛呢?人的成长或许是眼泪滑过脸颊的声音;或许是幼稚地与长辈争吵的声音;又或许是夜深人静,时钟“滴答”行走的声音。当然,它少不了开怀大笑的声音。人成长的声音或许不仅仅似玉米拔节一般单调,但正如父亲所说,疼痛是少不了的。

  然而整个成长过程绝对不只是疼痛的声音。在疼痛背后,成长是泪落下后,自己擦干说的那句“没关系”;是与长辈争吵后愧疚的那句“对不起”;是夜深人静时,听时钟行走,而静心利用好每一秒,行笔沙沙的声音;也是开怀大笑过后,沉静下来,独自祝愿的声音。

  听生命拔节的声音,那绝不仅是“咔吧,咔吧”的单调之音。而是一路走来,我们的灵魂化蛹为蝶的绚烂之声。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