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浯溪

心中有理想就得好好地生活,沉重之中更要释放出意想不到的新奇【本人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浯溪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瑶族文化研究中心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作家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聆听大围山》、《城市的绿岛,心灵的春天》均获得大赛一等奖。散文《在观音山,我站成一棵树》荣获2011年《人民文学》第四届中国观音山杯“观音山游记”征文一等奖,作品登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三期副刊头条。作品《绿色的承诺》荣获2011年国家林业局、北京作家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联合举办的“国际森林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一首诗天堂花开 胡 玥  

2014-09-05 12:25:52|  分类: 文学选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首诗天堂花开

胡 玥

 

青海。德令哈就像是记忆里的一个梦境。我把它藏在很深很深的梦境里,深到日常生活的多年,我早已把它完全忘却的程度。

在都兰,清早起来我听见楼梯的拐角处有人说,今天我要去哈——德——令!

我的记忆就像一个搞校对工作的老人,不由分说跳将出来,责任心极强地就将哈德令纠正为德令哈。我甚至想追过去告诉说话的人那个地方叫德令哈,不叫哈德令。

那个时候我还真不知道,隔天,我要去的下一个地方正是德令哈。

在旅途的路上,我小睡了一觉,我是突然从睡梦中醒来,醒来后好像仍在梦中。窗玻璃外面的阳光是那么的刺眼,这个叫德令哈的城市是我做梦都难抵达的城市。

蓝天高远,白云成片成片地飘浮在城市的上空。午后的这一刻,德令哈宁静空寂。我如此的困顿恍惚,使得我落后大家了一小段时间才进到一个屋子里——屋子雅致,一个喝茶聊天叙旧的地方。别样的媒体见面会,随意、安然,不拘束,温暖又温馨。每个人都安坐在藤椅里,小桌旁。我在一个空位子上坐下来,抬眼便看见墙上镜框里是我从前读过的海子的《八月之杯》:

 

  八月逝去 山峦清晰

  河水平滑起伏

  此刻才见天空

  天空高过往日

  

  有时我想过

  八月之杯中安坐真正的诗人

  仰视来去不定的云朵

  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将你看清

  一只空杯子 装满了我撒碎的诗行

  一只空杯子——可曾听见我的叫喊!

  ……

没有什么比这时候看见一个故去的诗人留下的一首诗传达给我的伤悲更伤悲。

我难以抑制我的伤悲,还有感动。泪水,从心底最深的井里持续不断地涌上来,海子曾在1988725日那个雨夜途经德令哈,他在那个雨夜把德令哈永久地留在了他的诗中,留在了如我一样不知道德令哈的人们的心里。正是因为海子的《今夜,我在德令哈》,让我第一次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德令哈的遥远的地方,一个城市留在一首诗里,一首诗永垂不朽:

年轻的时候写过十几年的诗,后来写散文、小说、报告文学,写诗少了,可是,对诗歌,情有独钟。海子的诗,是我尤为喜爱的: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

多年以前我读海子,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也会到德令哈。透过含泪的眼,我听见德令哈的年轻的宣传部长正以他对海子的热爱朗诵那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宣传部长说,是海子让这个世界上许多人知道了德令哈,来到了德令哈,认识了德令哈。身为德令哈人,我们为海子建了这座海子诗歌陈列馆,我们是真心纪念海子……

驻足在海子诗歌陈列馆的正门口,看见诗人吉狄马加题的两句诗:几个人尘世结缘,一首诗天堂花开。我知道,吉狄马加不仅仅是题给海子诗歌陈列馆的,更是送给在天堂里的海子的。

我想跟海子说,今夜,我在德令哈。树枝摇摆。树枝,就像夜的影子,风近了风又远了。

今夜,我在德令哈。德令哈,辽阔星空下一块沉静如初的石头。清冷灯火只是一个遥手可及又遥不可及的梦。梦里的德令哈,仍是一座荒凉的城。

沿着河岸边行走,水已经走远了,石头还在。映照在河水里的云朵,有时飘走,有时复来。谁是谁的兄弟谁又是谁的姊妹?羊群和草原,各自离散。日光之下,七月已远,八月在怀,谁,坐拥金色和孤独?青草里开满了野花。麦子,青稞,谁比谁光鲜?谁,最先随风消逝于远方以远?抚过麦芒的手,抚过爱情也抚过伤悲,若盐掉落在盐湖边,一个人的伤痛什么都不算。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的德令哈啊,大风轻狂。一个叫海子的诗人曾在暗夜里途经过德令哈,多么寂寞,多么荒凉,多么孤单,却又多么永远。

多年以前我读海子,德令哈,海子诗中的一个名字。海子走了,德令哈这个名字,就像河中不肯离去的一块石头,记忆,就这样留下来。

今夜我在德令哈。细眯着眼坐在河岸上。黑灰的天空就像是一道帷幕,我只是坐等着,看云朵围绕着月亮,看月亮就如这夜的眼,一个我们看得清模样的魂灵。无论它在明亮处还是深陷在密布的阴云里,许多的云朵都跟随着它。靠近月亮的几朵就仿佛天堂里的海子和尘世之中三两个朋友正围坐在旷野的火堆旁,火光是宁静的,风吹不灭它。每一个被火光映衬着的脸庞也是宁静的。海子,天堂里一朵单纯洁白的云。尘世里的时光,两条平行的钢轨伸向远方,远方无论有多远,不过是云朵变幻不定时的一个梦。那夜,他和衣而眠。雨露滋润,大地上的青草和野花,已在静夜中悄悄醒了,海子是看见了这所有的醒,然后,海子睡了。

而活在尘世里的我们,依然想听他说: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3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